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领导当开博,粉丝须自强

领导当开博,粉丝须自强

童子:先生,近来很火的“学习粉丝团”的博主张洪铭是位28岁的大学肄业生,打工工资2000元左右,住在月租170元的出租屋里,日子很苦。有人嘲笑他是“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我觉得挺没道理,因为他只是用微博直播领导人的行程,贴些现场照片,加点评论,主要是说领导人的好,希望其他官员引为榜样。其实这是老百姓很朴素的心愿,谈不上是替中南海操心。

先生:对,他没有什么具体的政治观点,出名不是因为观点独到,而是由于他做的事情比较特别,别人之前没做过。以前领导人的行程只有官方媒体做八股文报道,缺少细节,如今竟然有微博这样的自媒体似乎抢在官方媒体之前做更加细致入微的生活化报道,当然引人注目。不过,这种细致入微也只是表面的,并未切中要害,“粉丝团”嘛,一般都看到偶像的好。

童子:正因为如此,所以有网友骂张洪铭是马屁精。这些网友也许认为,大中国还有不少棘手的问题等着领导人去解决,没必要说领导人这样好那样好。说张是马屁精实在冤枉,拍马屁总是希望得到好处,张的微博虽然火了,但他自己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还得打工挣微薄的工资。他出名之后,的确有公司邀请他,但他觉得自己一无所长,去了这些公司也做不了事情。

先生:他没有一技之长,却有时间玩微博,玩微博所花时间还不少。其实这些时间如果用来学习,完全可以学得一技之长。

童子:您的意思是,他玩物丧志?

先生:没那么严重。他玩微博是为了细说偶像,应该说,他表现了现在很多粉丝的通病,单纯极度欣赏偶像的一切,不懂得通过实现自我达到自我欣赏。

童子:我始终想不通为什么会有粉丝,因为粉丝是崇拜人,人有什么好崇拜的呢?只有当人做出了一些令人欣赏的事情,才会引起崇拜。崇拜也要对事不对人。

先生:一个人不可能一直做令人欣赏的事情,所做事情也有稀松平常的,更有自降身价的,想到一个人做了这些事情,就不可能去崇拜他(她)。

童子:现在很多粉丝不一样,偶像在微博上说早上刷牙用了什么品牌的牙膏,他们也会兴致盎然地评论,让人莫名其妙。如今挺受欢迎的政治学学者刘瑜不太喜欢这样缺乏思想的粉丝,她希望她的粉丝对民主政治有过严肃独立的思考。

先生:正是因为大家缺乏独立思考,刘瑜才会有那么多粉丝,他们中的很多人并非深刻理解刘瑜的思想,只是喜欢她的标签——鼓吹民主自由。

童子:刘瑜也害怕她的思想被标签化简单化,所以希望以后通过论文与学术著作的形式来表达思想。

先生:她的粉丝不一定去看她的论文与学术著作,那些东西太艰深了。其实刘瑜被标签化,正是因为她的文章容易被简单化,如果她写文章再辨证一点,粉丝也就不太容易断章取义了。有些著名学者不愿开微博,就是因为微博字数太少,无法辩证谈问题。

童子:我们谈的东西似乎离“学习粉丝团”太远了,还是言归正传吧。随着“学习粉丝团”的出名,其余领导人的粉丝团也相继出现了,努力追求生活化的报道。

先生:草根搞出来的这些“粉丝团”更具有娱乐化倾向,他们与领导人比较隔膜,不太容易触及社会问题的实质。

童子:如果领导人身边有专业团队来经营微博,可能效果更好,因为领导人面对什么问题,处境如何,困难几何,决策过程怎样,专业团队都清清楚楚,如果前因后果都在微博中直播,民众可能会更加理解领导人的所作所为,国家也更有凝聚力。

先生:如今的体制下,微博直播可以多谈决策的后果,少谈决策的过程。

童子:专业团队搞出来的微博可能很难获取民众的信任,因为团队受领导管理,不是独立的媒体。

先生:这倒不一定。领导微博可以只讲可以讲的真话,不讲不可以讲的真话,但假话坚决不讲。这样也可以获得民众的信任。民众也是讲理的,在一定的体制下并不需要赤裸裸的全部真相,也许,全部真相只是个传说。

童子:如果有这样权威的领导微博,草根搞出的领导微博就没什么吸引力了。但如今的形势似乎是,权威媒体有时在新闻报道方面还略慢于微博,许多新闻都是先在微博上流传,之后才被权威媒体报道,或者说权威媒体不得不报道。

先生:微博新闻都是江湖传言,大家将信将疑,只有权威媒体报道了,大家才会全信。所以微博可以促使权威媒体更快更全面地揭露真相,微博不能代替权威媒体本身,微博博主只是渺小的个人,权威媒体则拥有庞大的新闻团队。

童子:不过,现在人更喜欢看微博,不喜欢读权威媒体的长篇大论,因为微博中有笑话趣事、点滴感悟、连珠妙语,生活消遣有这些似乎就足够了。

先生:如果我们理解“太阳底下并无新事”的道理,微博中的很多东西似乎就是浮云,笑话趣事太过粗劣,点滴感悟只是无病呻吟,连珠妙语更是耍小聪明。生活中如果我们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让我们着迷的很多东西都不值一提。所以当我们民众的思想慢慢成熟之后,微博也就没有现在这么火了,因为粉丝会渐渐意识到自己的盲目,最终回归自我,实现自我不能靠偶像,只能靠自己的不懈努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