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精英主义者吴晓波先生如此谈论屌丝

精英主义者吴晓波先生如此谈论屌丝

吴晓波老师最近因为精英论引发广泛争议。在网络的民主社会中大谈精英主义,是绝对的政治不正确。他的文章《算算你的“屌丝值”》也透出浓浓的精英味道,他根本没法站在屌丝的立场思考问题。下面是我们的点评。

从家庭财务的角度说,屌丝的标配与他从事的职业其实没有关系,而在于两个指标:第一,屌丝只有职务性收入,甚少财产性收入;第二,屌丝的银行负债率为零。

常识问题。照吴老师的说法,改革开放刚开始的八十年代,大部分人都是屌丝。这打击面是不是太广了?屌丝这个词难道没一点贬义吗?

譬如他爹,开了30年的车,所有的钱都是油门踩出来的,赚到的钱,要么定存银行,要么买了房。房子是自住,不产生租金收入。几十年下来,钱貌似多了,但通货膨胀更厉害,因为没有利用任何的杠杆,所以,老张的实际财富积累被泡沫吃掉了一大半。

常识问题。为什么不去反思更厉害的通货膨胀,单单反思一个人的理财能力呢?缺乏理财理念是1960年左右出生的老百姓的共性,没有发达的市场经济,怎么会有理财理念呢?以市场经济先行者的姿态批评老一辈的理念,是不是太苛刻了?

如果换一种理财方式:十多年前老张用按揭的方式购房,出两成首付,可以买两到三套同等面积的房子,这一部分的增值就不得了,一套自己住,另外的出租,几年下来,钱就套出来了。

常识问题。吴老师这本书是2015年出版,他说假如“十多年前老张用按揭的方式购房”,财富增值相当可观。问题是,十多年前就是2000年左右,商品房根本不火热,大家普遍没有房产投资的概念,谁也无法预知房产价格的走势,有多少人敢把积蓄砸在几套房上呢?“房住不炒”在那时才是共识,而在现在是个政策。吴老师批评人家不按揭买房,是马后炮。

接下来,要么再去买房,或投资一些理财产品,钱滚钱,老张家的财产性收入就会逐渐增加。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全款购房,再把房子抵押给银行,套出六成的钱,再去投资,钱也能滚起来。

逻辑问题。投资一些理财产品,就能钱滚钱吗?为什么不说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呢?吴老师自己写了《我为什么从来不炒股》,认为股市随机性太强,必须远离。那么他鼓励的理财应该不包括炒股。那么其余的理财产品就没有所谓随机性吗?如果能找到靠谱的金融理财师,投资可能会稳当一点,问题是,普通百姓老张在2000年左右能找到靠谱的理财师吗?

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经济处于长期的增长通道,而增长的很大动力来自于重型化投资,其必然呈现的景象是,财富的增长与货币的泡沫化为并生性现象,所以,如何利用货币的杠杆效应,放大自己的财富,是为个人财富增长的第一要义。

逻辑问题。重型化投资可以带来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吗?创新难道不是发展的动力吗?货币的泡沫化难道不是投资无效、创新乏力的表现吗?

对于一位有可持续收入的人来说,无论他是开出租的还是在摩天大楼里当白领,咬着牙维持一定的家庭负债是必须的。在我看来,50%70%的负债率是安全的。“既无外债也无内债”,是一种“家庭犯罪”。

常识问题。当白领就有可持续收入吗?被裁员难道不是随时会发生的事情吗?如果被裁员,又没能马上找到工作,也没有多少积蓄,还有70%的负债需要每月还款,是不是有天塌下来的感觉?吴老师竟然说50%70%的负债率是安全的,他似乎体会不到普通老百姓没有安全感的生活。)

你看古人造这个“债”字,便是“一个人的责任”,在商业社会中,一个敢于负债的人,其实是一个敢于对未来负责的人。

当货币的杠杆效应被激活之后,一个人的财产性收入在家庭收入中的比例就会逐渐提高,而这一比例正是告别屌丝、从工薪阶层向中产阶层递进的台阶。

(常识问题。实现阶层跃升是一个人的使命吗?无法实现跃升就意味着人生失败吗?正是因为很多人太纠结于跃升,才那么焦虑。如果每个阶层的人,不管挣钱多少,都过着体面的生活,难道不是更美好吗?吴老师这样的读书人,不应该跟着一些人制造焦虑,而应该体会到那些能力不大、条件不好、运气欠佳的人的感受。)

如果一个家庭的财产性收入与职务性收入各占一半之时,财务自由的曙光便可能出现了。而当前者占到绝大比例之后,你就会摆脱对职业的依赖,越来越自信,开始考虑如何过一种自己喜欢的生活。

(常识问题。财务自由对大多数人来说可望而不可即,吴老师却说财务自由了才有真正的自信,那么大部分人都得自卑了。当一个社会很多人奢望财务自由,只能说明职场状况令人担忧。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家有个班可以上,已经很满足了,根本不会去想什么财务自由。当人们都不再知足常乐的时候,一定不仅是人出了问题。)

我所描述的这一景象,出现在所有的欧美西方国家,出现在过去30年的中国,也将出现在未来的中国。

常识问题。欧洲某些国家的百姓恰恰没有多少上进心,不去追求阶层跃升,更不想什么财务自由,他们随便上上班,更多时间与家人、朋友呆在一起,日子过得安逸舒适。西方老百姓对理财很熟悉,正是因为那里的市场经济非常成熟,他们不会担心投资之后总是被内行的人割韭菜。

对于像小张这样的80后来说,也许他不适合、也不懂得如何创业,可是,他仍然能够一边开着出租车,一边让自己挤入中产阶层。

常识问题。靠理财就能挤进中产阶层,是不是天方夜谭?吴老师可以理解小张不适合创业,那能否理解他不适合理财呢?即使现在有一些专业的理财师,在如今信用状况下,大部分理财师靠得住吗?好的理财师看得上没什么钱的低端客户吗?还有,就算挤入中产阶级,吴老师有没有听说,咱们的中产阶级特别脆弱呢?为什么?重要的不是在不在中产阶层,而是不管在哪个阶层,都很稳当,基本应得的不会少,不必总担心达摩克利斯之剑。

车子到梅地亚,小张一定不肯收我的车钱,北京人就是实诚。今天你读到这篇文章,如果觉得有点用,得感谢80后小张。

现在,根据我提供的这套公式,你可以算算自己的“屌丝值”。

重度屌丝——没有财产性收入,银行贷款为零。

中度屌丝——财产性收入:职务性收入低于20%;银行负债:个人资产低于20%

轻度屌丝——财产性收入:职务性收入低于40%;银行负债:个人资产低于40%

常识问题。当生活品质被量化的时候,生活一定没什么品质。

 

 

 

附评分结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