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我们需要偶像吗

我们需要偶像吗

童子:先生,新闻报道前几天王石先生在回应婚变质疑时说:“反叛的时代不需要偶像,一个切·格瓦拉已足够”,在此之前很多人的确视王先生为偶像。

先生:他的偶像形象是媒体打造的,也是营销部门策划出来的,王先生本质上就是万科的形象代言人,关于他的不少新闻都属于“事件营销”,很多民众不明就里,把营销策划出的王先生形象当真了,甚至崇拜他。

童子:这次婚变应该不算“事件营销”吧?毕竟它有损王先生的形象。我想问的是,这个时代还需要像王先生这样的偶像吗?

先生:王先生属于商界的成功人士,他的很多经验值得商界人士的学习。因为成功,王先生已经是公众人物,他的一言一行都对公众产生某种影响,婚变固然是夫妻两个人的事情,但是年纪一大把的名人突然离婚,对社会价值观的冲击可想而知。

童子:但是按照自由主义者的观点,老人离婚也是他们的自由啊。

先生:如果两个人真是感情不和,结婚后几年就可以察觉,那时候离婚,可以理解。夫妻在一起已经生活了几十年,就证明感情没问题,如果感情有问题,能够忍受这么多年吗?

童子:也许老年离婚的人会反驳说,年轻时虽然感情不好但不离婚,是为了孩子,等年纪大了,孩子也独立成人,这时候离婚就不会影响孩子的成长了。

先生: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如果夫妻感情一直不好,即使不离婚,能为孩子营造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吗?环境不好,孩子能健康成长吗?所以,再怎么解释,年老离婚,总是说不过去的(当然,那种一辈子经常离婚的人,比如著名演员汤姆·克鲁斯,不属于我们的讨论范围)。王石先生,在事业上固然成功,在生活上,却不是值得大家效仿的偶像。

童子:王先生也说了,反叛的时代不需要偶像。

先生:偶像这个词,用得太滥了,在追星族看来,各行各业出类拔萃的人物都可能是偶像,这些人品德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因为他们都是经过包装的,偶像任何琐碎的细节,追星族都可能如数家珍,比如最喜欢的颜色、食物等等,这些细节对于构建健康的社会价值,毫无意义。

童子:这些偶像经过包装所说的话与所做的事,似乎也是积极向上的。

先生:我们需要关注这些偶像在包装背后究竟做了什么。正是因为现在是反叛的时代,伟大消亡,崇高灭绝,相对主义盛行,我们才更需要偶像,真正崇拜偶像,不是崇拜偶像那些个人,而是崇拜偶像所坚守的高尚品德与悲天悯人的情怀。这些坚守,在如今所谓偶像身上,很难发现。现在的娱乐界体育界明星的新闻,只为让人消磨时间,免得空虚,那些实干派的明星,比如企业家、教授,事业上的确有所成就,他们的故事可以励志,但是他们的价值观却五花八门,虽然他们是意见领袖,但一直在摧毁这个社会的基本价值,他们没有半点伟大的贵族气息,其所作所为在生活中没有为大众建立起一个标杆,给民众的感觉似乎是,人一旦成功了出名了有钱了,就可以口出狂言胡作非为了。

童子:在如今各种明星的身上,很难发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他们都是游戏人生、享乐至上。

先生:如今所谓的邪教有市场,原因之一也是民众没有真正的偶像,生活没有目的与意义,唯利是图,民生凋敝。邪教创造出一个貌似关注民生的神,通过传销式的培训,让人感觉到生活有了“真正”的目的——拯救苍生,受过培训的人突然来了精神,激情四射地去传教了。

童子:这些邪教,到了西方,却掀不起大风浪。

先生:因为西方的传统信仰没有断,基督教精神对于民众(包括非教徒)的影响甚深,政府与民众都有能力与渠道关注民生,对于生命与自然有一种敬畏之情,所以西方人根本的生活理念就具有宗教特质,而邪教只是古老宗教教义的东拼西凑,这对西方人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所以也就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但是我们的传统断了,儒家的伟大情怀,现代人能体会的已经不多,现在什么都是利字当头,严重破坏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我们非常需要一些偶像去努力践行可贵的道德律,现在意见领袖太多了,可谓是百家争鸣,但是大家都是说得多做得少,不仅观点争鸣没有道德的底线,道德的身体力行者更是太少。当然,我们所谓的偶像并非官方评定的“道德模范”,“道德模范”似乎形单影只,并没有成为民众的标杆,真正的偶像要能凭着自己的魅力让一大批民众跟着仿效,道德不是高高在上的抽象戒律,而是可以从周围人身上随时可以发现的普通品质。

童子:但是一个人首先要成为名人,被大家认识,然后才能成为偶像。

先生:所以现在各行各业的名人,不要只想着作秀、哗众取宠。想保住自己的人气,可以理解,但是并不需要挖空心思的营销包装来保住人气,最好的营销就是没有包装、坚持真我,如果名人真正的自我能够成为民众争相效仿的标杆,那这些名人就是真正的偶像,这个时代需要的偶像。

童子:这样说来王石先生并非标杆,因为老年离婚决非民众争相效仿的行为。

先生:名人要把自己看成贵族,每当有一言一行之前,必须想想这一言一行能否广泛推广,如果民众都可以有这一言一行,那就没有辱没贵族的名声,如果这一言一行只有少数人可以有,那名人们必须想想,到底是想做令人尊敬的贵族,还是想做可鄙的特权阶层与另类人物。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