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歪解胡续冬先生诗歌《藏獒大学》,以表纪念

歪解胡续冬先生诗歌《藏獒大学》,以表纪念

北京大学副教授、诗人胡续冬先生逝世了,终年47岁。47岁,竟然还是副教授。读了他的诗歌《藏獒大学》,似乎有点明白了。今天试着解释这首诗,以表纪念。诗歌一旦解释,就失去味道了,所以解释就是歪曲。对于没有才华的我辈,除了善意的歪曲,也没别的纪念方式了。

藏獒大学

 

把一百个讲师关进笼子里。

扔给他们臭袜子、住房公积金、被拐卖的

失足论文的脏器

一开始看这几句话,以为是讽刺鲁迅曾任教的南方某著名大学,弄100个博士来,几年后,留下几个,其余全部解聘,内卷得不要不要的。但仔细读下来,不是那回事。

现在诗歌难解,部分是因为不知道某些意象是什么意思。比如这里的“臭袜子”,什么意思?被鞋子遮在暗处的经常穿的袜子,是不是说讲师得常常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住房公积金是不是暗示讲师住房压力极大?被拐卖的失足妇女,从事那种工作迫不得已,讲师天天搞东拼西凑、甚至是剽窃而来的劣等论文,也是没有办法,为了生存。

让他们吼叫着

互相撕咬。最后剩下的那个

将被从笼子里放出来成为副教授。

(也许胡先生深知评职称竞争的惨烈,所以说“互相撕咬”。诗歌也夸张,100个讲师只出一个副教授,其余人都讲师一辈子。)

把一百个副教授关进笼子里

扔给他们矿泉水、心肌炎扔给他们

长满蛆虫的熏腊课题和刚刚剥皮的新鲜的研究生

矿泉水暗示什么?喝之无味、弃之可惜,是不是说副教授待遇如同鸡肋?心肌炎,副教授要做好得心病的心理准备,人际关系的复杂与任务下达的猝不及防,都让人受不了。长满蛆虫的熏腊课题,翻来覆去做些毫无学术意义的课题,炒冷饭,为某某背书,想来某些专业的学者深有体会。青涩的研究生是帮导师搞研究赚钱的民工,当然这样的无良导师不是很多吧。) 

让他们互相撕咬。

最后剩下的那个将会

从笼子里通往出版社的秘道里钻出来

成为教授。

很奇怪,副教授要在出版社出书,讲师不用出书吗?出版社的秘道,连出个书都鬼鬼祟祟。为什么鬼鬼祟祟?因为写的书没有质量,又必须出。只要成功申请了学术课题,有了研究资金的支持,再差的书,出版社也会出。

教授出来的时候

嘴巴里一般都有

一只从碎纸屑里叼出来的红通通的幼鼠。

幼鼠的意象不好理解,难道是说教授写书就像老鼠偷食?不知道偷了多少他人的著作,才凑成了自己的一本书。

教授就不用关进笼子里了。

一百个教授在很多笼子的周围转悠

吃草、喝果子狸的奶妞见妞爱、

车见车载。

教授好像是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可以过点安逸的生活了。安逸了,按理说更有时间做学术,实际上,他们眼中只有美食、妞与车。

他们戴着红袖箍

观察讲师把讲师的胳膊咬断、

副教授把副教授的大腿吞下并负责

维护撕咬的秩序。

教授成了既得利益者,不是努力让讲师之间与副教授之间的关系变得和谐,只是让他们撕咬得有秩序。讲师、副教授的撕咬,有时是为了迎合教授。没了撕咬,教授反而没有好处。

从笼子里清理出来的讲师和副教授的尸体

被抛到大学之外。有一些鸟儿

喜欢站在尸体上啼叫但叫出来的

不是咕咕声而是大学里的学生打呼噜的声音。

讲师、副教授的撕咬,不利于学术的发展,他们的讲课与学术成果只会让学生昏昏欲睡。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