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文章归档 > 2012年十一月
2012年11月29日 19:20

“边际效用递减”之思

汪丁丁教授的书中谈到边际效用递减时说,正是因为这个规律,每个人对物品都不希望拥有太多,只要适当数量就好(比如我拥有一个Iphone,会十分高兴,当拥有第五个Iphone的时候,可能连一分高兴都没有了),他们不会对某种物品特别上瘾,即使某个物品突然没有了,也不会因此就活不了,可以去寻求类似的替代品。这充分说明了人的灵活性,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不会固守传统而不能生存,汪教授推测说人的创新能力也来源于此。

但是从边际效用递减,我们只能得出,人类只需要适当数量的传统物品就可以生存,能够达到较大满意度,数量太多反而满意度下降,它与人类突破传统的创新能力似乎关系不大。

现在的情况是,即使人们拥有的传统......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6日 08:48

勿谈人权

童子:先生,昨天读到茅于轼先生谈人权的文章,我似乎理解为什么有些人觉得他是亲西方的学者了。他说,主权的目的是为了人权,如果没有人权,要主权干什么?香港在九七回归前,香港人并非亡国奴,因为他们没有感受到压迫,人权一直得到基本的保障。如果把茅老的观点引申一下,既然英国可以把香港治理好,那也可以把中国的其余地方治理好,只要人权得到保障,没必要在乎治理者是谁。但是这样的引申好像非常荒谬。

先生:现实中也有一些人持有这样的观点,他们看到周围社会黑暗的一面,又想到英国治理下香港的繁荣,便认为宁愿接受西方发达国家的治理,主权似乎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童子:这些人......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3日 08:38

茅于轼先生所谓道德

童子:先生,近来读茅于轼先生谈论道德的几篇文章,总感觉他的观点有点不太对头。他说,追求自己的“私”(个人利益)并不必然导致不道德,相反,正是市场经济中每个人追求个人利益,技术才日新月异,产品形式花样百出,社会的总财富不断增长。只有追求个人利益时伤害到别人的利益,才是不道德的,比如特权阶层欺压弱势群体。不道德只会浪费资源,降低效率,比如整个社会信用不佳,导致银行不敢贷款给企业,企业不敢与潜在的客户做生意,顾客不敢买企业的产品,理应被创造出的财富都没有创造出来,潜在的经济损失巨大。

先生:面对信用不佳的现象,茅老有何建议?

童子:他的第一个建议......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1日 08:56

GDP零增长也能幸福?

童子:先生,前几天我在《南方周末》上看到尹伊文论述欧债危机的文章,文章引述西方经济学家的观点说,当一个国家的GDP达到一定的水平后,无增长也能保持较低的贫困率。

先生:这个观点很新颖,保持较低贫困率的方法是什么呢?

童子:方法之一就是投资方向的转型,旧的模式是以消费来引导投资,但是很多消费行为本身是非理性的,容易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比如美国次贷危机就是非理性消费房产所致,另外,高档消费品成为社会地位的象征后,大家非理性地追逐这些高档品,导致把过多的资源投入到高档品的消费上,使资源不能理性地配置给医疗、教育等对人力资源与未来发展更有益的东西。解决这个问题的......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51

何谓贵族

童子:先生,前段时间网上看到资中筠先生论贵族,她说物质的丰富并非贵族的标准,贵族精神强调的是对社会责任的担当,他们是道德表率、战场上的前锋。贵族的境界有这么高吗?以我的观点,贵族与平民的区分就是对平民的鄙视,人生而平等,不应有等级之分。

先生:托克维尔谈到过法国贵族,我们就来谈谈他的看法。在中世纪,贵族都是世袭的,出身就决定了一个人是不是贵族。

童子:出身平民家族的人,再怎么优秀,也不能成为贵族吗?

先生:当时平民无法优秀起来,因为贵族占有土地,农业社会中占有土地等于占有了一切财富,平民都是为贵族打工。贵族享受最......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49

反对儒学的四大理由

童子:先生,托克维尔对法国大革命前夕民众的非宗教倾向进行过分析,我觉得他的观点对于理解儒学失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儒学是传统的一部分,现在很多人觉得正是传统让中国变得贫穷落后,所以反传统一定要反儒学,他们觉得“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种不人道的教条正是儒学导致的,因为儒学经典中就有“君君臣臣”这样的话,这种森严的等级扼杀了民众的创造力,导致中国根本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

先生:儒学的“君君臣臣”是希望君要像君的样子,臣要像臣的样子,领导下属都得各尽本分,如果君王滥杀无辜,那他就没有尽到本分,这时候,君要臣死,臣可以不死。“君要臣死,臣不得......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47

清流误国?

童子:先生,人们都说清流误国,我看到托克维尔有关清流的论述,挺受启发。他说,清流就是那些不懂政治却天天谈论政治的人。他们做不成官,没有卷入政治,但是好像比谁都理解政府的本质与人类的权利,并按照自己心中的标准自信地批判现存政治体制。

先生:所以他们经常被人批评为“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们不理解做官的难处,比如如今有些人对郭树清的工作指手画脚,他们可知道区区一个证监会能够弄出多大的动静呢?既得利益者不愿牺牲自己,法治、人大、新闻媒体无法通力配合,郭氏改革终究不能不同凡响。

童子:清流自己在政治上毫无作为,甚至也看不到其他官员的作为,在他们眼里,体......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43

儒家扼杀了金融吗

童子:先生,近来读经济学者陈志武的书,他认为儒家扼杀了中国金融产业的发展。因为儒家过于强调家族之内的经济交易,把人际关系限制在血缘关系之内,以至于血缘关系之外的经济交易(特别是金融交易)基本没有发展的机会。金融产品,比如股票、债券等等,都是陌生人发行的,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中国人不太相信陌生人,金融也就无法发展,于是那些闲置的钱或“死”的资产(比如土地、房地产等等)就不能变成活钱提供给急需钱的人,很多有创意的发展项目最终胎死腹中,中国变得落后而被挨打。陈先生最后得出结论,为了中国的发展,万万不能复兴儒家文化。我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但好像又有些偏颇,先生,您觉得呢?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41

资本与权力的纠结

        童子:先生,这两天我看了《南方周末》关于光伏巨头无锡尚德近况的报道,突然发现,权力与资本的博弈特别微妙,权力并不是说一不二的,在我看来,尚德似乎绑架了政府。尚德再怎么 亏,施正荣都是可以全身而退的,他个人的经济利益不会有多大的损失,但是如果尚德亏损到死亡,那江苏省几百家中小型光伏企业(尚德的供应商、代工厂、合作伙伴等等)可能就危在旦 夕了,它们靠尚德而活着,这么多企业破产意味着太多的人失业,直接增加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我们政府最大的责任就是“维稳”,所以不会不救尚德,那花的钱可都是纳税人的钱啊。

先生:这也是政府自己种下的恶果。在......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38

老人想死谁之过

童子:先生,最近央视采访一位老人,她说自己恨不得早点死,因为三个女儿很少回来陪她说说话。她不在乎儿女给多少钱,只要有感情交流就行了,可是这却成了一种奢望。儿女结了婚,就只顾小家了。

先生:古时候是另外一种情景。儿子都与父母住一起,对父母一般都惟命是从,经常陪父母聊聊天,生怕他们不高兴。这也归功于儒家,没有哪派的思想家比儒家更重视孝道。

童子:古时候儿子一般不会出去打工,“父母在,不远游”成了一种原则,所以儿子经常有机会孝顺父母。不过,五四运动鼓吹民主自由,目的之一就是反对父母对子女的压制,因为这使子女失去了思想与行动的自由。父母毕竟是上一代......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36

文化发展市场化之辨

童子:先生,文化改革发展纲要中特别强调要培育文化市场主体,这是不是与一些自由主义者的鼓吹有关,他们信奉市场万能,文化也必须市场化,不受市场欢迎的文化就不是好的文化。

先生:这不完全是由于他们的鼓吹,国家也希望丢掉一些包袱,若文化单位转企改制,国家就不用花资金去扶持它们了,它们必须自力更生。

童子:这些年一些文化单位已经开始尝试着市场化了,比如电影、电视娱乐节目、民间演艺场等等,它们追求的就是票房为王、收视率为王。但是这些文化节目大部分已经没有文化的味道了,它们片面满足观众动物性的自然欲望,迎合观众的低级趣味,有时还故意让作品淹没于观众的口水之中,越是这样,看的人越多,所以称它们......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31

思维碎片化何时休

        童子:先生,前段时间我们那篇关于Iphone的对话录,被一个网友转到了百度贴吧,另外一个网友在对话录下面评论说“文章太长了,懒得看”。

先生:那篇文章也就两千字不到,网友们就嫌长了,这说明我们的思维,如大家常说的,已经碎片化了。大家上网看新闻,一般都懒得看正文,只愿意看看新闻标题。

童子:这是不是因为社会已经浮躁到极点了呢?

先生:浮躁这个词,我们常用来解释社会的很多行为,其实什么也没有解释,我们需要了解这些行为的具体原因。所以,需要探讨的是,为什么大家普遍没有耐心去读完稍微长一点的新闻, 即使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不例......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29

学雷锋是否可能

童子:先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中关于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的一个具体措施是“深入开展学雷锋活动,采取措施推动学习活动常态化”,但是从倡议学雷锋到现在将近50年了,这么长的时间并没有让学习活动常态化,现在还提这样的要求,是不是有点不合适?现在学雷锋似乎人人都了解,但是很少人能当回事。

先生:其实雷锋日记(不管哪里来的)中的雷锋有很多特征,比如勤学毛选,对不同的阶级爱憎分明,艰苦朴素,乐于助人。但是我们所了解的雷锋已经简化了,他只有一个特征——乐于助人。于是我们就单单学他的乐于助人,好像帮助别人不需要一定的素养作基础。

童子:您的意思是,苦学毛选让雷锋的思想到达了一定......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26

何谓学霸

童子:先生,我曾经看过一些文人的自述,里面有时会提到某些出了名的学者,仍然会不择手段地打击异己。我想不通的是,既然是著名学者了,为什么不懂得包容呢?

先生:学术成果的高低与人品并不是成正比的。学术需要百家争鸣,但是有些学者虽然自己水平不错,但是容不得对方提出不一样的观点,如果对方与他们针锋相对,他们可能会借助自己在学术界的巨大影响力封杀对方,不仅让对方发表不了文章,申请不到研究基金,甚至会让对方丢掉饭碗,这样一来,对方的学术生命可能由此就终结了。

童子:这样的人是地地道道的学霸啊!

先生:学者一旦有了权力,甚至比政客更可怕。其实,根本原因还在于学术界的名人效应太过浓厚,一......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23

Iphone疯狂的个性泯灭

童子:先生,Iphone5出来了,美国佬又可以很赚一把了,有人预测,它今年可以带动美国GDP增长0.5%。

先生:如果中国有几家这样的企业,官员们就不用天天愁着如何保持GDP的增长了。现在,他们为了应付GDP考核,除了盲目投资,还是盲目投资,谁也不想花心思去培养如苹果公司一样的伟大企业。

童子:我们不得不佩服苹果公司,它的手机不只是产品,更是品味、尊严、体面的象征。论产品的具体性能,三星并不输于苹果,而且三星手机的外观更加多样,不像Iphone,只是方方正正的,像个砖头。

先生:但是,外观的单调并不妨碍大家对它的喜爱,甚至超出了喜爱,简直让人“爱疯”了。新闻曾经报道有人卖肾只为买一个Ipho......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19

扔鞋与鼓掌的悲哀

童子:先生,前几天发生的司马南遭扔鞋的事情,我在网上看了一些报道,感觉值得讨论讨论。我从网络报道归纳出扔鞋的人好像对司马说了这样一些话:“苏格拉底说个人自由不受侵犯, 但是我与你的言论权利是不平等的,我极其不自由,你讲的理论虽然毒害青年,但你讲完却能住大宾馆,我却受到各种限制不敢在演讲现场用语言反驳你。不过,我可以用扔鞋的行为表示无 声的抗议。”之后,他扔了鞋,在他被请出演讲现场后,司马借题发挥,说苏格拉底就是被多数人的暴政害死的,民主自由也能产生暴政,现场一片掌声。

先生:苏格拉底有没有说过“个人自由不受侵犯”,我不太清楚。但是扔鞋的人所信奉的自由,却是有问题的。......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12

亲民主与反民主之辨

童子:先生,我今天读了政治学学者刘瑜的《贵族范儿》,她认为某些学者敌视自由民主制是因为这样的理论太简单,简直不需要什么智商,他们不屑于谈论如此肤浅的理论,更愿意搞一些大众弄不明白的高深理论,好像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境界,即贵族范儿。在刘瑜看来,若理论高深莫测,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这样的理论也许是研究伪问题,毫无价值,真正的深刻,在于理论合情合理,坚持简单即是深刻。

先生:如此贬低高深理论是不妥当的,某些著名学者的理论过于超前与晦涩而不为大众理解的情况,历史上比比皆是。凯恩斯出版他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时,理解这部著作的人寥寥无几,但通过之后诸多经济学学者的通俗化阐释,凯恩斯的理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