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网红周濂教授叫不醒装睡的人,他自己醒着吗

网红周濂教授叫不醒装睡的人,他自己醒着吗

网红周濂教授写过一篇文章《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很火,下面是具体点评。

英语中有一个词叫做white lie”,谎言即为白色,自然充满了温情和善意:慈眉善目的圣诞老人扛着一大坨礼物限时专送,仁心仁术的医生隐瞒绝症患者的病情,老和尚告诫小和尚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莫不是此类白色谎言的代表。

用词好清奇,礼物为什么是一坨呢?

white lie”上升到国家层面,为的是全体人民的利益,那就有了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名唤“noble lie”,谎言竟然都可以是高贵的,那是因为它不仅立意高远,而且大爱无疆。

(常识感缺失。老实人做不了政客,政客需要说恰当的假话。老实人做别的行业,却可以尽可能说真话,假如他们连善意的谎言也说不出。个人层面,谎言不是必需;政客层面,谎言是刚需。两个层面的谎言不可相提并论。)

有时候“忽悠”的确可以成为“护佑”的。

相比“高贵的谎言”所具有的古典意蕴、贵气逼人,“意识形态”这个术语天然带有机械时代的冷酷无情。19世纪初,法国思想家德·特雷西在批判启蒙运动时,创造了“意识形态”这个概念,将之定义为关于概念及其起源的科学。

周老师似乎对意识形态颇有敌意,问题是,左的平等,右的自由,都是意识形态。从这些意识形态可以批评世界上所有的社会,这些批评不是不对,只是失之空泛。周老师好像喜欢站在右边,他非常尊敬的陈嘉映教授与他不一样,不站左右,而是站在历史深处,所以他不愿意写政治哲学的著作,觉得太空。

秦晖老师说,有人认为欧洲兼顾公平做得好,美国效率优先做得好,那么我们是不是退一步,先学习他们各自做得不好的地方,学欧洲的效率、美国的公平。这依然比较理想主义。

不过现在我们不再用“科学”这样的字眼去形容意识形态,因为意识形态的根本目的不在于真理,而在于政治,不在于知识,而在于信念。美国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说,所谓意识形态就是“以行动为导向的信念系统”。换言之,意识形态的宗旨不是去探究客观的事实,而恰恰就是通过再造和扭曲事实去激发和维持群众做某些事情或者不做某些事情的信念。

常识感缺失。江绪林老师在《生命的厚度》一文里说,在正直的梁漱溟那里,伟人的雄才大略与梁对民主、法律的认同以可信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在有生命厚度的人眼里,政治不可能是不断的扭曲事实。以为政客只会欺骗,大概率中了意识形态的毒。

有趣的是,时间过去50年,当所有人都认定这个信念系统已经濒临破产的时候,齐泽克却在5月的上海,讲述了关于意识形态的另一个故事:

无常识。好奇怪,什么时候所有人都认定意识形态破产了呢?如果意识形态破产了,为什么周老师这篇2010年的文章还这么有战斗性呢?他难道不是一直用一种意识形态与另几种意识形态在斗争吗?

“在欧洲,我们有长着长胡子的圣诞老人,如果你问一个孩子:你相信圣诞老人吗?孩子会说:不,我没有那么蠢,我只是假装相信,从他那获得礼物。如果你问父母,他们会说:当然不信,我们假装相信,是为了让孩子们得到礼物——事实是,没有人相信圣诞老人,但是他却发挥作用。现在大家都在说我不再相信意识形态了,但是我的观点是,即使你不相信意识形态,它还是在起作用,而且意识形态正是人们不相信他的情况下,才起作用。”

齐泽克恰恰把意识形态玩得出神入化。没有个人解放理论的意识形态,他不可能这么偏激。

齐泽克的意思是,无论是高贵的谎言还是冷酷的意识形态,其实都不必费劲巴拉地维持它的表面光鲜亮丽,一个不再被人们认可的或相信的意识形态,仍旧可以继续发挥政治和社会价值分配的功能,哪怕它看上去漏洞百出、苟延残喘,但只要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它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就仍然功能健全、运转良好,这才是意识形态的本来面目。

常识感缺失。在实用主义的今天,大部分人如果看不到实利,不会傻傻相信意识形态。在美国,如果人们不认为自由主义能帮助他们实现美国梦,谁会相信这个主义呢?周老师似乎认为,撇开实利,可以单单讨论各种意识形态的好坏,所以他才说某些意识形态漏洞百出。这样很不接地气。

在某种意义上,这样的意识形态更可,因为它不再是少数人处心积虑的说谎,而是所有人心照不宣地共同维护那个公开的谎言。

常识感缺失。既然所有人都在维护一个信念,而这个信念也没有鼓动人们像希特勒治下的民众那样疯狂伤害他人,为什么非得说这个信念就是谎言呢?现实的难道没有合理之处吗?眼中只看到谎言,是不是理智的偏执呢?

谎言一旦变成赤裸裸,信任的支柱便被抽离,此时支撑谎言继续运转的动力要么是利益要么是暴力。赤裸裸的谎言不再承担造梦的功能,但它依旧可以让每一个人继续生存在一个虚假的空间里,在这个空间里,大伙儿集体在装睡。 

常识感缺失。众人皆醉我独醒,难道不是一种自恋吗?在政治空间,支撑谎言运转的是利益,那么支撑真理运转难道不需要利益吗?周老师似乎认为某些国家的“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不需要利益支撑也可屹立不倒。问题是,政治上,存在可以照抄的真理吗?

周老师说,因为得了利益而相信某种意识形态便是在装睡,只是假装相信,不想戳破谎言。对很多人来说,对意识形态,不存在假装相信,只是觉得它太高大上,没办法谈,干好本职工作、过好自己生活,才是正事。不谈主义,只谈具体问题,是比较流行的思路。

关键的问题在于,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那个装睡的人自己决定醒来。

(常识感缺失。周老师相信某种“主义”,他所谓叫醒装睡的人,也许是让那些不谈主义、只想过好生活的人也相信这个“主义”。换句话说,他想启蒙他人,让他们醒悟。这种自高自大,有点令人讨厌。他也清醒意识到,启蒙很难,除非他人受了某种刺激转而相信周老师心中的“真理”。这种相信,在周老师看来便是醒来。问题是,为什么相信周老师认可的“主义”就是醒来,相信别的“主义”或者不相信任何“主义”就不是醒来呢?)

 

 

 

附评分结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