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朱令可怜,请愿有方

朱令可怜,请愿有方

  

童子:先生,如今美国的华人发起请愿活动,要求美国政府调查并驱逐19年前涉嫌对朱令投毒的清华毕业生孙某。关键是,即使美国政府愿意调查,能怎么调查呢?孙在美国应该没有什么严重的犯罪行为,否则不会安静地在那里待这么多年。也许,也许她真是毒害朱令的凶手,但她当时是在中国投毒的,搜集犯罪证据也得去中国,美国政府只能督促中国政府帮忙重新调查,不可能直接派FBI来中国。

先生:如果美国政府督促中国政府重新调查,这意味着中国警方无能,自己不能破案,为了还受害者一个公道,竟然需要美国的提醒与监督。更重要的是,一个19年未破的案子,由于美国的干预,如果竟然告破了,这难道不是中国政府的奇耻大辱吗?所以在美国政府的干预下,即使案子能破,为了面子,中国也不能破案。所以,美国华人发起请愿活动并不聪明。

童子:但是,也许当时案子没破,就是因为孙的家庭背景比较显赫,警方即使发现了证据还是无可奈何地把她放了,使她得以跑到美国,相关证据也被迅速毁灭了。

先生:照这样推测,当时参与掩盖事实的人肯定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一个实力雄厚的团队。这个团队这19年来也积累了更多的人脉,旁人要想撼动他们,难于上青天,而且旁人根本无法获取什么证据。即使旁人有福尔摩斯的手段,获取了证据,是不是有胆子与孙的那个团队对着干呢?是维护正义重要,还是自己及家人的未来重要?

童子:如果这个团队中的某个人与其余成员结了仇,可能此人愿意将真相大白于天下。

先生:除非此人狗急跳墙,失去了理智,不再顾及自己与家人的未来。如果他(她)真要置其他成员于死地,其他成员也会奋起反击,结果可能是他(她)不再能发出声音,其他成员安然无恙,真相依然不能大白。

童子:照您这么说,最大的可能是孙可以一直逍遥法外。

先生:除非与孙的团队作对的也是强大的团队(比如清朝当年拯救小白菜的时候,就是团队对抗团队),或是不怕死的办案人员,或者利用巨大的网络舆论力量。当然,网络并不靠谱,孙的团队不一定不能控制它。我们必须清楚,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是在推测孙可能是凶手,如果允许任意推测,另一种可能是,当年毒害朱令的另有其人,只不过其家庭背景太过显赫,根本就没有露面,警方当时把孙拉出来也是掩人耳目而已。还有一种可能,警方压根就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审问孙也是例行程序,并非因为孙的嫌疑最大。

童子:所以美国华人只是捕风捉影便发起了请愿活动,这样的行为太草率。不能因为我们怀疑某人是凶手,便请政府对此人进行调查,每年未结的案子多了去了,是不是我们都去请政府对某些人进行调查呢?我们普通民众难道比办案人员高明吗?

先生:美国华人发起请愿,原因之一就是孙的亲人是高官,他们担心这些高官故意让警方不破案。

童子:我现在已经发现了一个规律,一旦发生伤人事件,只要涉及了“官二代”或“富二代”,这“二代”们最容易被怀疑是凶手。

先生:这种倾向是很危险的。虽然权贵精英更有实力危害社会正义,但不代表所有权贵精英都不是好人,不能把精英一棒子打死。如果一出问题,就在精英身上找原因,精英们会很没有安全感。我们知道,最近几十年中国的大发展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精英们的创新,如果他们没有了安全感,便不再有心思创新,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就很成问题了。

童子:虽然精英们有功,但也不能纵容他们伤害弱势群体。美国华人之所以请愿,就是因为他们不相信中国的精英能够在朱令案上主持正义,就像前段时间网民们不相信李双江之子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一样。民众对精英已经有一种深深的不信任,他们也许是希望通过朱令案来推动中国的体制改革,就想当年美丽岛事件推进了台湾的民主化一样。民众认为,如果体制不改,他们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朱令。

先生:关键是,即使民众费劲请愿了,即使出于偶然性朱令案真相大白了,我们仍然可能成为下一个朱令。让一个案件真相大白很容易,让体制改变则不容易。三鹿奶粉事件之后,食品安全仍是大问题;温州动车事故之后,没人相信坐动车很安全,大家都是在赌博;北京雾霾天气之后,谁也不信环境污染不再是问题。

童子:既然改变体制难于登天,民众面对弱势群体受伤害的事件,该如何是好呢?该不该在义愤填膺的时候,适当请愿一下?

先生:和平请愿当然可以,但不要让外国给中国施加压力,中国自己的事情只需要自己来解决,没有哪个外国有资格充当正义的化身,让外国来施压,等于向世界宣布,中国连国内的小事都搞不定,这会严重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让中国在外交中处于下风。其次,请愿的时候,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要随意指定某人是犯罪嫌疑人,这种有罪推定太有文革遗风,比如针对朱令案,我们只应要求警方公布当年的调查结果,没有理由牵扯到孙某,我们只是请政府把该调查的调查清楚并公布于众,让民众心服口服。

童子:但是民众不相信有些官员会把该调查的调查清楚,这些善于作假的官员做调查就是走程序走形式而已。正是因为不信任,他们才自己直接去指定犯罪嫌疑人是谁。

先生:民众只能监督官员的所作所为,想方设法让他们没办法走过场,不能代替官员来做判断。每个人只应该做好分内事,当年文革中,权威大部分被打倒,正是年少无知的人代替权威做决定,国家才乱成了一锅粥。

童子:民众监督官员,听起来还是像笑话。

先生:这正是我们需要请愿的事情。当权贵伤害弱势群体的时候,民众不应只是就事论事地去请愿,必须劳驾政府立出规矩,防止类似事情的再次发生,而规矩中最主要的部分,就是如何监督官员。

童子:这依然牵涉到体制的改变。

先生:虽然体制难改,但只要民众请愿的次数多了,总是可以慢慢改的。

 

想远离抑郁吗?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或用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