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先生:黑格尔说,熟悉的知识并非真正的知识。尼采似乎在不断挑战常识来告诉我们这个道理。比如他说,疾病不会造成年轻人过早地苍白、憔悴。

童子:一个年轻人没有病,怎么可能苍白、憔悴呢?

先生:尼采说,不是因为有病才憔悴,而是因为遗传性的憔悴无法抵抗疾病,才会得病。

童子:这是指长期的苍白、憔悴,就像林黛玉的体弱多病。

先生:健康的人突然体内长了个肿瘤,面容憔悴。是这个病导致了憔悴吗?

童子:应该是的,因为这是突发的,不是遗传的、持续的问题。做个手术,人也许便恢复了健康。

先生:手术切除肿瘤的思路是,导致肿瘤产生的罪魁祸首也在肿瘤里,只要切除,万事大吉。但有时候,切除之后,肿瘤会再生。

童子:这说明罪魁祸首在别处,医学暂时对它还无可奈何。

先生:尼采想说的是,是身体本身有问题才产生了肿瘤。身体虚弱,不要怪到肿瘤身上。应该关注身体整体的健康,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童子:现在大家很重视体检,能够尽早发现疾病、及时治疗。

先生:体检,做胃镜肠镜,发现息肉,切掉;做B超,发现结节,又切掉。依然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体检已成为很多医院招揽生意的手段。

童子:难道现在医学不关注身体整体的健康?

先生:不是很清楚。中医似乎更从整体、系统的角度看待人的身体,但普通人除了知道连花清瘟胶囊与中医有关,没怎么体会到中医的博大精深。

童子:对于如何保持身体健康,也没听说中医给出一些广为人知的好建议。

先生:从身体的健康,尼采又联想到民族的健康。他说,一个民族不会被人民的恶习与奢侈所毁灭。

童子:可是有些老年学者会抱怨,现在的人只知道金钱与权力,完全没什么理想。真是痛心疾首。

先生:尼采却说,抱怨人们整天吃喝玩乐、不求上进,是肤浅的。

童子:怎样才深刻呢?

先生:应该关注民族本身。民族的大环境如果不鼓励吃喝玩乐,大家不会如此堕落。用尼采的话说,一个民族走向毁灭时,才会有恶习和奢侈这样的结果。

童子:即使要改变大环境,难道不是从改变人开始吗?抱怨人们太堕落,怎么就肤浅了呢?

先生:从鲁迅先生批评国民性到现在,100多年了,人们有多少可见的改变吗?把鲁迅的文章放到现在,一点都不过时。指望改变他人,很多时候是句空话。

童子:改变人,没有指望。那如何改变民族的大环境呢?

先生:这需要政治家等实干家的智慧。小老百姓虽然不知道如何去改变,却能够判断到底有没有改变。

童子:小老百姓只能等着实干家去改变吗?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先生:也许可以从我做起,从点滴做起,稍微实现一点理想,影响极少的人。但对于从根基上复兴民族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不值一提。

 

话题:



0

推荐

文庆

文庆

70篇文章 1次访问 103天前更新

挑刺砖家——专挑专家的刺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zhuanyetiaoc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