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革命艺术与请客吃饭(二)

革命艺术与请客吃饭(二)

篇首说明:本文完整语音版,请见《庆谈》第一期: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F0ak1hBpBY/ 

就在1789年7月14日,那位帮助华盛顿争取美国独立的法国贵族拉法耶特,成了法国大多数没钱没权的弱势群体的代言人,他要为弱势群体争取合法的权利,于是带领革命军攻陷了巴士底狱,法国大革命正式拉开帷幕。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著名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这么大的监狱,只有七名罪犯,这算什么国王专制呢?革命想摧毁的,难道就是那很少把人关进监狱的政府吗?

当然,路易十六时期,占大多数的弱势群体的确没有多少政治地位,在政府中没有什么发言权,有发言权的只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教士以及一些暴发户,这些权贵教士当然不太会关注弱势群体的利益,这让弱势群体很生气。但是权贵并没有怎么去压制弱势群体的思想与行动,没有什么暴力倾向,没有用多少国家机器来打击反对者,民众并未受过什么皮肉之苦,所以民众一旦发动革命,权贵竟然没有多少军队可以调遣,想有效镇压,真是很难,所以巴士底狱那么容易就被攻破了。

不过,那位带领大家攻陷巴士底狱的贵族拉法耶特并不是希望通过革命来革掉国王与贵族的命,因为自己也是贵族,他只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提醒权贵不要忽视了普通老百姓的权利,据说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如果国王拒绝宪法,我将向他开战;如果国王接受宪法,我将保卫他。”也就是说,他希望法国像美国一样,制定宪法,所有人的言行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包括国王,宪法也能保护弱势群体的利益。因此,在革命之后,他积极推进宪法的制定,希望实现君主立宪制,国王可以保留,只是没有实权而已,而且国王的确在革命后仍然呆在皇宫。可是,没想到的是,宪法的制定竟然足足花了两年时间,因为参与制宪会议的代表不懂得妥协,把他们的分歧公布于众,民众看到存在这么多分歧,便大吵大闹,小分歧吵成了大分歧,更重要的是,有些代表属于雅各宾派(为什么叫雅各宾派呢?因为他们经常在雅各宾修道院集会)。这个派别非常激进,不论与其他代表有什么分歧,总以自己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为理由来驳倒对方,并且经常在民众中发表政治主张,攻击政治对手,攻击权贵,声称自己才是老百姓的代表,由此忽悠了太多的百姓,百姓都愿意跟着他们干革命。

那位推动制宪的拉法耶特不想要这种乱糟糟的制宪,不希望老百姓瞎起哄,他希望像美国一样,美国的独立战争固然需要老百姓,制宪却只需要精通律法的人参与,是关起门来的秘密会议。不过,虽然都是精通律法的人,大家还是有分歧,最后逼得富兰克林没有办法,提议请牧师过来带领大家一起祈祷,放弃认为只有自己才正确的唯我独尊,不过,牧师也没有立马请来,而是等到七月四日国庆的时候才请来,因为过节本来就需要牧师过来做仪式,这样做就是为了最大限度避免引起民众的注意,因为如果民众知道各位代表之间的分歧巨大,特别是知道自己的代表让步太多,肯定会跳起来闹事换代表,那样制宪又得拖上很长时间了。正是因为美国的谨慎处理,制宪只花了100来天,并且诞生的宪法的确很好地约束了美国人的言行。

美国的顺利制宪的确让人羡慕,可是为什么那么顺利呢?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民众为什么那么相信这些参与制宪的代表呢?这些代表都是精通律法的专业人士,应该都算精英,为什么民众不会认为这些精英是权贵的代言人呢?这种关起门来开会的方式,把老百姓当成什么了?老百姓的知情权在哪里呢?你们精英关起门来搞出个宪法,凭什么让我们老百姓服从呢?你们精英搞出来的冰冷宪法条文,到底对我们老百姓来说意味着什么,到底牺牲了我们什么,我们也搞不清楚,反正我们是大老粗,你们知识分子当然可以在法律条文中玩弄文字游戏,糊弄我们。宪法制定完毕并正式实施后,议会议员的主要职责是监督政府的行为,并投票表决政府的一些决策,民众又如何相信议员是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来监督政府的呢?议员会不会与政府官员穿一条裤子呢?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表达一个意思,不管是制宪会议还是议会政治,都需要老百姓对议员代表的信任,也需要议员代表忠心耿耿为老百姓着想,没有相互信任与议员的尽心尽责,民主政治只会一片大乱。很可惜,这种大乱发生在了大革命中的法国。 

注:参考书目是林达夫妇的《带一本书去巴黎》

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一分钟语音)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