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怎样的变革会挫伤自由

怎样的变革会挫伤自由

1789年,法国发生了大革命,国王、王后都被砍了头,听说他们都是好人,非常好的人,就像我们明朝的崇祯皇帝,兢兢业业,最终也免不了上吊的命运。

法国革命之后,人民当家做主了,自由平等博爱是他们的口号,那么他们获得自由了吗?著名的英国保守派思想家柏克对此抱怀疑态度。为什么呢?他给出了四个理由。

 

1.革命之后,法国这个集团公司的行政管理不得力。

怎么个不得力呢?行政高管说话没人听,武装力量为所欲为,公司员工每月要上交的份子钱变化无常,大家没有安全感,辛辛苦苦挣来的财产说没有就没有了。这么混乱,当然没有多少自由可言。

法国出现这种情况非常容易理解,法国公司的老板,是好好先生,没有战略眼光,没有得力干将,结果把公司搞得一团糟,员工拿不到什么工资,生活过得非常苦,他们就会想,美国公司原来的老板是英国人,最后美国员工把英国老板赶走之后,自己当家做主,日子过得挺好,为什么我们不能学他们的样呢?好,说干就干!法国员工一起罢工,冲进老板办公室,一刀结果了老板和老板娘。都说冲动是魔鬼啊,这些员工根本没有想到,美国员工是在灵魂人物华盛顿的带领下把英国老板赶走的,而法国员工没有他们的华盛顿,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竟然轻而易举、稀里糊涂地把老板赶下了台,只能说法国老板太弱太弱了。

老板被杀了,然后怎么办呢?没有灵魂人物统筹规划,总不能是法国员工一起来管理公司吧?于是员工出了一些代表来负责管理,我们要知道,员工代表一般不太容易成为优秀的老板,优秀老板是非常稀缺的资源,乔布斯、任正非这样的人,是很难找的。优秀的老板,有威信,镇得住人,会定战略,懂得物色人才,考虑员工感受,总之一点,把控大局。员工代表最缺的就是大局观,不是得罪底层员工,就是得罪中高层领导,结果搞得法国一盘散沙。

当然,我们不是说优秀老板是万能的,仅仅一个华盛顿,也没有能力在美国坐稳江山,他要感谢英国老板帮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英国老板的管理下,美国员工也是自己管理自己的,换句话说,即使没有华盛顿,换个领导,美国也不会乱到那里去。法国员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被他们赶下台的老板,还没有来得及教导员工怎么管理自己,员工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合法的手段为自己争取应该得到的东西,他们只习惯于接受,不习惯于争取,不懂得独立思考,所以后来他们遇见拿破仑,立刻就被他的魅力所吸引,即使拿破仑给他们的只是虚幻的荣耀,他们也为之疯狂。对于这样一些随风倒的、毫无主见的员工,员工代表怎么能管理好他们呢?

总之,缺少灵魂领导人物,员工懵懵懂懂,让法国当时的行政管理非常混乱。

 

2.革命破坏了道德的基础。

在柏克看来,道德被破坏,自由必定丧失。这与我们现在的理解好像不太一样。一个人道德败坏,似乎是最自由的,因为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柏克从两个角度来否定这种极端的自由。

一是宗教的角度,那些骄奢淫逸的皇帝,的确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是他们是受了魔鬼撒旦的影响,成了欲望的奴隶,奴隶是不自由的。

二是贵族的角度,在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欧洲封建社会,虽然有贵族堕落腐化、不知进取,但他们整体上不会为所欲为,做什么事情都会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与尊严,有那种造福一方的责任感。贵族重视自己身份的习惯,卡尔维诺在《树上的男爵》这本小说中调侃过,比如吃饭的时候,不能有声音,不能抬头,胳膊肘不能靠在桌子上,看到大鸡腿不能抓住它大口大口地啃,而是要用刀叉把骨头上的肉剃干净,然后慢慢吃。那位12岁的小男爵就是受不了这些繁琐的礼节,一气之下爬到了树上,在树上过了一辈子,再也没有下来。抛开这些要人命的礼节,柏克崇尚的自由正是贵族那种有道德、有担当的自由。如果没有这种讲究规矩的自由,欧洲的封建社会老早退化成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混乱状况。

宗教意义的自由靠传教士来宣传,贵族意义上的自由靠贵族的模范带头作用来宣传,可是法国的革命让传教士和贵族成了过街老鼠,法国因此失去了很多传播高尚自由的使者。

 

3.法国拥护大革命的很多人都是疯子。给疯子自由,只会带来更多的不自由。

柏克是不太信任老百姓的,他认为老百姓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按现在的观点看,这完全是无视人民群众在创造历史过程中发挥的核心作用。好像是鲁迅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拿破仑带着士兵经过阿尔卑斯山,拿破仑骄傲地说:“我比阿尔卑斯山还要高!”鲁迅在后面冷冷补了一句: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后跟着很多兵。拿破仑真正的身高与地位成反比是众所周知的,拿破仑的自我夸耀,精英色彩很浓,而鲁迅强调的是人民群众的力量。

柏克是18世纪人物,拿破仑建功立业主要是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而鲁迅是20世纪的人物。柏克和拿破仑的时代,主要还是地主贵族、工厂主在发挥核心作用,人民群众只有到1830年之后才慢慢觉醒,意识到自己的很多权利。批评柏克、拿破仑忽视人民群众的力量,是苛求古人。我们也不能随便批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把奴隶不当真正的人看待。也许五千年以后,人类为了保护动物,都不再吃荤全吃素食了,那时候的人们肯定批评我们为了吃荤菜滥杀无辜,对于这样的批评,我们肯定不服气。

柏克说他那个时代的老百姓很多都是疯子,只是说他们没有财产、不适合参与管理,没有资格选择自己的管理者,不是说他们不会生活。法国革命后出现了长期的混乱,正是疯子参与管理的结果。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那时候的老百姓对于管理没有发言权,谁来帮他们说话?柏克会说,那些有一定财产的公民选出的代表,自会帮他们说话。这种话我们听了肯定不信,有财产的公民选出的代表必然帮着有财产的人一起去压榨没财产的人,同流合污嘛。其实不是这样。像柏克自己就是人民代表,虽然贵族给了他很多好处,他并没有毫无原则地和贵族穿一条裤子,少数贵族如果伤害了老百姓的利益,他会在人民代表面前滔滔不绝地揭露这样的事情,让贵族无地自容。另外,当时人民代表中很多都是贵族,刚刚说了,贵族有他们的担当和使命,过分地利用人民代表的身份为自己谋取私利,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耻辱。

英国的幸运就在于,柏克这样的正义人士和有责任感的贵族将人民代表实实在在为群众谋利益的传统很好地保存了下来,即使后来英国人民,不管有财产没财产,都可以选择自己代表的时候,人民代表也继承了优良传统,没有过分去迁就群众,迁就群众有时候不是为人民服务。这就是英国的保守。

 

4.革命之后,老百姓不幸地成为阴谋家达到个人目的的工具。百姓集体行动,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阴谋家谋利益。

如果法国革命有灵魂领导人物,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搞阴谋的人,一般很难得逞,因为灵魂人物都有一双火眼金睛,容不得别人搞阴谋来破坏大局。法国革命之后,国家财产可以重新分配,那些阴谋家当然希望分到好处,于是他们打着自由平等的口号谋私利,完全可以理解。如果是大的阴谋家,还好一点,他不是想分到一点好处,而是把所有的好处都抢去,然后他来慢慢分配,这就是所谓窃国的枭雄。坏就坏在许许多多小的阴谋家,你这样忽悠群众,我那样忽悠群众,结果是你我都发财或者你我相互残杀,群众被忽悠得团团转,国家搞得乱七八糟,法国革命的结果,就是这个样子,最终是靠拿破仑来收拾残局,但是拿破仑最后也遭遇了滑铁卢,被关在岛上,法国继续乱七八糟。英法德三个国家,法国遭受的动荡是最长最多的。

正是因为阴谋家忽悠群众给法国造成了难以忘却的伤害,许多国家的管理者都不敢让百姓参与管理,他们担心百姓管理最后变成阴谋家垂帘听政,最终受伤害的是无辜的百姓。在柏克看来,让具有一定财产的公民参与管理,被阴谋家忽悠的概率要小很多,这些公民既然能拥有一定财产,肯定不笨,不太容易受欺骗。这样的观点在现在听来是非常刺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为什么挣不到什么钱的人就不能参与管理呢?挣不到钱的难道智商真低吗?当然,反驳柏克并不难,问题是,柏克并不想去周密地论证自己的观点,他只是告诉我们,现实情况是英国有财产的精英维护了英国的稳定、促进了英国的发展,所以他相信精英。

也许有人会说,之所以阴谋家没办法忽悠精英,是因为精英受到良好的公民教育,如果百姓都接受了这样的教育,即使他们去参与国家管理,也不会被忽悠。法国百姓被拿破仑吸引、德国百姓被希特勒吸引,都是因为他们没有接受到很好的公民教育,这样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英国、美国没有出现拿破仑之类的政治人物。这样说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到底有多少种公民教育的方式,每种方式的效果如何,我自己还没有想清楚。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