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哲学家金岳霖,老顽童的本色

哲学家金岳霖,老顽童的本色

哲学家金岳霖有一本《哲意的沉思》,看名字以为至少是哲学随笔,其实里面有些文章是回忆录,回忆与各种名人的交往,从中很可以看出他老顽童的特质。

1.灵活不悲情

我做了一个报告,满以为在民族立场上毫无问题。记得在日本占领北京之前,我表示非抗日不可。我说了之后,听众反驳说:我们想的是,美国船在长江自由航行,你一句反对话都没说。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我确实丧失了民族立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以上是金老的一段回忆。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既然大家都讲民族立场,那他也讲,跟着群众,总没有错。但他作为文化名人,仅仅跟着还不行,还得在公开场合做报告接受别人的批评,只要曾经没有反对外国对中国的某些干涉,都可能被指责为不讲民族立场。被指责怎么办?承认错误,及时改正。别人指责他不讲民族立场,他坦然接受;但他不太会随便指责别人不讲民族立场。不悲情,灵活,但不是没有原则。

2.有分寸的讲原则

金老有一次主持清华讲演会,发生了下面这件事。

艾思奇骂了形式逻辑一两句之后,就讲辩证唯物主义。讲完之后,我和他边走边说话。我说你骂了几句形式逻辑之后,所说的话完全符合形式逻辑。他说有那样的怪事。张奚若在我的旁边,扯我的衣服,我也没有打住。我是在找错的思想指导下听讲的。他的讲演确实逻辑性很强。

张奚若之所以扯金老衣服,是怕他得罪了真正的学术权威艾老师。注意,金老之所以敢抬杠,一来他是研究形式逻辑的权威人物,有抬杠的资格;二来他是讲演会的主持者,身份摆在那里,即使稍微刺激了艾老师,也不太会有什么事;最后,书里,金老说艾老师公正、和蔼可亲,也许他认定对方不是那么小肚鸡肠。所以,不必钦佩金老敢于直言,他已经充分考虑过以什么方式说哪些实话最妥当。

3.带刺开玩笑

有一次我在午门碰见章士钊先生,我说你只比我大13岁,可是我曾经把你看作大人物,背过你的文章,那篇文章开头几句是“为政有本,其本在容。何以为容?曰,不好同恶异……”

金老当章士钊的面所背诵的文章,很有意思。章先生是政界传奇人物,在不同的政权下,都能为权力所用,为权力所用,必须要有所妥协,不能天天说“为政有本,其本在容”之类不切实际的理想。金老似乎在说,你不是鼓吹宽容吗?为什么鼎革之前与排斥异己的权力合作呢?以章先生的绝顶聪明,肯定能听出弦外之音,却很难简单反驳。如果他说,我从政就是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让权力变得越来越宽容。金老也许嘻嘻一笑,说,哇,这么严肃干什么?我只是背你的文章,没别的意思。千万不要指望老顽童与政客严肃探讨政治哲学问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