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抢钱在明处,贬值在暗处

抢钱在明处,贬值在暗处

童子:先生,前几天突然看到欧盟成员国塞浦路斯政府为了筹得58亿欧元要向所有存款征税,真是吓我一跳,赤裸裸地抢钱啊!后来,由于民众激烈反对,改成了让每个存款金额在10万欧元(约8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储蓄账户埋单,这些可怜的有钱人,最多可能丧失80%的存款。所以有人认为这是偷窃、抢劫,国家、银行犯的错不能让储户来承担。

先生:这种抱怨合情合理。但是,假如储户不出钱,塞国政府又无法从别地筹钱,那欧盟便不会提供100亿欧元的救援,塞国金融系统就会崩溃,这样伤及的不仅是有钱人,存款金额在10万欧元以下的普通百姓也要付出代价。因为金融系统不正常,为民众提供商品与服务的各种单位也就无法正常运转,为这些单位工作的员工得不到足够的收入进行消费,国内外投资者也不敢在塞国进行新的投资。于是,生产、消费、投资都出问题了,国家陷入灾难。

童子:所以,为了避免更大的灾难,宁愿让富人作出牺牲,更重要的是,在塞国存钱的富人很多都是俄罗斯人(俄罗斯人的存款可能占塞国存款总量的1/4),因为塞国的企业所得税非常低。欧盟如果白白提供100亿欧元救助塞国银行,也就间接保护了这么多俄罗斯富人的资产,而俄罗斯与欧盟一直不和,欧盟不愿意做这样的好事,他们希望让俄罗斯人付出代价,既然之前俄罗斯人把钱存在塞国银行避税得了便宜,现在塞国银行有难,理应贡献点钱来支持银行。

先生:到底应该由谁付出代价来支持银行,暂且不说。我们首先应该明确,塞国银行为何如此缺钱?

童子:塞国是小国,只有100万人左右,地处航运交通要道,金融服务是经济的主体之一。不过,这个国家的银行有点二,拿着债权人与储户大笔的钱去希腊投资豪赌,结果赌输了,如果储户来提钱,账户没钱了,这种事情只要发生一例,就会出现挤兑,这是银行不可承受之重,所以他们需要欧盟提供紧急支援。

先生:所以,虽然金融服务是塞国经济的主体,但银行的防风险能力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一个小银行破产还可以理解,现在折腾得国家都快破产,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童子:银行自身与政府监管都存在问题,对于银行的财务状况,政府总得设个标准并定时监控,不能是银行想怎么赌就怎么赌。赌赢了当然皆大欢喜,赌输了遭殃的便不仅仅是银行自身,老百姓的存款可能都保不住了。但是,如果政府监管不严,银行管理者的贪婪会引诱他们不断豪赌,反正赌输了自己也不会承担多大的责任,倒霉的是股东、债权人与储户。

先生:银行管理者也是银行股东选出来的,股东对管理者进行监督。关键是股东不知道如何有效监督管理者,或者与管理者臭味相投,只想豪赌捞钱,这样一来,银行就没救了。

童子:既然塞国银行危机是政府与银行股东监督不力,银行管理者的风险防范能力太弱,所以他们应该为拯救银行付出代价,而不是让储户埋单。

先生:政府能付出什么代价呢?如果违反了法律,当然可以将涉案官员绳之以法,现在是他们能力欠缺治国无方导致银行危机,唯一的办法只有把领导人换掉,让那些懂得金融监管的人来管理国家经济事务。银行管理者也不能付出多少代价,因为他们只是管理无方导致投资巨亏,公司盈亏都属正常,不能因为职业经理人导致公司亏损就让他们付出沉重代价,顶多被免职。

童子:管理者贪婪豪赌难道不是一种错误吗?

先生:银行进行投资与豪赌的区别在于,投资完全遵守银行的程序,豪赌则是犯规。我们并没有听到消息说,塞国银行的管理者是犯规豪赌。只要他们投资遵守了银行的规定,即使投资的结果是巨亏,他们也只能被免职,而不应受到其余的惩罚,除非双方事先有约定。

童子:让银行濒临倒闭的无能的管理者也是股东挑选任命的,而股东也没有很好地监督管理者,所以,如果政府与银行管理者都不能为支援银行直接付出代价,那只有股东自己割肉了。

先生:股东应该负起自己的有限责任,银行属于股东,银行亏损了,股东当然要割肉。另外购买银行债券的投资者也应割肉,因为购买债券就应该承担债券的风险。不能是银行亏损之后,股东与债券持有人没有任何损失,就等着储户与欧盟来救,等银行救活了扭亏为盈了,股东与债权人获得更大的收益,储户损失的钱永远不再回来。这样只有收益没有风险的股东、债券持有人谁不愿意当呢?还有谁愿意把钱存在银行里呢?当哪天储户可以自由提钱的时候,大量资金会从银行流出,投资者不再愿意在塞国投资,塞国可能因此一蹶不振。

童子:所以欧盟这种天天强调人权的联盟,关键时候也不讲道义不讲人权了,由于与俄罗斯不友好,便只让储户(包括俄罗斯储户)割肉,不让股东、债券持有人这些理应承担风险的资本家付出代价。

先生: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欧盟天天强调自由贸易、资本自由流动的重要性,但一旦市场经济模式对他们自身有害、对国际对手有益的时候,他们可能又会反其道而行之。所以中国人在欧洲的财产能否得到有效的保护,不能只指望欧洲的法律,还要看欧洲政府的利益考量。

童子:欧盟现在很有意思,一些国家无节制地借钱度日,导致以德国为首的强国到处救火,如果一直有火要救,哪一天德国也无力回天,欧元区便岌岌可危了。

先生:其实我们应该羡慕欧盟,因为败家子落难了,稳重的大哥都会出手相救,地球的其他区域哪有这样的好事发生呢?如今这些败家子花钱的确不懂得节制,但是慢慢地,通过大哥的不断监督约束,他们浪子回头,渐渐走上正轨之后,欧盟就真像一个国家了。

童子:我们中国的银行会不会成为败家子呢?会不会为了救助银行哪一天我们存款的一部分也突然人间蒸发?

先生:中国的银行还不会因为投资不当而濒临清算,因为中国还存在相当的资本管制。但政府主导银行、银行自身的风险管理欠佳导致不良贷款惊人,由此产生的坏账如果全面公开,也许会出现挤兑。但中国不会像塞浦路斯一样公开银行的财务状况,而是通过国家注资建立资产管理公司,把真金白银给银行,银行把不良资产给资产管理公司来管理。这样一来,银行健康了,不会发生挤兑了,坏账都到了资产管理公司那里。

童子:在这样的银行当行长太容易了,出现坏账有国家扛着。但是国家把这么多的真金白银给了银行,社会上凭空多出了很多钱,不会导致通货膨胀吗?

先生:这正是我要说的。名义上,大家的存款没有减少,实际上,由于通货膨胀,人民币购买力下降,大家的钱都贬值了,这等于是塞国政府被否决的方案——向所有储户征税。先不要对中国的作法做道德判断,在稳定大于一切的前提下,通胀总比挤兑、抢钱要好。

童子:每次剥离银行坏账都以通货膨胀为代价,如此恶性循环,后果不堪设想啊。

先生:银行须独立、政府只监管的道理就不多说了,塞国银行太多独立自由,中国银行太多监管限制,我们追求的自由与监管应该帮助银行赚更多的钱,又最大限度保护储户与债券持有人的利益。当然,这只是理想,市场之中信息瞬息万变,政府应不断完善监管制度,银行家也要不断加强风险防范能力。

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或 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