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世界乌七八糟,十三邀嘉宾许倬云先生指点迷津

世界乌七八糟,十三邀嘉宾许倬云先生指点迷津

去年十三邀访谈历史学者许倬云先生,大火,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夫人,语速极快,特立独行,尽显现代女性之美。访谈时,许知远一直在做笔记,表示对许先生学识的尊重。今天细读许先生著作《现代文明的成坏》最后一小节《以科技为起点重建生活伦理》,看看有何启示。

要如何重新收拾现代文明的摊子?过去一二百年来,各处都有人作过努力。公平合理分配的管理模式呈现出权力过度集中的趋势。而在自由发展的一端,自从社会福利逐渐成为国家的责任以后,确实使贫穷无靠的百姓可以得到喘息的空间,但是个体的百姓,也不得不受到强大公权力的控制。

上层分配一切的计划体制,是权力太集中;欧洲某些国家比较节制地建立福利体制,依然导致公权力太大。这种批评过于宽泛。计划体制不好、欧洲福利体制也不好,什么体制好呢?美国偏自由的体制好吗?单单从权力集中还是分散来评估一个体制的好坏,没有多大意义。权力太集中,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种集中弊大于利;如果群众生活还说得过去,不说利大于弊,至少要思考,权力做对了什么,问题在哪里?具体的改善空间在哪里?

这两次尝试的矫正工作——尝试在现代文明发生难题的时候,努力弥补缺失的方法——都有一些成效。然而,这两项努力,都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之处,没有在重建终极关怀的领域上有所着力。

计划体制、福利体制,都是政治、经济方面的措施。指望这些措施能重建终极关怀,不现实。历史上宗教、启蒙理性的终极关怀,是哪个政治家颁布几个政策就能建立起来吗?那需要各行各业数代人的不懈努力,才有可能成功,特别需要天才的宗教家、思想家。

我们如果要预测未来世界的情况,看得最清楚的部分乃是:科技还会有更多的发展。科技已经取得了不断进展的动能,如果未来文明是以科技为主轴,我想科技本身就可以作为重建终极关怀价值的起点。

终极关怀与伦理价值有关,而科技是双刃剑,恰恰与价值无关。希特勒的科学家论证某些人种更高贵,日本军国主义的科学家搞细菌战。

科学技术是要从实验之中取得真实,这个过程一定是从思考、假设、验证到证实,不断地反复这一整套思考程序。其中,有两点是必须要注意的:第一,不能说假话。虚假的假设,不能靠虚假的实验来支撑,虚假的实验要支撑虚假的假设,这是自欺欺人,不会有真正的进展。第二,在假设到验证之中,不能固执不变,任何假设都要屈服于验证的工作,也就是必须要有容纳另一种可能的胸襟和抛弃旧途、另辟新径的勇气。这些科学研究的职业伦理,就可以延伸成为诚实求真,勇于改过的生活伦理。

科学研究需要真实与宽容,这是对科研工作者的要求,与科研外的人员无关。当科学被利用来提升实力之后,各集团实力的此消彼长,决定了科研工作者何时真实、何时宽容。许先生指望科学家的真实、宽容能够延伸为普通人的生活品质,但是,在研究中不讲假话、非常宽容的科学家在生活中也可能谎话连篇、打击异己,所以许先生的想法只是美好而已。

今天的科学关心的领域,大到外层空间的研究,小到细胞核的研究,正如我们前面所说,层层相叠,每一个层次都是一个网络,网络之中各部分互相依靠、互相支撑,彼此间的引力撑住了系统本身的存在和运行。从这一意义上看,人类社会本身是大宇宙、小宇宙层叠之中的一部分,而人类社会也属于这个宇宙的某一层次。每一个个人既是举足轻重的个体,也会牵一发动全身,引发系列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这一种对人类全体的肯定,应当能够代替过去神人之间的互相呼应的神学定义。

许先生说,因为自然、社会中存在多米诺骨牌效应,所以人应该自律,不要胡作非为,免得伤及无辜。这个推论不成立,人们胡作非为,有时伤的是别人,不一定是自己,即使存在多米诺骨牌效应,又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大家担心自己行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所以懂得时刻约束自己。许先生说这样的敬畏意识应该能够代替宗教教徒对上帝的敬畏。如此论断太大胆了。认识到多米诺骨牌效应,是理性,敬畏上帝,是信仰,理性如何能代替信仰呢?

再从人类内部网络来看,假如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的角度来看待事物,以自己身受的喜怒哀乐来体会别人的喜怒哀乐,将别人当做镜子中的自己,就很容易懂得中国文化中,儒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伦理要求。我们会相信别人,尊重别人,不仅人间彼此依赖,天人之间,也是相依相辅。如此,我们可以自动自发地对生活环境关怀,对人生价值关怀,人与人之间彼此关怀

孔子可以说是建立了终极关怀的大人物,当然这也是他去世后的大儒、政治家通力合作的结果。连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无法对现在很多人产生积极影响,许先生用自己的话重新解释一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能为重建终极关怀指明方向吗?)

经过这两条路——从科技研究的职业伦理引申出来的生活伦理,以及我心观照他心引发的共同一体的体会,我们找到安身立命之所。也许就能约束自己,抵抗贪欲,也就可以对无限扩张有所节制。无限扩张,已经导致经济膨胀的失控,导致资源的浪费,也导致了国与国之间、族与族之间、人与人之间的争斗。

如今乌烟瘴气的国际关系,靠大力推崇求真务实、宽容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能改善吗?当某些人认为国与国之间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关系时,任何美德都没有意义。

有了这些伦理观点,这三百年来近现代文明的缺陷,或许可得匡正。三百年来,世人自强不息,不断进取,不知节制,无意约束。整体而言,人类生产能力日日超越,生活水平不绝提升。可是,强凌弱,众暴寡,战争,革命,压迫,奴役,人类天天在侵害别人,在损伤环境。人类已到了互相吞噬的地步,我们必须重新整顿自己。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西方国家的民众认为,理性正带领大家走向更加美好的生活,一战爆发,他们从美梦中惊醒。经过70多年的各种矛盾斗争,到了1990年以后,和谐成了主流,人们又开始做梦,全球化好像让各国发挥特长,共创美好世界。近几年来,不和谐音越来越多,从1990年算起,和谐关系还没有持续30年,之前的矛盾斗争却持续了70多年。那么,这次开始的不和谐,又要持续多少年呢?

许先生尝试为未来指明一点方向,用心良苦。不过,学者为未来提方案时,至少应该谈谈别人有没有提过类似的方案,可行性如何,结果怎样,这样才能显出自己方案的独创性与可行性,否则,或者是老生常谈,或者是空中阁楼。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