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真理是浮云,自然仍深藏

真理是浮云,自然仍深藏

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第二卷:思辨知识以真理为目的,实践知识以行动为目的,尽管实践着的人也考虑事物是个什么样子,但他们不在永恒方面进行思辨,只虑及关系与此时。我们知道真理是离不开原因的,永恒事物的本原必然是最真的本原,因为它们并非一时的真,没有东西是它们存在的原因,而它们是其他事物存在之原因。

童子:先生,在亚老先生看来,原因是真实存在的,真理是永恒的,永恒的知识才最有价值。而近现代的哲学家却认为,没有什么永恒的东西,科学真理随着时间而变化,比如牛顿的物理学解释不了的一些现象,只有靠憨厚的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才得到解释。原因结果的联系也是幻象,当某件事情发生后,另外一件事情总是跟着发生,那前一件事情便被错误地当成原因,后一件事情被当成结果。实际上它们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比如,闪电之后必有雷鸣,但闪电并非雷鸣的原因,它们都是同一件事情的两种表现形式而已。

先生:永恒真理是思辨知识探究的对象,现在的人否定了永恒真理的存在,也就否定了思辨知识的价值,在他们看来,古时候人们不得不靠思辨来探究知识,因为当时还没有实证科学所拥有的那么多先进工具,现在既然已经有了先进工具,就应该用上这些工具,只有实证科学得出的结论才是可信的,因为它们以事实为根据,思辨科学不是胡思乱想便是凭空想象。

童子:既然实证科学只关心事实,似乎它便是亚老先生所说的实践知识。因为实践知识关心“关系与此时”,这正是一般事实的特征,描述事实我们都会用到时间、地点、关系等等的词。不过,实践知识以行动为目的,实证科学则是以真理为目的。

先生:实证科学的真理不是永恒的,不是亚老先生所说的真理。如今的实证科学实质上也是以行动为目的,不能帮助提高生产力、医疗水平或军事实力等等的科学,是没人在意的,科研人员恨不得自己的科研成果可以立刻换成钱。

童子:如此急功近利,所以中国的科研水平还很低。西方一直存在很多为科学而科学的研究人员,这些人更容易获得重大发现,间接导致西方的实力越来越强。但是西方的这些研究人员真是为科学而科学吗?

先生:他们自认为是这样,他们的奉献精神也让人敬佩。不过他们自己或者周围的人,一般都希望所发现的科学规律是实用的,可以用来提高生产力等等,谁也不希望自己发现了规律却没人理睬,自娱自乐的科研只是奢望。其实这些研究人员也不知道大规模运用科学规律来折腾自然的后果是什么。所以在科技被广泛应用的今天,民众都成了小白鼠,谁也不知道什么灾难会突然出现。

童子:虽然如此,科技已成为第一生产力,每个国家都指望靠技术来提高自己的实力,所以科技的滥用将不可避免。

先生:只有当滥用科技的后果不可收拾之时,大家才会慢慢醒悟而有所约束,如今的人们更多是尝到科技的甜头,只会更加疯狂,实证科学正广受欢迎。

童子:实证科学虽然自称以事实为根据,其实纯粹的事实是不存在的,任何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在看待事实,同样的事实,让戴着不同有色眼镜的人来分析,可能得出非常不同的结论。所谓哲学洞察力就是帮助我们分辨大家戴的是什么有色眼镜,不要让主观性遮蔽了双眼。

先生:每种实证科学都有一些人造的理论假设与概念,通过这些假设与概念可以解释一些现象,但这并不代表这些假设与概念便是真理,因为另外一些不同的假设与概念也可以解释这些现象,所谓有色眼镜便是这些假设与概念。去掉有色眼镜,我们见到的只是现象,这种现象不可描述,一旦描述就得用上概念,有色眼镜不知不觉便又戴上了。

童子:如果哲学只是用来分辨大家戴的是什么样的有色眼镜,那它可以用来批判人的主观性,但这样的功能只是消极的,并不是积极地发现什么真理,亚老先生认为哲学作为思辨科学,可以发现永恒的真理,难道他的观点过时了吗?思辨知识真是胡思乱想吗?

先生:按照亚老先生的看法,哲学探讨万物存在的原因,也就是万物最后的本原,这本原是永恒存在的,正是它永恒存在,万物才得以存在。

童子:现在的科学也探讨世界的起源,因为世界如何起源不可在实验室中重现,所以这样的科学一直都是假说。科学也在探讨事物的本原,物体已经被分析为化学元素。

先生:世界起源的假说只是解释世界如何演化,并未说明演化的原因是什么,更不能说明如今存在的万物为什么能存在,为什么万物不会突然消失?化学元素只是说明万物的构成是什么,化学元素能不能再次细分?化学元素本身为什么能存在?它们是不是只是人造的概念?如果换个角度思考问题,换些仪器观测自然现象,是不是会造出完全不同元素概念来解释现象?所以世界起源的假说或者化学元素的知识,并未探讨亚老先生所谓“万物存在的原因”。

童子:这样说的话,看来只有上帝能够解释万物的存在与变化了。但是,把什么原因都归结到上帝那里,那科学就没有了发展的可能。而且按照一开始所说的,近现代的哲学家已经开始质疑因果关系,如果连原因都不存在,再讲“万物存在的原因”就没有了意义,再讲全知全能的上帝也就失去了意义,研究“万物存在的原因”的思辨知识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永恒真理只是浮云。

先生:如果原因是人强加给自然的概念,的确不能再谈作为万物存在之因的上帝了,但还可以谈自然。

童子:除了自然还有人造物,比如电脑、手机、玻璃等等。

先生:人造物的所有原料都是来自于自然,所以人造物属于广义的自然。虽然我们是希望人造物具有某些功能才造了它们,但是它们到底有多少功能,我们也不知道。比如手机让沟通更加便捷,但它存在辐射的功能,尚无定论,而且它是不是还具有其他什么功能,谁也不清楚。我们有能力制造一些东西,但不能限制它们发挥一些不好的影响。

童子:现在强调绿色发展,也就是说,为了发展,人造物可以更多,但不能破坏自然环境,不能伤害到人的健康。如今的科学似乎已经能够确定如何制造人造物可以避免不好的影响。现在的人不是不知道如何绿色发展,而是不愿意绿色发展,因为要花太多的钱。

先生:当我们说不能破坏自然环境时,自然被认为是一个有机整体,人类的肆意妄为会打破她的平衡,最后倒霉的还是人类自己。其实说自然是有机整体,只是一个假设而已,人类是从以往的惨痛经验中悟到,破坏自然会受到惩罚,所以自然被假设为有机整体,既然是有机的,就不能被破坏。如果破坏自然之后,环境反而越来越好,人们会更加肆无忌惮,于是自然存在的价值只是满足人的无止境的欲望。

童子:如果“自然是有机整体”只是一个假设的话,人们也许会想,改造(破坏)自然并没有错,虽然如今改造自然受到惩罚,只是因为改造的方式不恰当,如果改造得当,也许结果会很好。科学的任务就在于使得改造自然的方式越来越得当。

先生:虽然自然不是有机整体,也不是无机整体,我们根本不能谈论自然,一旦谈论,自然便成了人造物,成为观念的集合,自然本身便消失了。我们只能说自然不是什么,不能说自然是什么,如果非要说的话,只能说,自然是自然。

童子:既然我们无法谈论自然,自然便是不可知的,不可知的自然,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

先生:既然我们每天谈论的自然并非自然本身,那我们就不能太狂妄,不要老是想方设法让自然满足我们的各种欲望。我们不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自然,应该尽量让自然成为自然本身。对于不可知的自然,我们应该保持敬畏,就像我们对于不太了解的人,也会比较尊重,如果老是强迫这些人为我们做这做那,我们根本搞不清楚他们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童子:虽然自然不可知,我们还是得利用她,因为世界有这么多人需要生存。

先生:仅仅为了生存,不需要怎么破坏自然,如今的人,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享受才去破坏自然,或者是为了无谓地增加经济实力而去破坏自然。其实物质享受与经济高增长并不能增加幸福感,人类必须转换生活方式,尽量少地破坏自然,真正的幸福要靠自己创造,而不是依赖对自然的破坏。

童子:自然不可知,所以不可随便冒犯。既然不可知,亚老先生所谓“永恒真理”便不存在了,思辨知识便失去了研究对象,它不再能够天马行空地叙说世界永恒是什么。

先生:但是只有靠思辨,我们才能悟出存在一个不可知的自然,并懂得要敬畏她。我们不需要借助上帝来产生敬畏之情。不仅宗教信仰可以让人过朴素的生活,通过理性的思辨,也可以得出人应该朴素生活的结论。

想远离抑郁吗?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或用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