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韩寒谈论徐志摩——简单粗暴

韩寒谈论徐志摩——简单粗暴

 

韩寒很聪明,不写博客了。网上传闻,他意识到自己写博客会情不自禁想着如何调动最多人的情绪,以获得最大的传播,他觉得这是不好的倾向,于是毅然把博客停了。这个逻辑很奇怪,意识到自己不好的倾向,应该往好的倾向改变啊,为什么是不写呢?下面点评他一篇《说徐志摩》片段,不为批判,只为普及一些常识。 

上期许知远是观点的偏激,欠缺的是常识感,这里韩寒是常识的偏差,缺失的是常识。缺乏常识感的许知远看不上没有常识的韩寒。

从课本里大家都接触过徐志摩,老师说他是大才子。《再别康桥》是要背诵的。我对背诵的东西很讨厌,判别一个东西好不好的标准很简单,语文老师或者语文课本里指明要背诵默写的,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常识问题。中秋佳节来临之际,背过诗词的会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没背过的说:“啊,我好想家人啊。”苏轼的这首词,大家都背过,不是什么好东西?多么反智,才会说得如此轻率。时刻不忘摆出自己讨厌应试教育的人设,韩寒可以算制造人设的先锋人物。

徐志摩除了我个人觉得写得一般的《再别康桥》和相当差的第一个康桥版本以外,大家可能还会记得《雪花的快乐》,因为《人间四月天》里老朗诵来着,“飞扬,飞扬,飞扬”。徐的散文基本也是延续他情书的路子,所以更算不得好。

常识问题。罗素与中国》、《列宁忌日》、《叔本华与叔本华的妇女观》,徐志摩这些散文都是思想随笔,怎么延续了情书的路子呢?徐志摩的诗歌怎么样,不好说,但至少这些随笔,让人眼睛一亮。他甚至还专文谈过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般的诗人敢谈吗?

他要赞美一炉子,就把炉子当成林徽因写就成了。同理,他要写这炉子不好,就把炉子当成张幼仪来写就成。

常识问题。徐志摩真挚的感情生活,似乎不太适合调侃。喜欢林徽因、嫌弃张幼仪,只是人生的一段,人不是炉子,炉子不好就是不好,人不是这样。1926年,徐志摩给张幼仪写过这样的信:“幼仪:知道你们都好……欣慰得很。你们那一小家虽是新组织,听来倒是热闹而且有精神,我们避难人听了十分羡慕。你的信收到,万分感谢你。 

要知道,此时他已经与爱他的张幼仪离婚好几年。这信能看出徐志摩嫌弃前妻什么不好吗?徐志摩与她离婚了,感情还有;林徽因虽然与梁思成结婚了,徐志摩与林、梁也有感情。做不成夫妻,可以做朋友,这是一种风度。现在人已经狭隘到不能理解徐志摩的这些感情了。

基本上,徐的笔法就是向所有事物写情书。所以他的散文很啰嗦。 

徐以前不是这样的,1921年的留学让他接触到了西方的诗歌。没接触西方多久,1922年他就回国了。两年的时间正是热恋期,让徐在西方待个二十年恐怕他也就没感觉了。带着西方的一些小东西回来的徐自然受不了当时的中国,但基本啥都没干,就使出了在西方模仿到的诗歌流派,开始唯美地写起诗来,人称“中国的雪莱”。

常识问题。徐志摩与雪莱的诗歌都是抒情式的,太实诚的人,欣赏不来。雪莱还写过很多思想类散文,比徐志摩写的多,而且更系统,比如《形而上学沉思录》、《论无神论的必然性》。虽然徐志摩写得少,至少有雪莱的影子。现在的大作家,即使是莫言,对这些理论的主题也是敬而远之。

关键是中国有雪莱吗?中国就是中国,雪莱就是雪莱,中国只有雪菜。

抖机灵抖得不够聪明,写文章不是说相声。再一次反智。

徐的诗歌其实要比现代诗人的诗写得强很多,因为他想唯美,但时世又唯美不起来,两者一结合一变态,成了独特的风格。

常识问题。徐志摩的诗歌不是唯美是什么?在他的诗歌里,能轻易看到不唯美的时世吗?和平年代或者乱世都可以写出他那样的诗,就像随便什么年代都可以写出钱锺书那样的《管锥编》,只要有那个才华与记忆力。徐与钱的共同点在于,不管战火纷飞还是社会动乱,只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而且徐的诗歌其实还留有旧诗的影响,无论是押韵、重点句的重复和格式上的对整,都没走太远。基本上生物都能看明白,这也是那时候新诗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徐志摩最厉害的地方不是写诗,而是能够将一帮很有个性的文人整合在一起变成一个流派。文人相轻很难避免,可是徐志摩一在场,大家至少能表面和气,不会那么针锋相对。这是了不得的本事。鲁迅便没有这样的本事,虽然有流派封他为精神领袖,那只是精神上的,他没办法做实际的组织者。徐志摩却是新月流派的中流砥柱,他一逝世,该流派立刻衰落了。他不仅是诗人,也是实干家。 

如果徐活到现在,看见现在的新诗,肯定觉得他那次去北平选择的交通工具是正确的。

常识问题。如此调侃他的飞机失事,不厚道。现在的新诗比较难懂,便说是无价值,又一次反智。

我相信大部分人除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外没有读过徐的其他作品,人云亦云就跟着说他是个大才子。

常识问题。说徐志摩是才子,没有错啊。一般人历史上只听说唐伯虎是才子,他有多少才华呢?李敖是才子,他写了什么经典吗?才华不大、名声挺大的,才叫才子。

徐有才情是真的,大才子真的说不上,尤其在那个出文豪的年代,徐的这点小才华和欧洲几日游带回来的东西真算不得什么,泡妞倒是可以。 

常识问题。把徐志摩追求爱情理解成泡妞,很难理解。徐志摩泡了什么妞呢,林徽因只是暧昧,陆小曼呢,虽然追到了,但为了维持两个人的和谐关系,拼命挣钱,来回奔波,把命也搭进去了,这是会泡妞的人吗?

 

 

 

 

附评分结果: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