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道德无自由,民主有自由

道德无自由,民主有自由

任何一个中国公民,都可以喜欢传统道德和文化,也可以不喜欢,还可以反对。喜欢的就去弘扬,反对的就去批判,不喜欢的可以不予理睬。所有这些,都是公民的神圣权利,谁都不能剥夺。而且,因为是权利,不是义务,所以也没有责任。——易中天

童子:易中天先生对待传统文化的观点完全是自由主义观点,我有我的思想自由,对于传统文化,是赞成,是反对,还是不理不睬,都是我的自由,别人无法干涉。我觉得这样讲,也不错啊,现在大部分人既不信上帝,也不信儒学,但这些人也能和平相处,大家的素质并不低。

先生:的确,在如今的中国,宗教与儒学都不起重要的作用,但社会整体上还是有条不紊的。不过,人们也在感叹道德沦丧,人与人之间纯粹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没有什么人情味。

童子:人们为了利益会不择手段。不过有人说这主要不是道德的问题,而是制度的问题,如果制度让不择手段的人(比如使用地沟油的饭店老板)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胡作非为。

先生:道德堕落让食品不再安全只是问题之一,更大的问题是,它让不少好的制度无法发挥积极的作用,比如说股市,按理说,股市可以帮助那些真正缺钱的英明企业家筹钱创业或扩大再生产,不断创造新的财富,实际上很多企业上市圈钱后通过各种手段把天真股民的钱分掉,根本没有创造什么财富,企业如此骗钱竟然是合法的。所以股市真不如赌场,赌场至少有明规则,股市却是潜规则横行。

童子:但好像这也是股市制度有待完善,郭树清当时就是想完善制度,他改变不了人们的道德。

先生:把什么问题都当成是制度的问题,很不严谨,必须考虑道德的因素。易老师也鼓吹道德的重建,他本人不反对儒家学说,不过他认为这些古代的东西必须经过现代的阐释,古为今用。

童子:很多学者也在做现代阐释的工作,一部《论语》,不知有多少人进行了解读,而且大家的解读各不相同,但每个人的说法都有自己的道理。

先生:按照自由主义的说法,对于经典的解读,可以赞成,可以反对,也可以不加理睬。所以,虽然儒家经典经过了现代阐释,但大家也只是读读而已,很少去实践儒家的道德学说,即使那些赞成儒家学说的人,也只是赞成而已,并不能身体力行,儒学虽好,却很难做到。

童子:所以儒学经典的现代阐释,并没有起到古为今用的作用。

先生:为什么如此呢?因为大家只是把儒学当成一种学术观点,与古今中外各种学术观点平等看待,对于学术观点当然可以自由讨论,讨论多了之后,每个人讲起话来都是一套一套的。比如,我们问身边人关于儒学的看法,他们都能振振有辞地评论,其实他们并没有好好读过儒学经典,一般都在转述别人的观点。

童子:难道我们不应该平等看待古今中外各种学术观点(包括儒学)吗?

先生:其实大家不是在平等看待,按理说自由主义的观点与儒学观点作为两种学术观点应该被平等看待,但是大部分人认可自由主义并身体力行而否定儒家学说。因为肤浅的自由主义(不是深刻的自由主义)很合平庸者的口味,想干啥就干啥,多么简单啊,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玩就玩,于是物欲横流。儒家学说不一样,人必须去私欲,日日反省自己的言行,以诚待人待己,还要想着齐家治国平天下,多累啊。

童子:的确有些自由主义者是平庸者,不过,非议儒学赞成自由主义的易先生,学问挺好,为人师表,深受学生喜爱,不算是平庸者吧?

先生:关键是中国赞成自由主义的人很多,但不是每个人都像易先生一样有道德,自由主义产生了少数精英,但产生了更多的平庸者与魔鬼,更产生了很多没有人情味的自私自利者。

童子:所以,我们需要道德重建,易先生说,道德重建需要从世界各个伟大思想家那里汲取精华,并经过现代阐释,方便世人接受。

先生:关键是,哪个人的阐释是权威呢?古时候将朱熹的阐释定为权威,影响了一代代的学人,在如今自由主义的气氛下,根本不允许存在权威,每个人都是自己决定自己的言行,各种伟大思想的现代阐释,仅供他们参考,他们只相信自己的理性。相信自己有时就是胡言乱语或者胡思乱想或者胡作非为。

童子:那道德重建如何谈起呢?

先生:我们不否认别国思想家的思想有他们的道理,但让中国人感到最亲切的还是儒家思想。而且,西方人有道德,不是靠那些伟大的思想家,而是靠基督教。在中国,还不能靠基督教来拯救道德,因为起源于西方的基督教在西方已经式微了,尼采宣称上帝已死,指望式微的东西在中国发扬光大,不现实。中国古人有道德,不是因为宗教,而是因为儒学,儒学的信仰就是对道德的信仰,有了这种信仰,人就是谦谦君子。

童子:现在人们不是说儒家造就了伪君子吗?

先生:宗教教徒中也有不少人打着上帝的旗号,干着万恶的勾当(比如那些从事恐怖活动的教徒),为什么人们不说是宗教造就了这些恶人呢?不能因为世上存在伪君子就说儒家思想有问题。

童子:您的意思是,要重建道德,还是得靠儒学。

先生:儒家思想毕竟是曾经的权威,中西方的现代学者普遍也认可它的巨大价值,与其树立新的权威,不如利用老的权威。对于中西方大部分人来说,上帝已死,指望不上了,能指望的只有儒学。把儒学当成权威,就不要去自由讨论它的是非曲直,越讨论越糊涂。即使是基督教的圣经,也不能让自由主义者去讨论,硬去讨论,圣经将会错误百出。

童子:那些教徒讨论圣经时却兴趣盎然,好像没有发现什么错误啊!

先生:教徒讨论的前提是他们相信圣经的基本原则,自由主义者的讨论没有什么原则,他们自己就是原则,所以讨论不出什么结果。如果我们相信儒学思想的基本原则,再去讨论《论语》,也会悟到很多新东西。朱熹与王阳明虽然观点不同,但是他们都认可儒学基本原则,所以不妨碍他们都是公认的“圣人”。总之,关于道德,首先要信仰,没有信仰是讨论不出什么结果的,比如关于范跑跑事件,那些没有信仰的人们,如何能让范跑跑心悦诚服地承认自己错了呢?

想远离抑郁吗?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或用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