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卢梭著作被烧≠秦始皇的焚书

卢梭著作被烧≠秦始皇的焚书

童子:哈耶克说,鼓励人们自发行动,累积的知识比指令性体制所累积的知识要好得多。

先生:的确,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很多人的确对知识有极大的热情,可是现在,鄙视知识的人越来越多。如今的市场经济比那时候完善不少,但大家并没有什么积累知识的热情。

童子:也许哈耶克会说,单单鼓励市场经济的自发行动,还不行。政治、文化上,也应该鼓励自发行动。当下对知识缺乏热情,不是自发的结果,而是某种强力干涉的结果。对知识的某些高级趣味,似乎不被鼓励。

先生:强力也许要负一定的责任。可是,政治、经济、文化上都鼓励自发行动,不一定能带来深刻的百家争鸣,唐诺那些严肃的文学随笔,在台湾卖得并不好,听说出版社出一本亏一本。意大利文艺复兴靠的不是哈耶克所认可的自由民主氛围,而是掌握强力的政界大佬对文艺大家的保护与宽容。强力与文化,不是你死我活,配合得好,也能互相成就。

童子:现在的大文学家、大学问家似乎大部分都出现在鼓励自发行动的国家,强力弱,则文化强。这怎么解释呢?

先生:不是因为强力弱,所以文化强。重要的是,市场经济的功利化没有严重侵蚀这些国家几百年形成的学术传统、文化传统。英国、法国有掌握实权的皇帝的时候,他们的文化传统和现在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童子:现在我们似乎不太愿意反思他们这些伟大的文化传统是如何形成的,只是简单地认为,强力强,则文化弱。一定要像现在的西方一样,多多鼓励各个方面的自发行动,才会有文化的辉煌。

先生:其实更应该反思,英法两国皇帝权力很大的时候,为什么他们的学者、文人也能创造文化的辉煌?他们的皇帝不担心书生误国吗?如果担心的话,他们对学者、文人的行动做了哪些限制?他们鼓励了什么自发行动,又禁止了哪些自发行动?为什么他们的禁止没有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童子:对这些知识,真没什么了解。我只是听说,法国有皇帝的时候,卢梭到处被驱逐,他的书也被烧了一些。

先生:不少人觉得卢梭是文化先锋,而迫害他的都是腐朽的保守势力。甚至有人把这个烧书与秦始皇的焚书相提并论。问题是,卢梭再怎么被迫害,也活得好好的。秦始皇的“焚书”后面,还有两个字。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