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君王开明,首相独裁

君王开明,首相独裁

读英国哲学家休谟的政治论文,感觉他把一个问题分析得很细致,很接地气,没有被抽象的原则牵着鼻子走,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就不太一样,他首先构造了抽象的体系,然后把历史装进去,牵强附会的地方不少,而且他谈问题,更多是描述,而不是细致的分析,没办法让人信服。今天我们就来谈谈休谟眼中的君王制度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休谟生活在英国君王的统治之下,他并不觉得反抗君王的统治有什么积极的意义,相反,他认为最佳的君主制度是这样的,君王世袭,贵族没有奴仆,人民选出来的代表组成议会适当制约君王和贵族的权力。
 
1.作为精英的君王与贵族
 
我们知道,当时英国君王和贵族都不是人民选出来的,精英色彩很浓,他们掌管着行政权力,也就是说,国家元首和地方官的产生和人民无关。为什么不能通过大众选举产生这些官员呢?休谟认为,选举涉及的利益太广,把人民群众分成不同的派别,一旦选举,吵得不可开交,没法收拾,而且,官员的权力诱惑性很大,候选人可能不惜一切代价,使用暴力、金钱、阴谋等等来获取选票,这样选出来的领导人还不如世袭的君主、贵族来得靠谱。
 
休谟始终怀疑英国老百姓的力量,认为老百姓很容易被忽悠,不可能选出真正的精英当父母官。可是,很奇怪,他并没有认为英国老百姓选出来的议会代表素质很差,当上议会代表也可以获得很多利益,难道他们不会为了利益在竞选代表的时候使用金钱、阴谋来获取选票吗?休谟没有仔细谈这个问题,由于当时英国的议会制度运行得已经比较正常,议会中并没有那么多贪婪的阴谋家。
 
休谟相信英国君王和贵族这些非民选的精英而不相信老百姓,那么,这些精英既然不是老百姓选出来的,他们凭什么要为人民服务呢?他们完全可以贪污受贿祸害百姓啊。理论上可以这么想,但实际上,那些官员不会胡作非为,因为善待百姓对自己更有利。休谟这种重视常识的思想家,不会相信官员有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怀,官员尽心尽责做事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老百姓也是一样,虽然官员不是他们选出来的,他们还是选择服从,因为有了官员的管理,社会更有秩序,老百姓的日子更好了。
当然,休谟也不是全说君王和贵族的好话,他也承认,大部分权力集中在君王和贵族手中,也有不好,因为既然他们都是世袭的,不可能保证每个当权者都像康熙皇帝那么圣明,雄心、勇气、声望、能力等等的差异,会导致他们做出不一样的成绩来。不过,在休谟看来,这也是君王当家做主不可避免的问题。如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贸然推翻君主制,国家权力将被阴谋家所窃取,社会陷入无尽的混乱,老百姓是最害怕混乱的,最终他们宁愿要一个专制的君主而不是混乱的民主,因为专制至少有秩序,可以勉强过日子。
 
2.君王与议会关系
 
在休谟看来,国家元首的产生只有两种方式,或者人民选举,或者世袭,他并不是完全反对人民选举国家元首,只是说,在一个习惯了君王当家做主的国家,突然让人民来选举国家元首,老百姓会感觉不习惯,根本选不出一个合适的领导。休谟似乎没有想过,如果取消君王世袭制,可以让当时的贵族这个精英阶层来推选领导人,精英推选精英,总不会差到哪里去,不像君王世袭制可能产生一些很弱的君王。有人会说,后来,资产阶级起来了,贵族失去了原来的高贵地位,再靠贵族来推选领导人,就不现实了,必须依靠资本家的力量。而这些资本家,很多都进入了英国的议会,议会的力量越来越大,盖过了君王的力量,最后君王便不再有实质的权力,权力到了议会手中,议会议员这些精英所推选的领导成了国家领导人,也就是英国的首相。归根结底,现在英国的政治是控制在议会手中。
 
而这正是休谟所反对的。即使在他那个时代,议会的权力已经比较大,议会通过的一切都可以成为法令,君王的同意只是一个形式,君王虽然有行政权,但行使这个权力是需要花钱的,而花钱也需要议会批准,所以,如果没有议会的支持,君王什么事情也干不了,就是个傀儡。既然议会有这么大的权力,为什么不把君王弄得服服帖帖呢?这样的议会多么威风啊。休谟分析,还是因为利益的关系,如果议会霸气侧漏,把君王变成了傀儡,大多数议会议员的利益反而会受到伤害。为什么呢?因为当时英国比较关键的官员都是君王任命的,国家的治理主要靠官员而不是靠议会,官员可以积极为人民服务,议会自身不能主动推行什么政策,只是消极预防官员做坏事。所以议会不敢处处与君王作对,否则君王也会破罐破摔,在任命官员上不再用心,政府的关键岗位上都是些平庸的家伙,这对谁都没有好处。为了国家的利益,也为了自己的利益,议会比较支持君王的决策,总体上说,君王能够控制大局。
 
休谟始终觉得,不能贬抑君王的权力,如果君王只能听议会的话,没法主动决策做事,对国家没有什么好处。可是,刚刚已经说了,现在的英国首相就是来自于议会,而且控制议会,很有能力主动做事情。是不是首相的权力比原来君王的权力还大呢?不尽然。首相虽然控制议会,但也受制于议会,而且议会议员是老百姓选出来的,首相也就间接受制于老百姓,老百姓的狂热与议会的权贵色彩都是一些负面因素。君王不一样,与议会不是一个系统,君王组建一个官僚系统,不是老百姓选出来的,议会则是监督系统,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君王的官僚系统可以比较独立地为人民服务,不需要隔几年就要为选举担忧,不需要讨好狂热的老百姓和议会中的权贵,不被资本和民粹主义绑架。议会也不是像看贼一样看着君王的官僚,官僚基本上不会为所欲为,只有在官僚太过分的时候,议会才会否决掉他们的决策,这种情况一般是很少的。总之,在首相那里,首相和议会实质上是合二为一的,在君王这里,君王的官僚系统和议会是真正分开的。权力分立不是在首相制度而是在君王制度下存在。哪一种制度更加优越呢?
 
3.体制优劣的标准
 
休谟曾经提到过一个判断优劣的标准。简单来说,我们先假设所有人都是无赖,只要有机会都会损公肥私,永远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果一个政治体制是好的,那么,官员和议会议员虽然感觉工作是在谋私利,但同时又是在为人民服务,换句话说,统一了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制度才是好制度。好制度不是逼着官员做好事,而是引诱他们做好事。如果一种制度不能鼓励官员做好事,老百姓只能靠少数官员的责任心和开明才能得着一点好处和自由,那这样的制度肯定不是优越的制度。根据这个标准,到底是君王的制度优越还是首相的制度优越呢?
 
首先看首相的制度。因为首相受制于议会和老百姓,讨好了议会和老百姓,自己才有前途,自己有前途是个人利益,讨好老百姓,是公共利益,两种利益达到了统一。问题就在于,讨好老百姓促进了公共利益吗?讨好议会中的资本家促进了公共利益吗?其实很多资本家也是在讨好老百姓。把老百姓当成客户,把客户当成上帝,于是老百姓就真成上帝了。老百姓喜欢的文化才是神的文化,于是文化的庸俗化成了普遍趋势。对于这样的结果,极端民主的潮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更重要的是,经常讨好老百姓很难造就真正的政治家,政治家最重要的不是能说会道、懂得煽情,而是思想深刻、目光长远、执行力强,这不是老百姓所能看得出来的。
 
至于君王当家做主,君王独立自主做事情,议会一般情况下不会设置障碍,这种情况下,君王更容易做坏事,自己很潇洒,老百姓很痛苦,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没有统一。按照上面那个标准,君主制度不是什么好制度。如果没有了君王,只有官僚系统,情况要好一些。君王可以比较任性,官僚系统推选的领导要谨慎很多,这个系统本身就可以对领导形成制衡,上下互相制衡。可是,这个系统难道不会变成一个封闭的权贵系统吗?难道官僚不会官官相卫、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吗?就像1949年以前的国民党政府,贪污腐败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很多精英人士就是觉得国民党无可救药才毅然决然地抛弃了蒋中正。不过,上面已经提到,休谟是比较乐观的,他认为这些非民选的官僚,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错,但总体上还是懂得为人民服务的,因为这样做,官员得到的好处更多。他反对“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种说法,当然也反对上面那个判断政治体制优劣的标准,因为这个标准的前提是把人想成无赖之徒。把人都想成无赖之徒,根本无法解释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
 
休谟为什么这么乐观呢?一来是利益引导官员做个好官,二来,毕竟当时的议会已经起到很大的作用,可以减少官官相卫的现象。一个制度是不是好,不仅看它能不能防止官员作恶,还要看它能不能选出优秀的领导人带领大家一路向前。不少人说,西方民主制度之所以好,不是因为选出了优秀的领导人,而是因为选出的领导人不太容易做出过分邪恶的事情来。也许他们是平庸的领导,但一般不会是邪恶的领导。一句话,让人放心。可是,一个平庸的领导如何能带领国家继续富强下去呢?难道大家不懂得落后就会挨打的道理吗?很奇怪,很少人相信优秀的企业制度可以产生优秀的企业领导人,这些人却相信西方的政治制度可以产生靠谱的领导人。企业面临无情的市场竞争,所以需要乔布斯这样的独裁者,难道国家不面临无情的竞争吗?
 
 
注:《休谟政治论文选》读后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