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幸福勿虚伪,联欢非必需

幸福勿虚伪,联欢非必需

童子:先生,春节回老家没办法上网写博客,闲暇时只能看看电视,央视春晚上,董卿面对“你幸福吗”的问题,回答得非常得体,她说,与这么多观众朋友一起过除夕,感到特别幸福。

先生:春晚任何一个主持人面对这样的问题,可能都会如此回答。实质上这种回答是答非所问,因为“你幸福吗”的问题是针对一个人的整个生活状况,包括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并非只针对某个瞬间,就某个瞬间,每个人都可能开心幸福,但有时这种幸福只能放大生活中的痛苦。

童子:即使在主持春晚这一瞬间,董卿的幸福到底是什么呢?与观众朋友过除夕真幸福吗?春晚许多默默无闻的幕后人员也与观众一起过除夕,但他们决无董卿幸福。

先生:董卿主持春晚,一来说明她事业成功,二来预示她来年将继续火下去,这是许多主持人梦寐以求的状态。

童子:但是董卿的这种成功已经牺牲了正常的生活,按常理,谁不愿意过年回家与亲人团聚一家人其乐融融呢?

先生:娱乐界的名人很难过正常人的生活。董卿作为名人,还有另外一份与众不同。我们会承认崔永元是著名主持人,因为他有自己的特色,幽默与慈善是他的标志。但是董卿的特色是什么呢?我们搞不清楚,只是某一年的春晚上董卿突然出现了,央视愿意捧谁,谁就出名。但这种出名不代表董卿是不可替代的,大中国有气质的、能说会道的女主持人多了去了。

童子:既然董卿并非独一无二,为什么央视愿意捧她呢?

先生:各种主动或被动的复杂运作在所难免。因为央视一捧必然名利双收,有这样的好处,竞争者太多了,没有运作不可能成功。即使现在成功了,也须小心谨慎,稍有不慎让人抓住把柄,可能就会被挤掉,这种压力可想而知。

童子:在如此压力下工作,是不会幸福的,很少与家人团聚,更非幸福。但是有些强人认为事业成功就是最大的幸福,即使牺牲了正常的生活,也在所不惜。他们似乎天生为事业而生。

先生:这样的强人到底是天生如此还是另类环境教育所致,无从知道。但大部分人是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的,大家敬佩周恩来,原因之一就是他家庭事业都完满,不像有些人,如演员徐峥所描述的,事业成功了,公司上市了,家庭却一塌糊涂。

童子:家庭破碎,即使事业成功,也是一无所有。

先生:即使有家庭,每天在外为工作而奔波,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不能多陪陪老人孩子,也不算幸福。

童子:照您这么说,世上不幸福的人太多了,那些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可能一年只能回家一次见见父母孩子,还有些人由于工作性质特殊,不能经常回家。只有部分体制内的人,才有标准的朝九晚五的生活。

先生:不管外出打工还是工作性质特殊,它们导致的无法经常与家人团聚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家都是为了谋生,为了让家人过上物质更丰富的生活。首先要让家人生存,如果生存都成问题,就不要奢谈幸福了。但现在很多耗费不菲的联欢会则不是非办不可,为了这些不必要的联欢会而牺牲与家人团聚的机会,不值得。

童子:联欢会怎么没有必要呢?联欢会,可以是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开心开心,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即使一句话不说,也是一种幸福;也可以是某个单位主动举办的,因为大家忙活一年了,想在年终的时候放松放松,表演节目抽抽奖,也算是一种福利;更可以是一种商业活动,目的就是靠联欢赚钱。

先生:你说的这些联欢会或者是大家主动参与或者是为了赚钱,这都无可厚非。我们反对的是那种上面指示必须举办的、大家被迫参与的联欢会。比如小学生冒雨为领导表演节目,这种联欢决非小学生所愿意。但是举办这种联欢会或者是主办部门为了政绩或者是小领导期望讨好大领导,联欢会是手段,参与者只是工具而已。

童子:那些领导一般不愿想到这一层,他们认为在特殊的日子(包括节日)里举办一场联欢会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先生:关键是这些领导想举办联欢会就能办成功,决策不民主,从来没有倾听联欢会参与者的声音,按理说,只要参与者不情愿,联欢会就不必办。现在很多参与者在排练节目时目的只有一个,也就是将节目完美呈现,但完美呈现的目的是什么呢?他们很少去想。他们认为只要节目精彩赢得掌声就是成功。

童子:为了掌声,他们表现出高度的集体主义精神,但是这种集体主义是虚妄的,因为个人的内心已发不出真实的声音。而且,一旦表演结束回到现实生活中,他们中的某些人又是那么自私自利,随意伤害他人的利益。

先生:为了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联欢会,各级领导首先要尊重参与者,参与者有自由参与联欢会,也有自由不参与,不能因为领导一声令下就必须参与,也不能因为拒绝参与就可能遭受各种形式的打击报复。如今很多的联欢会实在没有什么积极意义,只是劳民伤财而已。

童子:但是有人说春晚好歹是一份精神大餐。

先生:好的精神产品或者感动人心或者使人深刻,但春晚既少感动也无深刻,只是演艺界一些名人或人名轮番登场,没有什么让人回味的地方。春晚目的就是带给人简单的快乐(复杂则沉重而不和谐),因为太过简单而有辱智商。为了这种联欢会而牺牲那么多人春节的宝贵时间完全没有必要,董卿也不必为主持这样的联欢会而感到幸福。虽然董卿因为主持春晚更有名了,但大部分参与者只有牺牲而无收获,不仅是参与者无收获,观众也无收获。

童子:如果节日里,联欢会都取消了,很多人会感觉不到日子的特殊,会觉得节日太过平淡。比如现在过年的年味已经不浓,如果再把春晚取消,过年就真不像过年了。

先生:春晚办了这么多年,如果突然取消,大家肯定有点不适应,一个喋喋不休的人突然离开,我们也会不适应。但这不代表春晚与喋喋不休就有存在的价值。诚然,我们需要各式各样的节日,节日里可以放松、狂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没有节日,生活可能只是灰色。但我们在节日中的快乐不能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给我们带来快乐(虽然是简单的快乐)的人自己不能不快乐。

童子:节日里大家都要快乐,所以任何强制举行的联欢会都应取消。

先生:节日的标志不是联欢会,而是快乐的创造。有了联欢会,有些观众的确开心,也有些观众大呼失望。这种开心价值不大,它是联欢会带来的,不是主动创造的,只是等待他人外物施舍快乐,无施舍则无快乐,施舍的方式不对,又失望。所以消极被动的快乐总不靠谱。如果自己有创造快乐的能力,那在每个节日都会很快乐,不依赖任何施舍。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