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公德事小,生气事大

公德事小,生气事大

龙应台在西方发达国家享受了10年的先进文明之后,回到台湾,感觉突然来到了野蛮之地,那是1984年的台湾,插队、乱丢垃圾、噪音扰民、开车横冲直撞等等现象,比比皆是。30多年过去了,我们周围,依然如此。
 
1.插队
 
比如我正在排队买火车票,突然前面插进一位大姐,嬉皮笑脸地对我说:“小伙子,不好意思,我的火车马上就要开了,帮帮忙,让我先买一下,好吗?”一向讲究以和为贵的我,当然不会拒绝她,等她买到票,我发觉她的火车两小时以后才开。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搞明白,插队影响的不是我一个人,而是后面一排人,为什么她不和后面的人道个歉就敢插队呢?这似乎是个普遍现象。在龙应台看来,我让这位大姐插队,是懦弱、怕事的表现,正是我这种人变相的鼓励,插队的人才会那么肆无忌惮。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懦弱、怕事,工作中,该争取的,我拼尽全力争取,遇到困难都是想方设法克服,从来不会临阵退缩。可是遇见别人插队,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坚持原则呢?因为我发觉自己坚持原则之后,虽然别人不插我的队了,可是我心里并不舒服,我拒绝别人插队就是告诉他们插队是不遵守公德,别人会很没有面子,我伤人面子怎么会舒服呢?工作上的错误,别人很容易承认,道德上的错误,就有关面子了,面子问题,在中国是大问题。
 
2.乱丢垃圾与噪音扰民
 
至于乱丢垃圾,经常有媒体报道,旅游景点总是垃圾遍地,按照龙应台的意思,看到有人要丢垃圾,应该及时劝阻他们,旅游景点那么多人丢垃圾,我到底是去旅游还是去劝人不要乱丢垃圾呢?有些人是听劝的,少数人就不一定了,他们会反问:“这地方是你们家的吗?”吵上一架后,还有旅游的心情吗?龙应台说,如果别人实在不听劝,自己会把别人丢的垃圾暂存在自己车里,别人丢,她就捡,说实在的,这种事情只能偶尔为之,垃圾太多,捡不过来。
 
噪音扰民,现在最火的要算广场舞。我们家前面刚建了个驾校场地,就被大妈占领了,每天晚上从6点跳到8点,而且老是放同样的音乐,让人烦不胜烦。龙应台的建议是打电话报警,她曾经因为夜摊大放音乐而报警,结果引来了流氓登门警告。我们如果打电话报警,当然不会有大妈登门警告,但可以肯定的是,报警是没有用的。广场舞首先有益于大妈的健康,而且到晚上8点就结束了,不会影响大家睡觉,更重要的是,广场舞已经成为一种有点搞笑的文化现象,我们想到广场舞,很多人都会笑出来,对于广场舞,我们有特别复杂的情感。而那些真正扰民的噪音,我们很少遇见,警察叔叔的功劳还是很大的。
 
3.开车不文明
 
开车横冲直撞不尊重行人,这种事情太多了,雨天溅了行人一身水、遇见行人拼命鸣笛、到了人行横道直冲过去根本不看两边的行人、远光灯照着对面行人看不清前面的路,等等。遇到这些情况,龙应台会上前告诫司机:“你这样开车太不尊重行人,我们的社会不要你这样没有水准的公民……”结果对方拿着铁棒就下来了,龙应台说自己夹着尾巴跑了。当然,她能告诫司机的前提是正好前面有个红灯,车子停了下来,否则我们连告诫的机会都没有。我们告诫之后,运气一般不会比龙应台差,遇见铁棒的概率比较低,司机更可能把车窗摇上,随便你讲什么大道理,待红灯结束,一脚油门,扬长而去。行人在汽车面前,始终是弱势群体。虽然是弱势,龙应台坚持认为,逮着机会必须告诫那些不守规矩的司机,告诫的人多了,不守规矩就少了。
 
4.小文明与大是大非
 
不过,在我看来,中国的老好人并没有少,勇于告诫别人守规矩的人并没有多,可是插队、噪音扰民的现象已经越来越少,乱丢垃圾、开车不文明的现象依然很多。我们没有必要说国民素质依然如何如何,随意丢垃圾的人,一般也不插队,在认识他们的人看来,都是不错的人,他们只是没有深刻意识到乱丢垃圾与插队是一样的不文明。对于他们,没有必要像龙应台建议的那样,苦口婆心地一对一劝说,把劝说的任务交给时间,时间可以让大家变得更文明。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利用各种宣传手段宣传文明行为,大家听不听,不用太在意。乱丢垃圾、插队等等,也无关乎一个国家文明的根本,国民在大是大非面前能够坚持原则,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大是大非呢?比如食品安全问题、企业乱排废料污染环境。龙应台说,对于这些严重的问题,老百姓也要管,怎么管?难道单枪匹马去企业劝说总经理不要生产有问题的食品、不要污染环境?不是这样。龙应台意识到,个人与不良企业斗,是斗不过的,弄不好会被企业修理,反正企业有钱。不能因为关心公益而受伤害,这是底线。所以,与不良企业斗争的方法就是打匿名电话或写匿名信给主管部门,让主管部门来管管他们。主管部门如果无动于衷呢?龙应台相信,如果有几千几万人举报,总会有效果的。这样一来,国民都成了监督员,天天去发现社会不良现象,发现了就打电话给主管部门,中国十几亿人,主管部门电话不被打爆才怪。
 
5.反映情况与发现问题
 
龙应台认为,不管是大学教授还是学生、杀猪的,都有能力发现社会不良现象,都应该及时向主管部门反映。人生病了,只有医生才能确认哪里有问题,为什么社会这个有机体生病了,人人都能发现哪里有问题呢?搞学术的人都知道,提出一个好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只有具有一定专业水准才能提出好问题。有人会觉得可笑,企业乱排废料这种问题还需要专业人士来发现吗?其实,一个企业乱排废料,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问题是,这个企业所在的县市,乱排废料的企业占比是多少,乱排废料的原因有多少种,哪个是主要原因。只有知道了真实原因,反映问题才有针对性,明知道不能解决还去反映,就没有意义了。龙应台问,遇到这么严重的环境污染,中国人为什么不生气?如果问题明明不能马上解决,还天天去生气,天天去反映问题,除了伤身还有什么用呢?最后只会变成一个愤世嫉俗之人。
 
可能有人要问,即使有那些专业人士负责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如果老百姓发现情况不及时反映,他们又如何能了解实情呢?如果等着老百姓主动向专业人士反映情况,说明这些人士并不专业,专业人士应该主动向老百姓了解情况才对。这时候,老百姓只需告知自己所了解的信息,当然,如此收集到的信息杂乱无章,只有靠专业人士提炼出真正的问题了。
 
6.钱理群的宽容与龙应台的痛心疾首
 
所以,老百姓所知道的社会不良现象只是信息,不是真正的问题,价值不大,没有必要为此生气,更不必天天向主管部门反映问题,如果老是靠老百姓反映问题才能解决问题,这个社会已经是病入膏肓了。不过,也不能像于丹所提倡的那样,不管外界烂到什么样,我至少能控制我的心灵,活得潇洒自如。发现社会不良现象,至少说明社会有问题,不能再那么没心没肺,有机会尽量与专业人士沟通沟通。如果没这个机会,就把自己变成专业人士。这个要求似乎有点高,太多人对公益很冷淡,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龙应台又要骂他们自私、怕事了。钱理群似乎想开了,他觉得青年人不关心公益,也没关系,他说:“我觉得青年爱睡爱玩有合理性,不必用自己的价值观指责他们,只要他们是用自己诚实的劳动来睡来玩,我们没有权利干涉。”(见澎湃新闻)。
 
钱老说得没错。世上只有极少数人是医生,关心公益、解决社会问题的专业人士也只能占极少数,不能奢望每个人都成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不过,我们依然需要关心的是,那些专门解决社会问题的“医生”到底在哪里?与他们的沟通渠道是不是畅通?怎样才能保证这些“医生”的称职?
 
有人会问,你张口“医生”闭口“专业人士”,如果一个地方强行上马危险化工项目,你的“医生”、“专业人士”能阻止这项目的上马吗?我的回答是,如果专业人士已经有能力解决老百姓的大部分困难,那么他们就有能力阻止上述项目的上马,如果专业人士只是摆设,就另当别论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