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是君主政治,非专制政治

是君主政治,非专制政治

 
我们都知道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在他的名著《论法的精神》中首次提出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应该相互制衡,美国将孟德斯鸠的这个想法实践得比较好,导致有些人觉得如果以上三种权力没有相互制衡,那就是不对的。他们不知道,孟德斯鸠特别强调过,一个国家政府的组织结构和管理体制什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符合民族特质。比如他在《论法的精神》这本书中仔细探讨了老百姓或者贵族或者君王当家做主的情况,在我们看来君王当家做主就是黑暗的专制统治,可是书中描述的情况,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下面我们就来仔细谈一谈孟德斯鸠眼中的君王当家做主。
 
1.当权之人
 
君王当家做主,并不是什么都是君王说了算,君王也是按法律治理国家。国家那么大,一个人怎么管得过来呢?必须依靠贵族来管理国家。贵族也不是为所欲为,要按法律行事。那么法律从何而来?来自于国会,国会深受老百姓的信任,不仅制定法律,而且要保卫法律。因为贵族高高在上,不自觉就会侵害老百姓的利益,不懂得为人民服务,国会要通过君王来制约这些放肆的贵族。如果君王放肆,国会也有义务进行规劝。这样才能维护法律的尊严。
 
所以,君王当家做主的国家,大概有三个群体,贵族、国会、老百姓。
 
贵族就像我们以前的诸侯,当然不是各霸一方,而是按照法律管理着自己的地盘,自己地盘的人民安居乐业,就是最大的荣耀,在君王面前也有面子。仅仅爱面子并不能让贵族很好地经营自己的地盘,必定要有实际的好处,那就是贵族世袭制,自己干得好,老百姓可以得到间接的好处,得到直接好处的,是自己的子女。自己子女不仅得到物质的好处,也能接受到最好的教育,素质不会差到哪里去。这样的贵族只能存在于农业占主导地位的社会,那个时候手工业、商业处于辅助地位,资本的力量还没有充分体现出来,没有谁有能力威胁到贵族的地位,贵族不仅要做好地方官,战争来临的时候,还得身先士卒,很有牺牲精神。
 
孟德斯鸠对于贵族有一种深深的信任,贵族不需要挣钱,能够全身心投入到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去,政治家族的传统和教育可以培养出不差的政治家。至于老百姓,包括农民、手工业者、商人等等,都是不适合做官的,他们缺钱,或者不缺钱但眼中只有钱,没有境界不知奉献,又没有接受过专门的教育,无法领会政治的艺术,这些人如果做了官,或者以权谋私,或者一心为公却做出伤害人民利益的事情。
 
虽然贵族有这样那样的好,孟德斯鸠也没有无条件信任他们,他认为需要国会来监督他们。国会成员从何而来?他没有详细说明,但他强调,国会必须得到老百姓的信任。我们应该知道,国会这样的团体,在西方有着悠久的传统,目的就是预防当权者的胡作非为,当然,当权者如果不吃这一套,国会也只能是个摆设。国会起作用的关键是当权者和国会要相互尊重。国会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代表民意,但并不是平民百姓的代言人,恰恰相反,国会努力不让平民占上风,因为平民的意见并不能完全代表国家利益。
 
总之,君王当家做主的国家,治国主要靠世袭的贵族,国会只起到监督的作用,积极作用不大。可是,工业革命之后,资本家崛起,贵族没落了,社会大概有这么几个群体,资本家、官员、国会、老百姓。原来贵族不需要挣钱,一门心思当官为人民服务,现在的官员都需要挣钱,没有贵族的那种专注精神,于是人们退而求其次,希望官员出身于资本家家庭,这样至少他们不用为钱发愁,不太可能去贪污。可是贵族不缺钱和资本家不缺钱是两码事,贵族的大片领地,每年固定都会给他带来收入,贵族手中有权力并不能增加这个收入,资本家的投资项目并不会每年固定给他们带来收入,因为市场瞬息万变,资本家如果成了官员,可以利用手中权力整合资源,让自己的投资项目更上一层楼。所以,资本家当了官,也可能贪污,资本加上权力,对于个人来说,才能利益最大化。另外,资本家当官,也无法理解贵族所理解的政治艺术,理解政治艺术需要环境的熏陶和专门的教育,这些都是资本家所缺乏的,也是大部分民选长官所缺乏的东西。
 
2.荣誉与品德
 
君王当家做主的国家,贵族有时表现得很有公仆精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实他们不是品德高尚,不是爱国,只是因为有了政绩才有面子,可以扬眉吐气。这么爱惜荣誉,是怎样做到的呢?主要靠教育,教育人应该出类拔萃。重要的不是好坏、公道、合理,而是美丑、伟大、非凡。为了伟大的事业可以不择手段。爱说真话不是因为诚实,而是为了表明自己的独立自主,不会人云亦云。为人处世很有礼貌,不是因为相信人人平等所以需要相互尊重,而是为了凸显自己的高贵,出污泥而不染。虽然伟大、非凡、高贵和公道、合理、善良不是一回事,为了实现伟大、非凡的事业有时会牺牲公道,但最终这些事业肯定是维护正义的。没有谁会说希特勒的事业是伟大、非凡的事业,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希特勒不是出身于中上层阶级,未接受过正规的政治熏陶,他不理解什么叫荣誉、伟大、非凡,才能做出那么多邪恶的事情来。
 
孟德斯鸠认为,荣誉虽然是一种成见,在君主国家却鼓舞着最优美的行动。为了得到荣誉,大家都很有野心,拼命努力,表面上是奔向个人的利益,实际上却走向了公共利益。这让我们想起了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的思想,自由市场中,每个人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最终却实现了社会利益最大化。孟德斯鸠笔下的人们,是为了荣誉而努力,亚当·斯密笔下的人们,是为了利益而努力。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亚当·斯密的想法是一种幻想,资本家只追求个人利益,不可能理解何谓公共利益,也实现不了公共利益,公共利益的问题,需要政治家的谋划。让国民为荣誉而奋斗,就是一种政治谋划。
 
在君主国家,是不是如孟德斯鸠所说,荣誉有那么大的力量使得人人都是荣誉的监察官,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需要我们注意,因为大家都追求荣誉,都是爱面子才成为好公民,他们不做邪恶的事情,不犯罪,不是因为他们善良和博爱,而是因为怕丢面子。换句话说,只要大家都还看重荣誉,道德沦丧也是无所谓的。这似乎不是在说西方的君主国家,因为那里宗教的力量还是很大的,可以很好地指导人们的道德行为。只看重荣誉不重视道德,似乎正是我们现在的状况,不过我们重视的荣誉不是伟大、非凡之类,而是职位、金钱、奢侈品带来的虚荣,当然不道德也是不名誉的事情,不过,很多时候,只有被别人发现的不道德的事情才是不名誉的,没被发现,便心安理得。所以君主国家的荣誉和我们眼中的荣誉,差别还是挺大的,我们更会做表面文章。到底怎样谋划,才能让真正的荣誉成为君主国家的动力,孟德斯鸠并没有说清楚,不过,在我们这样一个民主化的时代,伟大、非凡这些词,太具有精英色彩,不太受欢迎,孟德斯鸠所谓的荣誉感,已经远离我们而去了。
 
3.奢侈与腐化
 
刚刚提到奢侈品,孟德斯鸠觉得,君主国家就应该有奢侈品,奢侈的程度,从农民到手工业者,到大商人,到贵族,到君王,一层一层增加。为什么呢?因为不管你怎么卓越伟大,老百姓不太能理解,你必须有东西来象征你的卓越伟大,奢侈品就是这样一种象征。总之,你卓越了,所以需要奢侈品。现在的情况是,你或者你的亲戚朋友有钱了,所以你有了奢侈品,所以你卓越了。顺序完全颠倒了。孟德斯鸠认为君主国家需要奢侈品的另一个理由很实际,没有奢侈品,穷人会饿死。大商人、贵族、国王不从事生产活动,却拥有巨额财富,这些钱本来就是从老百姓身上剥夺来的,必须把它们花掉,间接归还给老百姓。问题是,老百姓和贵族的贫富差距太大,贵族拥有奢侈品会不会引起老百姓的不满呢?不会,因为奢侈是人们享受从自由中得到的东西,对于这句话,孟德斯鸠没有详细解释,我推测他是想说,虽然贵族拥有那么多财富,但老百姓并没有感觉到贵族的残酷压迫,农民、手工业者、小商人等等在贵族的治理下都安分守己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他们首先感受到的是贵族的伟大和牺牲精神,只有奢侈品才与贵族的高贵身份相符。所以,重要的不是奢侈品是不是泛滥,而是拥有财富的人的挣钱方式,是不是让我们心服口服。
 
最后,关于君主国家的腐化,我们稍微说几句。孟德斯鸠说,当君王剥夺团体或城市的特权,不满足于一般性的监督,而事事都要自己直接管理,国家就腐化了。原来地方自治,贵族的荣誉主要来自于自己地盘的安居乐业,因为那都是自己的功劳,对得起老百姓才对得起贵族这个头衔。现在君王事事都要插手贵族的地方管理,君王当然没有贵族了解地方事务,真正的贵族不愿成为君王专制权力的工具,宁愿辞职不干,于是掌管地方事务的,变成了善于讨好君王的小人,小人成了新的贵族,国家衰败在所难免了。原来,荣誉是国家的动力,现在荣誉变成了小人的专利,真正的人才不再去追求荣誉了。在这里,孟德斯鸠特别强调的,是作为地方官的贵族的荣誉,这个荣誉不仅仅是君王给予的,而且是自己在追求伟大、卓越之后,老百姓所认可的荣誉,老百姓认为这样的贵族是他们名副其实的领导者。追求真正荣誉的模范是地方官,这样的模范是不能强行树立的。
 
 
 
注:
a.孟德斯鸠著作《论法的精神》读后感。
b.入驻头条号验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