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戏子太多,真爱极少

戏子太多,真爱极少

王阳明《传习录》

若只是那些仪节求得是当,便谓至善,即如今扮戏子,扮得许多温凊奉养的仪节是当,亦可谓之至善矣。

童子:王阳明似乎是在说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们每天就像戏子一样,谨慎地遵守各种规则,似乎对别人很尊重,其实他们是十足的自私自利的家伙。不过,即使是正直的人,如今也感叹天天不得不演戏,戴着面具生活,否则很难融入这个社会。

先生:戴着面具是什么意思呢?

童子:比如,我明明讨厌某些人,却不能表现出来,还得笑脸相迎与他们合作;上司经常给我小鞋穿,我却不能发火,以免因小失大;领导喜欢拍马屁的人,我虽然不喜欢,却不得不说着言不由衷的假话。所以每天都要做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感觉特别累。

先生:你戴面具,只是为了生存,并未伤害到别人;伪君子戴面具,当然也是为了生存,但是他们经常暗暗地为了私利伤害别人,没有达到王阳明所谓“至善”的境界。

童子:我既然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也没有到达“至善”的境界。

先生:“至善”的境界之一,就是懂得尊重每个人,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我们不是戴着面具,早就与这些“坏人”吵上一架了。戴上面具不吵架,这是尊重人,摘了面具就吵架,这是不尊重人,所以诚实反而不尊重人了,这种诚实我们不需要。

童子:是对方先不尊重我,我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先生:天天想着报复,根本不是“至善”的境界。如果遇上不讲理的人,也许存在误会,所以我们首先应想到的不是报复,而是想想对方为什么不讲理,世界上完全不讲理的人,实在是少数,求同存异总是可能的。如果真遇上那极少数无理取闹的人,吵架也不能解决问题,避开他们才是上策。

童子:周围“坏人”并不多,讨厌的人却很多,对于这些人,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躲开他们。现在却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先生:躲开讨厌之人,是诚实,但不是境界。我们讨厌某些人,往往是我们把他们的缺点放大,而无视他们的优点,并把自己的优点放大,而无视自己的缺点。大家都是人,哪有那么多看不惯的地方呢?

童子:那我拒绝奉承领导,这种诚实总没啥问题吧?

先生:中国人讲究一团和气,一团和气的前提是尊重每个人的特点(不是缺点),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但说的话都是实话,或者是善意的谎言,比如经常夸女孩子漂亮。领导喜欢被人奉承,这只是缺点,它培养了一批马屁精。但如果不愿意拍马屁,可以针对领导的特点(不是缺点)说些他们爱听的话,领导也会高兴。所以我们单纯拒绝奉承领导也不是什么可贵的诚实,因为这会让领导觉得我们是太过冷漠的人,冷漠弱势群体是不对的,冷落领导也是不对的,因为他们都是人。我们必须谨记,投领导所好,不一定要拍马屁,聪明的人说些实话,领导也会开心。

童子:照您这么说,我摘掉面具之后的诚实并没有什么价值,反而戴上面具天天假装尊重别人,更可贵。

先生:王阳明所谓“至善”(包括诚实)是修炼所得的,摘掉面具放纵自己的情绪与欲望并非诚实。诚实是真心实意遵守社会规则,遵守规则可以让大家更好地合作,让每个人过得更好。

童子:但是规则有时太不讲人情了,遵守规则很累。比如有些公务员为了陪酒,把身体都搞坏了。

先生:我们遵守规则但不需要局限于规则。建立社会规则就是让大家和和气气地通力合作,只要一团和气就可以,没必要非得喝酒喝到不省人事,也没有必要每天说太多的废话陪太多笑脸,遵守规则,既要尊重他人,也得尊重自己,不要天天折腾自己。遵守规则感觉到累是因为我们不是真心想遵守规则,而是被迫遵守规则,某些规则在我们看来是冷漠的,而不是我们真心想要的,所以我们成了双面人,独处时是一种人,在大众面前是另一种人,这说明我们的修炼还很不够,没有把外在的社会规则内化为内心的规则,不是自然而然地遵守规则。只有到达自然而然的境界时,我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将是一种人,而不是分裂的双面人。

童子:虽然我们遵守规则是被迫的,但至少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伪君子那种双面人分裂得更厉害,可能是表面儒雅,心如蛇蝎。

先生:其实我们与伪君子没有本质的区别,他们是为着不合理的私利而遵守规则,我们是为了合情合理的私利而遵守规则,都是为了私利,私利比规则更重要。这样一来,我们并不能保证每次遵守规则所获得的私利都合情合理,心中老是想着私利,一不小心就滑到歪门邪道上去了。我们应该深刻反思天天为了私利伤害了多少人。正因为没有反思,我们都自信到忘乎所以,对伤害他人视而不见。

童子:我们不想着私利,只想着遵守规则以便让大家都过得好,这大家中也包括我们自己,所以我们仍然是想着私利啊。

先生:让大家过得好只是遵守规则附带的结果,我们并非是为了让大家过得好而特意去守规则,否则仍然会很累。我们守规则是因为我们尊重每一个人,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别人的痛苦就像是我们自己的痛苦一样,因为我们心中有爱,才去守规则,不守规则会很痛苦,所以是为守规则而守规则,没有外在的功利目的。

童子:被宣传的雷锋似乎也是为守规则而守规则,但我觉得他很累。

先生:他只是尊重别人,没有足够尊重自己的感受。因为他遵守的规则并非他真心悟出,而是本本给出,是某种外在的信仰强制他遵守规则。虽然在他这里,规则比私利更重要,但规则也比爱更重要。所以,他可能会为了规则而牺牲爱,不仅可能不爱别人,也可能不爱自己,所以某些极端的邪教教徒会没有人性。

童子:所以爱是规则的源泉,不能只要规则不要爱。

先生:王阳明所谓至善,就是真心去爱。真心爱了,就会努力发现别人的优点,尽量求同存异,做任何事情考虑到别人的特点(不是缺点)与感受,让每个人都高兴,不管他们是弱势群体,还是权贵阶层。只要我们能以自己的方式让别人感受到爱就行了,不需要非得遵守教条式的礼仪,累垮了自己。因为是真爱在先,而非私利在先,别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苦难,我们便再也不会有意无意伤害别人,伤害别人就是伤害自己。也因为是真爱在先,所以为了让别人感受到我们的爱,我们会灵活地打破规则,而不是像机器人一样墨守陈规。有了爱,我们便是自发地遵守规则,规则与爱已经合二为一了,规则不再是冷漠的教条,而是真爱的化身。

想远离抑郁吗?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或用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