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李子丰教授的《反相对论类似反鬼神论》

李子丰教授的《反相对论类似反鬼神论》

从燕山大学车辆与能源学院石油工程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李子丰教授的研究成果上看,他从2005年就开始反对相对论,可谓锲而不舍。这次新闻事件,不需要多谈,不过他2006年发表的短文《反相对论类似反鬼神论》,却值得一说,至少可以借机谈谈科学的本质。下面便是那篇短文的节选以及笔者的点评。

在狭义相对论诞生一百年之际有关狭义相对论的争论再次被推向一个高潮。争论的焦点有:(1光速不变原理及其数学表述是否正确;(2时间延长效应、尺寸缩短效应、同时性的相对性效应是否存在;(3质量与能量是否能互相转化;(4狭义相对论是否得到了实验验证。

点评:李教授对科学的性质有些误解,其实前3点不需要争论。光速不变原理是不是正确、时间延长效应是否存在、质量与能量能否互相转化都不重要,可以把这些看成假设,重要的是,建立在这些假设之上的科学结论是否被实验证明为正确。始终被验证,相对论就正确,即使偶尔被证伪,理论解释不了某些现象,也不代表理论就是错的。理论包含很多假设,有些是原理类的核心假设,有些是处于边缘地位的小假设。当理论无法解释某些现象时,科学家首先要做的是修改小假设,以便增强解释力,如果不行,再修改处于中等地位的假设,再不行,才去修改核心假设。当然,核心假设的构想,经常靠伟大科学家的天才、灵感。牛顿、爱因斯坦几百年才出一个。

狭义相对论的反对者反相派认为:(1爱因斯坦的光速不变原理荒谬、数学表达错误;(2时间延长效应、尺寸缩短效应、同时性的相对性效应都不存在;(3质量与能量不能互相转化;(4狭义相对论没有得到任何实验验证。狭义相对论是一个建立在错误的数学基础和虚妄的假设上的理论体系。整个相对论大厦子乌虚有。部分人因贪图既得利益而维相。

点评:李教授认为狭义相对论没有得到任何实验验证,部分人因贪图利益而维护相对论。如果有人反驳说,地球人都知道很多实验(如Michelson-morley实验)已经证明了相对论的正确,李教授可能会说,这些做实验的为了利益,都昧着良心,不是客观地做实验,而是为了证明相对论正确而做实验。李教授口口声声强调“谁主张,谁举证”,他能提出什么证据证明维护相对论的人都是贪图利益呢?如果维护相对论的物理学家都是贪图利益,我们也可以说,李教授现在反对相对论也可能是贪图利益。从贪图利益的角度来评价科学研究,将无法就事论事。

在反相派与维相派就相对论正确与否的辩论中反相派要求维相派拿出证据以证明相对论的正确性时维相派只讲假设而不拿出证据。与此同时维相派用同样的方式进行反击要求反相派拿出证据以证明相对论错误。事实上相对论是主观想象而不是客观实在岂能拿出证据

点评:相对论从一系列假设推出结论,结论被实验验证,则假设就是科学,结论完全不能被实验验证,假设就是主观想象。科学家不需要为那些科学假设一一找出真实世界中的对应物,只需要为科学推论的结果找出经验对应物。

这就犹如无鬼神派与有鬼神派进行辩论时无鬼神派要求有鬼神派拿出证据以证明鬼神的存在有鬼神派只讲故事而不拿出鬼神有鬼神派要求无鬼神派拿出证据以证明无鬼神存在。无鬼神岂能拿出证据 

点评:把鬼神与科学相提并论,不妥。的确,有些科学假设与鬼神一样,在真实世界中没有对应物。但这些假设与鬼神的区别在于,从假设推出的结论可以被实验验证,从鬼神却无法合乎逻辑地推出令人信服的结论。从鬼神存在无法推出可以被经验验证的结论,鬼神存在无法被证明,也无法被证伪。无法证明鬼神不存在,可以理解;无法证明科学假设的对错,则荒谬。

“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早在罗马法中已确立。如今的维相派是主流派处于主导地位他们有着雄厚的经济实力。站在法律举证的角度上无论他们是“主张” 还是“被告”都应该承担起举证的责任拿出真实的实验以证实相对论。即若相对论正确维相派就应该拿出不可否定和质疑的证据否则相对论不存在。更何况反相派已明确提出相对论系子虚乌有犹如反鬼神论者相信世上没有鬼神无须拿出任何证据、不需做任何实验来证明鬼神的不存在。反相派同样不需要用实验来证明相对论的不存在。

点评:李教授说,反鬼神论者相信世上没有鬼神,不需做任何实验来证明鬼神的不存在。其实,正是因为没有实验的支持,反鬼神论者的不信鬼神,才停留于信仰,无法让大家信服。反对相对论的,却应该说明相对论无法解释哪些实验结果。没有实验证据的反对,只是儿戏。

以上点评,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李教授能够坚持这么多年反对相对论,实属难得。不过他对科学性质的理解,太过教条化。有些人虽然觉得李教授的大无畏是自不量力,但是读了笔者的点评,可能还是有些吃惊,因为大家一般都认为科学反映了客观事实,这正是李教授坚持的观点。看到李教授的敢于向权威挑战,不能只是嘲笑,更要“择其不善者而改之”。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