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哲学家尼采之九:读了尼采,会发疯吗

哲学家尼采之九:读了尼采,会发疯吗

童子:马克思好像说过,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先生:这话很对咱们的胃口,事情要做得漂亮,必须搞好社会关系。

童子:马克思不是这个意思吧。他是想说,人不单单讲理性,也不仅仅追求功利,人的社会关系决定了他们是怎样的人。

先生:既然如此,理性看起来正确的,不一定能实现;看起来有好处的,不一定能追求。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必须根据社会关系的规律办事情。

童子:但是马克思自己似乎搞不好社会关系,挣不到钱,而是在学术研究上死磕。

先生:尼采恰恰相反,无视社会关系。他认为,上帝、社会、父母和祖先,都不能决定人的本质。每个人是一个整体,整体之外再无更高级的东西,所以每个人都很独特,是不一样的烟火。

童子:每个人都成上帝了。可这样夸张有什么意义呢?人怎么可能不被社会的各种关系所决定呢?无视各种社会关系,怎么能好好生存呢?

先生:尼采自己也当过大学教师,当然知道存在各种的社会束缚,社会、父母与祖先所赋予的东西,也变成了我们的血肉。

童子:既然如此,无视社会关系的意义在哪里呢?

先生:无视并非完全摆脱,而是要时时刻刻反省,社会之前赋予的东西与我们的内心有没有冲突,如果有冲突,就要排毒,人一辈子是不断排毒的过程。

童子:何必时刻反省与内心相冲突的东西呢?这不是更痛苦吗?让内心被社会彻底同化,便天天快乐了。

先生:不是每个人都害怕痛苦,有些人觉得,只要实现自我,遭受再大的痛苦,也值。

童子:这些人,这么在乎实现自我,如果被社会压制了,会不会发疯?社会压制不了,会不会危害社会?

先生:首先应考虑的,不是发疯或者危害社会的事情,而是社会有没有提供足够的空间让人们去实现自我。如果空间足够大,大家基本上可以通过不太激烈的手段实现自我,也就不必发疯或者危害社会了。

童子:如果空间不够大呢?

先生:那就让更多的人不要在意自我实现,而是关注生存或者体面的生活。

童子:生存、体面生活需要钱,大家都钻在钱眼里,社会还有什么前途呢?没有尼采所推崇的强者的争取,人们自由活动的空间怎么会变大呢?

先生:如果生存、体面生活很困难,尼采推崇的强者如何能出现呢?强者也是人,首先要生存。要想强者出现,需要官方与民间的合作。

童子:如果官方不允许民间的强者出现,那读尼采的书,还有什么意义呢?空激动一场,根本没有自我实现的机会。

先生:的确,在很不宽容的环境中,极少数心灵脆弱又容易轻信的人,读尼采可能需要引导,否则,轻者,神经衰弱或自暴自弃,重者,发疯或伤害他人。对于强大的人,读尼采还是有好处的,再不宽容的环境,他们都能发现实现自我的点滴机会,聊胜于无。权力再强大、再不宽容,也不可能无孔不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