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靠柏拉图拯救这个平庸的时代吗

靠柏拉图拯救这个平庸的时代吗

1.灵魂的堕落与拯救(列奥·施特劳斯的思路)。

1.1现代政治哲学鼓吹平等,大多数人的正确成了绝对正确。

1.2大多数人鄙视高贵、高雅、永恒,追求及时行乐,贵贱之别被无视。

1.3结果就是风气败坏、道德堕落、庸俗弥漫。

1.4为了拯救灵魂,必须回归柏拉图的古典政治哲学,明确贵贱之别,再造永恒之人、永恒之业。

 

2.柏拉图哲学如何看待等级差别?

2.1人天性适合不同的职业,比如统治者、护卫者、生产者,但大部分人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

2.2让每个公民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确保他们实现潜能、各得其所就是正义。

2.3正义的知识只有爱智慧的哲学家凭理性可以获得,能让公民各得其所的,只有哲学家。

2.4哲学家让不同的人实现不同的潜能,统治者智慧、理性,护卫者勇敢,生产者节制。

2.5统治者智慧、理性,必有道德。

2.6柏拉图的以上理念影响了古希腊城邦政治与中世纪封建制度吗?

 

3.古希腊城邦政治的现实情况如何?

3.1古希腊约有750个城邦,大多数城邦面积不超过一百平方公里,成年男子不足一千人。雅典面积第二大,人口第一多。

3.2城邦民主是平民专制,中下层的多数人压制贵族、国君的权力。

3.2.1柏拉图眼中的生产者成了统治者。

3.3商议国家大事的公民大会不是全民参与,雅典三万公民中一般只有六千人参与。另外,外邦人和奴隶还不是公民,他们在有的城邦中占总人数一半以上。

3.4每个城邦狭隘、排他,城邦之间易生冲突与战争。

 

4.柏拉图哲学决定古希腊城邦政治吗?

4.1柏拉图的老师死于雅典城邦的平民专制。

4.2柏拉图对雅典政治心灰意冷,闭门构建“哲学王”的理想国,三去叙拉古实现政治理想,碰了一鼻子灰。

4.3柏拉图可能是痛定思痛,写出《法律篇》,也许他认为,“哲学王”的理想虽然好,现实中难以实现,只是理论上最佳的方案;法治的政府则有实现的可能,只要有良法美制,就可以维护良好公共生活。

4.4法治,即让政治服从法律而非道德,法律面前也没有贵贱之别。

 

5.中世纪的封建制度是怎样的?

5.1罗马帝国的领主不独立于帝国王权,没有割据。日耳曼蛮族入侵导致帝国王权覆灭,蛮族的附庸制、保护制、效忠精神与原来的领主元素相结合,成封建制。

5.2封建的结构:上层是国王;中层是世袭贵族;下层是从事农业、手工业和各种劳役的农奴或农民。

5.3权力分散,世袭贵族各自独立,在领地内拥有军事、政治、司法、财政权,但是,有义务向国王提供财赋,为其征战。

 

6.柏拉图哲学影响封建制度了吗?

6.1封建的国王不是柏拉图所谓的统治者,后者凭智慧拥有绝对权力,前者凭武力或世袭得王位,没有绝对权力,软弱的国王特别受制于贵族,还受制于教皇。

6.2柏拉图的护卫者主要需要勇敢,听统治者的话,就行。封建贵族虽然也是国王的护卫者,但自己也是小国王,得有政治谋略。

6.3即使认为封建贵族类似于柏拉图所谓统治者,但他们是凭政治功劳或者世袭得其领地与地位,不是凭智慧和道德。有人发思古之幽情,赞赏西方贵族精神表现为战场上的勇敢和品质的高尚,应该很为柏拉图所认可。不过现实是,有政治功劳的,不一定勇敢,也不一定有道德。世袭更无法保证拥有这两项品质。

6.3.1即使某些贵族表现出勇敢和有德,大部分是因为时势所迫。封建时代,战乱不断,国王没有安全感,为了确保王国安宁,他们格外注意激发贵族的好战精神和武士习性,贵族不履行军职,重罚。光靠激发不行,还要教育,教育重视尚武品质的修养和军事征战能力的训练,教育之后参加神圣的宣誓仪式,聆听关于道德、宗教、军事责任的训示,保证以后加以实践。如此洗脑,可以让当时的贵族默念自己的责任就是“护卫教会,惩罚叛逆,尊崇僧侣,为穷人伸冤,在领地内维护治安,为弟兄复仇,在需要时刻勇于捐躯”。

6.3.2光靠国王的激发和教育,效果不可能最佳,政治鼓动很难一直深入骨髓。幸运的是,贵族认为自己的责任包括尊崇僧侣,这一点很重要。不管他们如何虚情假意,至少说明基督教与贵族平起平坐,教会对贵族的道德影响不可低估。

6.3.3基督教强调适用于人人的道德,鼓励泛爱大众。柏拉图认为不同阶级的人应该分别具有智慧、勇敢、节制的道德。强调同一种道德适用于一切人,就是抹平不同人之间的差别,不同人不再能各得其所。

 

7.回到柏拉图理想国的哲学,现实吗?

7.1柏拉图哲学正是对古希腊城邦平民专制的反动。没有贵族精神的浸染,平民专制令人恐怖,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尊重。

7.2中世纪封建制度有点理想国等级制度的影子,不过理想国是能者上、庸者下,封建世袭没法保证这一点。现在的任何制度也没法保证这一点,不过那是我们奋斗的目标。什么制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没有更接近这个目标。那些拼命鼓吹他国制度优越性的人,就是相信成功可以复制。

7.3高贵、高雅、永恒在封建贵族那里的确有所显现,秦始皇完成统一之后中国虽无世袭贵族,高贵、高雅还是有的。农业经济主导、知识垄断在少数人手中、传媒不发达、意识形态单一、传统习俗影响巨大、地理面积较大的社会中,必然是少数人通过选拔或世袭居于统治地位,他们通过言行、穿着等等方面的特别规定来显示自己的地位,让平民自觉低人一等,安于被统治。这些特别规定不仅包括外表方面的衣着华丽、器宇轩昂,还要有内在的品质,比如勇敢、虔诚、公正,否则平民不会心服口服。总之,高贵是农业社会的产物,与柏拉图或者孔子的哲学没有多少关系,哲学只是锦上添花。

7.4在农业社会,哲学只是锦上添花没有什么关系,毕竟民风淳朴,贵贱之分加上宗法制度或者教会制度,社会便井然有序。现在的中国,贵贱之分和宗法制度全然消失,教会也征服不了大部分中国人,面对市场经济下极其险恶的人心,靠什么维持秩序呢?仅仅靠强力吗?显然不行。既然传媒如此发达,文盲也越来越少,哲学能做的就是尽量改变人心,在观点多元化的今天,究竟能改变多少,实在是个疑问。当然不指望力挽狂澜,能有点滴改善,足矣。这样看来,我们指望哲学改变人心和柏拉图在平民专制的时代写出《理想国》以拯救灵魂相比,有什么区别呢?的确没什么区别。不过,不需要像施特劳斯所认为的一样,非要回到柏拉图才能拯救这个时代。任何符合常识感的明理的哲学,对于人心来说,都是营养品。

 

 

参考书目:

陈思贤:《西洋政治思想史·古典世界篇》,吉林出版集团,200808

冯天瑜:《“封建”考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09

阎照祥:《英国贵族史》,人民出版社,200006

列奥·施特劳斯:《自然权利与历史》,彭刚 译,北京三联书店,200301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