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先生:尼采认为,后悔没有必要,心智健康的人一直昂首向前。

童子:我们劝人不要后悔,一般会说,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不能改变了,不需要再纠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先生:这种想法依然承认,当事人做错了,导致发生不好的事情。

童子:难道尼采想说,我们永远正确,所以无须后悔?

先生:的确如此。

童子:这怎么可能?有些官员贪婪,最终锒铛入狱。新闻报道经常说他们在悔过书中深刻反省自己以前的错误行为。他们难道无须后悔吗?

先生:他们不是后悔贪污,而是因为贪污导致了严重后果,才后悔。如果贪污没有任何恶果,依然可以逍遥法外,他们大概率不会后悔。

童子:他们现在被惩罚后,后悔了,这种后悔也没有必要吗?

先生:发自内心去贪污的他们,与被惩罚之后的他们,好像不是同一个人,后者甚至不能理解前者,那么后悔便无从谈起。只有一直理性冷静的人,才有资格后悔。

童子:这么说,那些贪污的或者伤害他人的人,都可以不后悔了,反正做错事时与被惩罚后不是同一个人。这种看法把公共利益、他人权利置于何处呢?

先生:贪污之人不会因为后悔就不再贪污,伤害他人的人不会由于后悔便不再伤害他人。就像那些经常偷腥的男人,在妻子面前痛哭流涕、悔不当初,但并不妨碍他们再次偷腥。虽然他们的痛哭、后悔看起来那么真实。

童子:后悔并不能防止一个人犯同样错误。

先生:是的。有些硬气的人,犯了错误,受了罚,一点都不后悔,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承受的。可是之后他们再没有犯同样错误。

童子:看来,避免犯同样错误,不是靠后悔,而是靠深刻认识到错误的严重后果。

先生:不一定。有些人明明知道说话尖刻会惹怒他人,依然坚持刀子嘴。

童子:后悔靠不住,理性反省也靠不住。到底什么能真正防止一个人犯同样错误呢?

先生:说不清。只能看到有些人不再犯同样错误,却无法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决定人们如何行动的,并非理性。

童子:如果决定人们行动的不是理性,怎么解释大家理性地开车、理性地工作、理性地与人交往呢?

先生:尼采认为,理性是肉体的工具,这个想法似乎激发了弗洛伊德的灵感,他所谓的“潜意识”与尼采的“肉体”有点类似。

童子:潜意识里的欲望才是根本的欲望?

先生:大家理性地开车、工作、与人交往,都是为了更好地满足潜意识的欲望。当理性满足的欲望与潜意识的欲望不一致的时候,潜意识有可能干扰理性。

童子:说话控制不住的尖刻或者官员贪污都是潜意识干扰理性的结果?

先生:是的。所以不需要后悔,都是潜意识惹的祸,这对当事人来说,是不可抗力。

童子:一个人不犯同样错误,如何用潜意识来解释呢?

先生:只能说明这个错误对潜意识没有诱惑力。对潜意识有诱惑力的错误,即使当事人把肠子悔青,即使他们理性到冷血,依然会继续犯错误。

童子:如何避免潜意识被错误行为过度诱惑呢?如果潜意识对所有错误行为都没有兴趣,当事人一定是个好人。

先生:每个人潜意识欲望到底是怎么样的,只有自己知道。如何从小就把它伺候好,是一门艺术。重要的是伺候,而不是压制。压制太多,只会让潜意识不断干扰理性。

童子:天天想着伺候,结果成了反社会的人,怎么办?

先生:如果反社会,将遭遇社会性死亡,潜意识欲望更加得不到满足。伺候潜意识欲望,不是要反理性、反社会,也要讲究方式方法。弗洛伊德给出过很多温和的建议。

 

话题:



0

推荐

文庆

文庆

70篇文章 1次访问 103天前更新

挑刺砖家——专挑专家的刺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zhuanyetiaoc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