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争议学者葛剑雄《知识分子的历史地位和主人意识》获评16.46分

争议学者葛剑雄《知识分子的历史地位和主人意识》获评16.46分

历史学者葛剑雄前段时间的讲座PPT红了一把,大家讨论热烈,有人感觉他的观点很奇怪。如果读过1993年他48岁时发表的《知识分子的历史地位和主人意识》,便不会感到奇怪。他认为,“士可杀、不可辱”没什么意义,知识分子活着首先要得到认可,至于如何得到认可,可以各显神通。下面便来点评这篇文章的片段。

知识分子的命历来不好,自古皆然,现在也未必就是最倒霉的时候。既然知识分子历来都没有当过主人,现在无论是政府要解决知识分子问题,还是知识分子自己要争取改善,都必须抓住关键,就是要改变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让他们成为社会的主人。(常识问题。既然知识分子历来没当过主人,如何确定现在能当主人呢?这种盲目乐观的根据在哪里?后面将看到,葛老师是把所谓“社畜”都当成主人了,这样能不乐观吗?)

现在要着重阐发科学技术和教育对中国的重要意义,认识到知识分子是这个社会中最先进、贡献最大的一部分,代表了进步和方向,应该成为社会的中坚和领导。(常识问题。知识分子代表进步和方向?他们是先知吗?知识分子按研究学科可以分为理工科、社会科学、人文学科,其代表人物分别是钱学森、吴敬琏、陈寅恪。前两位的贡献有目共睹,对于陈先生的贡献,实用主义者选择无视,崇拜者则把他捧到天上。他是不是有贡献还存在争议,更不要提什么贡献最大了。这三位知识分子,只有吴敬琏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进步与方向,钱学森认定领导才是方向,陈寅恪根本不在意什么发展方向,他强调独立与自由的价值,远离教条的意识形态。这些知识分子自己在方向问题上都没有主见,如何能成为社会的领导呢?) 

知识分子不是乞丐,不是向国家要救济,他们所要的只是自己劳动成果应得报酬中的一部分,他们要求改善工作条件是为了为国家作更大的贡献。(常识问题。曹雪芹活着的时候,国家是否认可他的价值呢?如果没有认可,谈什么应得报酬?)

今天国家的数万亿资产中,就有相当大一部分是知识分子数十年来含辛茹苦以至节衣缩食创造积累起来的,现在给他们一点绝不是恩赐,更不是沾其他阶层的便宜,也不是重奖,而是价值回归。再说正因为国家还穷,就更应该赶快让知识分子帮你富起来。不依靠知识分子,难道真的能靠那些贪官污吏、大款倒爷、不法奸商、文盲半文盲致富吗?(常识问题。按常规理解,如果没有官员、企业家的接地气,知识分子的成果只能躺着睡觉。问题是,葛老师似乎认为,上过大学的官员、企业家等等能干的人都是知识分子。这与对知识分子的常规理解,已经相去甚远。) 

至于知识分子是不是真有这个能耐,只要看看如今的发达国家,那里的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可谓发达已久了,但知识分子不是不值钱了,而是越来越值钱了,白领和中产的比例越来越高了,唯利是图的资产阶级总不会做贴老本的蠢事吧!(常识问题。白领、中产也成了知识分子,他们混得好不是因为知识的力量,大部分是因为迎合了市场。迎合市场的,也算知识分子吗?)

如果全社会认识了这一点,就不会再有你们穿着我们工人织的布,住着我们盖的房,吃着我们农民种的粮,却不为我们服务我们工人农民一千个不答应一类的笑话;也不会患什么红眼病或白眼病(现在知识分子已没有什么值得红眼的了,要有只能是白眼了)。

我很怀疑这些话本来就不存在,只是一些无聊文人根据上级的意图编出来的,因为工人农民是通情达理的,也是最容易接受现实的,近年来一些地区农民抢科技财神,工人为经营有方的厂长请功发奖就是明证。(常识问题。农民、工人会欢迎科技工作者、厂长,难道会欢迎陈寅恪、曹雪芹吗?科技工作者能帮大家赚钱才受欢迎,研究基础科学的,极易受冷落,因为他们的研究成果,短期内看不到应用价值。总指望受欢迎而搞科学研究,只会越搞越落后。)

而且,知识分子的门始终是开放的,如果大家真的羡慕了,通过学习成为知识分子就是了,如果自己这辈子来不及了,可以教育子女成为知识分子。到了这一天,一支宏大的知识分子队伍就自然会形成了。(常识问题。葛老师认为懂技术、懂管理的都是知识分子。他这篇文章是1993年发表的,当时中国的工业、服务业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如果葛老师看到现在某些互联网大厂懂技术的员工频繁加班,甚至上个厕所都被监视,他还会觉得这些员工是令人羡慕的知识分子吗?)

如果知识分子自己认识了这一点,就应该堂堂正正地做主人,理直气壮地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不要像乞丐那样哀求什么人的施舍,更不应该无所作为坐以待毙。(常识问题。即使懂技术、懂管理,也得天天看上司脸色,永远不敢关掉手机,随时准备被“传唤”,这如何堂堂正正做主人?)

当然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是不可能下海、当官、出洋的,但一样要自尊、自重、自强,因为我们是社会的主人,要靠自己。如果自暴自弃,怨天尤人,无所作为,不仅不像个主人,也于事无补,不会等来一个完美无缺的知识分子政策、优厚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除了用知识技能去换取更多的报酬外,我们还应该通过各种形式、各种途径使全社会,从国家领导人到我们的学生,都懂得知识和知识分子的价值。知识分子本人还要以自己的知识和人格来展示这种价值。(常识问题。有大家认可的技能可出卖,知识分子才有价值,不被认可的技能,不但不能出卖,甚至不能展示,否则会被认为不识时务。技能要想可出卖,一般要迎合民众、市场、权力。只有运气极好的知识分子可以坚持独立自由的精神而站着把钱挣了。在葛老师眼里,似乎独立自由的精神毫无价值,识时务的实用主义,才是王道。) 

中国正处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世界正在走向和平和发展的新阶段,历史虽多曲折,却不会倒退,中国知识分子当奴隶、作工具、依附于什么皮的漫长历史应该结束了。作为社会的主人,我们要的是主人的意识。我们对未来完全可以感到乐观,当然还要十分谨慎。(常识问题。现在与过去相比,知识分子的路更宽了,大学生考不上公务员,市场上也有大把的机会,不少工厂很愁招不到人。既然官场、市场上很多都是高素质的大学毕业生,他们理应利用自己的影响做好社会的主人。这似乎是葛老师对未来感到乐观的理由。问题是,当社会的主人,就要反思自己及周围人的所作所为对社会有没有帮助,需要一点批判意识。市场上高学历知识分子除了迎合老板的意愿,会去批判什么呢?葛老师避而不谈知识分子的批判意识,也许有他的良苦用心吧。)

  

 

附评分结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