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李瑞环高明,“学哲学”典范

李瑞环高明,“学哲学”典范

童子:先生,李瑞环的《看法与说法》出版了,李先生的书深入浅出,读来特别亲切。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的叶领导参与了该书的修订工作,他说,李是木匠出身,但酷爱学哲学,到现在还能背诵毛泽东的《矛盾论》与《实践论》,请问我们谁还能从头到尾背一背?我觉得叶领导的说法有问题,能背诵《矛盾论》与《实践论》就可以说明对哲学的热爱吗?学哲学不在背诵,而在理解。

先生:李先生不仅能背诵,更是用心去理解了,否则他不可能说出那么多深刻的话。现在很多领导的发言都是秘书代笔,秘书一般达不到李先生的理论水平。

童子:但是如今研究哲学的人,可能都不能背诵经典著作,特别是西方的哲学著作,异常晦涩,不适合背诵。毛泽东写文章向来讲究通俗易懂,所以背起来并不难。中国的古典著作,比如老庄、孔孟的著作,也短小精悍,朗朗上口。

先生:我们古时候的教育特别讲究背诵,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现”,如果小时候将儒家经典著作背诵下来,是受益终生的事情。但是现在的人看到古文头就痛,顶多为了娱乐背背三字经,所以儒家经典基本上成为故纸堆了。

童子:但是仅仅背诵有用吗?有些人能够特别流畅地背诵毛泽东的文章,到头来还是教条主义者。而且,哲学著作有很多种,并不是背诵毛泽东的文章便是热爱哲学,也可以学习马克思、黑格尔、亚里士多德等等哲学家的著作啊。

先生:李先生主要学的哲学是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所以背诵毛泽东的文章完全可以理解。李先生也喜欢看经济、历史类的书籍,他经常从具体事件中来思索马克思主义哲学原则的适用性,他是从事件到原则,不是从原则到事件,表现出高度的灵活性,我们从李先生生动的文章中根本看不到教条主义的痕迹。

童子:但是,学哲学仅仅看马克思主义一派,难道不偏狭吗?现在大学生的公共课都涉及马克思主义,不过学生对它们基本提不起什么兴趣,并因此讨厌任何哲学,一辈子不愿再谈什么哲学。

先生:虽然李先生只学马克思主义,但他的文章没有任何偏狭。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不像尼采哲学那么极端,它是充分中国化的哲学,讲究实事求是。尼采哲学却是尼采本人的思辨,只是理论的可能性,不讲究实事求是,缺乏常识感,研究尼采哲学太深入的人便可能偏狭,因为这些人倾向于让现实来适应哲学,没有了人之常情,不懂得同情的理解。李先生不一样,他有丰富的生活、工作经验,他的马克思主义原则都是从经验中抽象出来的,不单单是从本本上学到。

童子:很多人经验也很丰富,但是他们从经验中抽象出的原则便没有李先生所达到的高度,比如有些人从经验中抽象出的原则一直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平时待人只讲利益,没有人情味,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所信奉的原则已经让很多人寒心。

先生:这些人与李先生的差别就在有没有学哲学,人一旦有了哲学的洞察力,会对任何原则不断反思,反思是不是存在与这些原则相冲突的事实,以便修正原则,让原则具有更广泛的适用性。所以,只有经验,会陷入经验的偏狭,只有哲学,会陷入抽象原则的偏狭。我们不必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包括毛泽东的著作)抱有偏见,认真研读这些著作,并结合广泛的事实批判思考,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那些大学生讨厌公共课,讨厌马哲、马政经等等,其实他们是讨厌教条主义,如果这些公共课的教材如李先生的著作那么生动有趣、深入浅出,学生们是不会讨厌的,相反,他们会兴趣盎然。如今大学中的某些老师既不研读经典著作,也谈不上见多识广,深刻与广博都谈不上,学生如何提得上兴趣听课呢?

童子:老师躲在象牙塔中,他们的社会经验不可能丰富,免不了书生意气,如何能见多识广呢?只有生意人、官员、记者等等才见多识广。

先生:好的新闻报道与历史书籍都可以增长见识,增长见识并不一定需要亲身经历。不过见识总归只是一些事实而已,事实背后的本质才是最重要的。

童子:李先生便觉得干部的“事务主义”倾向越来越明显,讲事的时候头头是道,但是讲理论时无话可说,只能讲具体的东西,讲不出背后的理。

先生:这是典型的理论水平不高,不会抽象,不懂道理。前面我们说过,认真学哲学,可以让抽象出的原则合情合理。而且,哲学经典著作中有很多人世间的道理,这些道理可以帮助我们更快地发现现象背后的本质,因为现象通常万变不离其宗。如果这些道理都不懂,即使再怎么精通抽象,也很难迅速抓住本质。合理的抽象也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

童子:但是,哲学经典中的道理毕竟是有限的,现在的政治学、经济学异常发达,这些学科所发现的一些具体规律,哲学中是没有的,所以,如果单单研读哲学,理论水平还是不够高。比如,针对是不是应该推行市场经济,在哲学中是找不到答案的。

先生:当然,政治学、经济学等学科的经典著作,也应该读,不过对于这些著作的内容,始终得进行哲学的反思,必须考虑这些学科所发现的规律与现实到底有没有冲突,不应不假思索地将这些规律用到工作中。逻辑上说得通的理论,不一定适用于现实。市场经济从理论上看效率最高,但在中国完全实施市场经济,后果不堪设想。

童子:所以哲学思维不可缺少。李先生热爱哲学,生活与工作中也把哲学用得恰到好处,没有书卷气息,谈问题深入浅出,不像某些学者谈问题老是在术语中打转转,搞不清问题的实质,说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李先生虽然是木匠出身,却不是大老粗,总能够借着哲学的帮助从经验中推出合情合理的结论。经验使结论贴近实际,哲学使结论不再粗糙。

先生:李先生这样的人已经少有了,如今不仅读哲学的人少,读书的人也不多。文化已经变成快餐,微博、微信的流行说明大家只愿意读短小的文章,人们普遍排斥深刻,深刻似乎就是装腔作势。

童子:如果编写公共课教材以李先生的著作为标杆,让大家兴趣盎然地学到一些人文知识,情况也许会好些。

先生:也许吧。不过世界的大风气似乎已经与深刻、庄严、审慎等等格格不入了。 

 

 

想远离抑郁吗?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或用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