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契约幻梦,改良断想

契约幻梦,改良断想

我们知道,包括英国哲学家洛克在内的一些思想家提出过一种理论,叫契约论,认为一开始的政权起源于老百姓一致的同意。人生而平等,本不需要什么政权,只是在无政府的状态下,人民的生命、财产、自由等等都得不到保障,于是弄出个政权,人民和政权有个约定,他们服从政权的前提是政权要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假如政权破坏了这个约定,伤害了人民,人民可以推翻原来的政权,再弄一个合格的新政权。
 
1.契约论的虚构
 
休谟虽然认为洛克很有名望,却就事论事地认为以上契约论是一种虚构。
 
首先,从原始部落看,酋长的权力不小,大家都听酋长的,因为他有能力带领大家对抗其他部落,保证大家的安全。这种能力让他很有威信,他叫大家做事,不是靠强制的命令,而是靠耐心说服。这种管理模式很像现在小公司的管理,如果公司老板很得人心,他决定做什么事一般和大家商量着来,下属不会像军人一样只是服从,从来不问为什么。后来,最有能力的酋长征服了很多其他部落,建立了国家,酋长成了君王,国民也越来越多,这时候光靠威信就不够了,因为大部分老百姓都不认识君王,不知道为什么要完全效忠于他,于是可能产生各种叛乱,君王不得不使用武力镇压,并制定法律强制老百姓守法,其实大部分老百姓不会觉得镇压和法律有什么不好,至少天下太平了,渐渐地服从君王就成了一种习惯,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君王的权力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授予的。他们只知道服从的好处大于反抗的好处。
 
当然,在人类的历史上也有各种反抗,大多数反抗被镇压,少数起义领袖最终推翻了旧政权,自己成了君王,比如我们唐宋元明清的改朝换代。休谟认为,这些政权明显是通过篡权或者战争取得的,没有经过老百姓的同意,新政权就建立了。不过少数老百姓参与了起义,其中的幸运儿还见证了新政权的诞生,当上了小官,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即使这些老百姓,也只是改朝换代的工具,虽然参与了反抗旧政权,但对于新政权如何建立,他们没有说话的份,新政权领导人是谁,根本不是他们说了算。至于没有参与起义的小老百姓,才不管新政权是什么名号,只要不再有战争,可以过上安稳日子,谁当领导人都一样。如果新政权伤害了少数老百姓,这些老百姓也敢怒不敢言,服从新政权主要是出于无奈和惧怕。
 
以上所谈都是历史上的政权,至于与休谟同时代的政权,他并不评论这些政权的好坏,只是强调最好服从现有政权。这是为了社会的稳定,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如果政权一有过错,大家就反抗,政权将失去权威,社会将一片混乱,强者为王,弱者遭殃,大家将不再讲理,只讲实力。而且,如果大家反抗颠覆了旧政权,并没有能力选出新的合格领导人,因为大家并不能始终了解自己的利益在哪里。休谟认为最快捷的办法就是军队夺权并赐给老百姓一个领导人。问题是,如果军队不是齐心协力,而是分裂成各个派别,结果就是军阀混战,生灵涂炭。为了避免这样的恶果,还是效忠现有政权为上策。
 
2.契约论与保守思想的对立
 
休谟之所以反对契约论,就是因为它不是叫老百姓听话,而是煽动他们反抗。相信契约论的人会觉得伤害老百姓的政权都不是好政权,都应该反抗,然而,哪个政权完全不伤害老百姓的利益呢?只是伤害的程度不一样而已。可能马上就有人说,难道我们不应该要一个伤害少一点的政权吗?难道不应该把伤害多一些的政权变成伤害少一些的政权吗?休谟也不会认为不应该,他只是觉得老百姓没有能力让伤害多一些的政权变得伤害少一些。最稳妥的做法还是做个良民,不管它对老百姓的伤害是多是少,因为反抗现有政权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当然,休谟也不是坚决反对反抗现有政权,当现有政权造成灾难性的后果时,反抗就合情合理了。但这种灾难性的后果,一般不会出现。总之,休谟希望大家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管身处什么样的政权之下。可是,如果一个政权没有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但是也不思进取,没有进一步完善自身,老百姓难道就没有办法促进它改良吗?休谟似乎认为,立法机构或任何个人都没有权力作激烈的变革,最好是在先知先觉的哲人的引导下,沿着理性、正义、自由的方向进行变革。对于变革,老百姓靠不住,立法机构靠不住,领导人也靠不住,只有先知先觉的哲人靠得住,问题是,这样的哲人什么时候出现呢?天知道。休谟的看法真是让人气馁。
 
虽然休谟这么保守,但他对理性、正义、自由等等的价值还是非常认可的。他认为契约论完全是虚构,就像上面所说,原始部落、历史上的政权以及现有政权,都不存在老百姓和领导人之间的正式契约,但契约论所肯定的价值也是正义、自由等等的价值。休谟和契约论者都认可这些价值,至于如何实现这些价值,双方存在分歧。契约论者认为,只要政权在一定程度上否定这些价值,老百姓就有理由反抗政权,美国帮助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就是受了契约论思想的影响。美国相信伊拉克的老百姓可以选出合格的政权来管理他们,而休谟不相信。
 
萨达姆政权在否定正义、自由的价值方面的确有些厉害,休谟觉得,对于这样的政权最好还是服从,否则结局将是长年的动乱,对正义、自由的破坏更加厉害,这似乎正是伊拉克这些年的现实。如果不推翻萨达姆,如何才能让萨达姆政权慢慢学会肯定正义、自由的价值呢?休谟没有给出任何可操作的步骤。不过,他在论述他的理想共和国时,隐约给出了一些提示。他认为,在君王统治的大国,小地方的治理具有民主的成分,大地方,比如一个省的治理,专制的成分多一些。大国的政权只要通过巧妙设计,可以加入民主的成分。休谟所谓小地方的民主治理,就相当于我们以前的乡绅自治。如果没有自治的成分,中国这么大,根本管不好。问题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乡绅了,有领导才能的人,或者做生意,或者做官,当然,这样的官是被上级任命的,不像以前的乡绅在老百姓眼里德高望重。没有了乡绅,该依靠谁呢?
 
3.保守的改良
 
休谟的想法是,人民代表可以取代乡绅的位置,让老百姓来选举代表,而且这个代表只能代表很小一块地方的老百姓,只有面积小,老百姓才熟悉代表的候选人,选出合适的代表。比如英国这么大的地方,大约25万平方公里,有一万个代表,一个代表只能代表25平方公里面积的老百姓。老百姓的作用就是选出这一万个代表,下面就没有老百姓什么事情了,他们不适合选举高级的代表或官员,因为容易受蛊惑家的欺骗。这一万个代表再从自己当中分别选出一千个人和一百个人成为高级代表,一千个人组成人民委员会,一百个人组成精英委员会。任何提案必须得到这两个委员会的认可,如果没有人民委员会,精英委员会会变得不诚实,处处为既得利益集团谋利益,如果没有精英委员会,人民委员会会变得没有理智,缺乏远见,导致民粹主义抬头。
 
问题是,这些代表只能监督地方和中央官员的所作所为,自己并不是官员,这和乡绅不一样,乡绅是可以治理一方的。在休谟看来,人民代表虽然不是官员,但地方官员由人民委员会的代表选出,中央官员由精英委员会的代表选出,代表的话,官员还是要听的。不听话的官员,代表们下次就不会再选他们做官了。代表们不仅选出官员,还要选出法官,而且拥有立法权,也就是说,人民代表控制了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休谟虽然了解孟德斯鸠的思想,但他根本不认为需要什么三权制衡。当然,这是休谟心中理想的共和国,在当时的英国并不存在,因为当时的英国君王不是由人民代表选出来的,而是世袭的,很多官员也不是代表选出来的,而是君王任命的。休谟不认为通过革命将当时的英国变成他理想中的共和国有什么好处,理想共和国是抽象的理性想出来的,治理国家单单靠理性是不行的,还要靠权威和传统,打倒了权威和传统,很多人都会打着理性的口号隐秘地实现个人的欲望,干着损人利己的事情,完全不感到脸红和害怕。
 
回到萨达姆政权,如果注意方法,可以按照休谟的思路,一开始从最基层让人民选举代表来监督官员的所作所为,萨达姆也许还能逐渐习惯,但让人民代表来选举官员,剥夺萨达姆任命官员的权力,就不太现实了。如果人民代表对官员的监督还没有走上正轨,就让他们来选举官员,选出的官员也许还没有萨达姆任命的官员能干。努力让人民代表对官员的监督走上正轨,就是在培养新的传统,在这个传统没有定型之前,在人民没有充分信任代表之前,打倒权威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权威一旦被打倒,老百姓谁也不怕了,而且对谁都不信任,除了走上街头造成社会的混乱,他们没有办法建设性地做事情。
 
这也是休谟为什么认为在他的理想共和国里不应该存在美国式的领导人选举,全国老百姓选一个领导人,全州老百姓选一个领导人。最重要的,不是让老百姓选出领导人,而是让人民代表在老百姓眼中有着以往乡绅一样的崇高地位。
 
 
 
注:《休谟政治论文选》读后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