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围攻茅于轼,合情不合理

围攻茅于轼,合情不合理

童子:先生,中国鼓吹自由主义的专家很多,为什么偏偏茅于轼先生老是遭人攻击呢?

先生:茅老自己认为他得罪这些人的是“廉租房不该有私人厕所”与“不要为钓鱼岛开战死人”等主张。我觉得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批评毛泽东祸国殃民,而中国很多人对毛泽东抱有偶像式崇拜,我们不能简单地说这些崇拜者是行尸走肉不懂独立思考,如果80后的年轻人生在毛泽东时代,也会有很多人变成崇拜者,所以这是时代造成的,崇拜者本人没什么错。

童子:毛泽东有功有过,很多学者都批评过他,但茅老批评毛泽东之后,为什么民众反应这么强烈呢?

先生:因为茅老的批评太狠了,比如他说毛泽东鼠目寸光、心理阴暗、冷酷无情,曾经奸污过无数妇女。这些批评,在毛泽东的崇拜者看来,简直是极大的不敬。如果在基督徒面前坚决否定上帝的存在,基督徒的反应可想而知,茅老的批评也起到同样的效果。

童子:关键是,茅老对毛泽东的这些指责有确凿证据吗?

先生:迄今为止,关于毛泽东的很多档案并没有解密,但是把毛泽东描述得一无是处的著作已有不少,茅老就是相信了这些著作的描述。不过,维基百科并不是简单地相信这些著作的说法,而是将对于毛泽东的正反评价都罗列出来,让读者自己判断。所以维基百科比茅老客观多了。既然关于毛泽东的很多档案都没有解密,那些丑化毛泽东的著作的参考资料又是什么呢?资料不权威,当然不可信。茅老一直强调向西方学习,西方学术是很讲究科学性的,但是,茅老盲目相信不权威的著作,又有什么科学性呢?

童子:也许这些丑化毛泽东的著作者有自己的路子,可以搞到权威的参考资料。

先生:那只是也许而已,不能因为也许正确的理由,就去攻击开国领袖。最重要的是,中国有很多人崇拜毛泽东,他们怀有深深的信仰,毛泽东在他们看来就是神。现在茅老以莫须有的理由去攻击他们心中的神,是大逆不道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童子:这让我想起李承鹏曾经也遭人攻击,因为他对文革的批评也相当刺耳。

先生:茅李都不太理解崇拜者的感受,总觉得自己讲的东西只要有道理是事实就可以了(何况茅老心目中的毛泽东不一定真实),他们不知道,崇拜者有时只讲信仰,不讲道理与事实。所以那些宗教派系林立的国家,搞民主化就很难,民主化是讲道理的,可是各派别的宗教教徒认为不符合信仰原则的道理就不是好道理。茅老不理解这层道理,不经意间伤害了很多人的感情。他一直强调自由主义道德就是不让自己的“私”伤害到别人的“私”,也许在他眼中“私”不包括某些精神利益,如果包括精神利益,茅老就不是有德之人,他只图自己的口舌之快,说些无根据的话,却伤了很多信徒的心。

童子:但是这些信徒也有问题,不能因为自己的偶像受到侮辱,便给茅老打恐吓电话,暴力反对他开讲座。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不能因为别人说得不对就不允许其说话。这便扯到民众素质上去了,茅老只是说了毛泽东一些坏话,就受到各种攻击,如果搞竞选政治,那些候选人如果说了一些民众不喜欢的话,是不是也会遭受各种攻击呢?

先生:政治候选人一般不会去得罪信徒(不管是信上帝还是崇拜毛泽东),他们只会攻击政治对手,攻击政治对手与攻击毛泽东的后果是很不一样的,因为政治对手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并不高,毛泽东则是很多人的偶像。所以,毛泽东的崇拜者可以喜欢政治候选人,却不喜欢茅老,他们可以找出一万个理由去攻击茅老。

童子:尽管这么多人不喜欢茅老,可是有人认为这是伪民意,不代表民众真正的声音。

先生:这很可笑,自由主义者天天强调要倾听民意,可是一旦民意反对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民意便成伪民意了。民意中有道理,也有信仰,不能只说道理不尊重信仰。

童子:我们尊重毛泽东崇拜者的信仰,那还能说毛泽东的坏话吗?如何公正评价他的功过呢?

先生:首先不要谈论他的私生活,私生活与一个人的功过没有多大关系(希特勒私生活很讲究自律,却要让犹太人灭种),西方民主社会中有些政治领袖的私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只需要谈论毛泽东给国家带来了什么,一个有良心的人如果客观评价他,决不会把他说得一无是处。如果茅老稍微客观一点,不要道听途说,也不会遭到这么多人的攻击。

童子:这些攻击茅老的人,也应该得到惩罚,因为攻击严重侵犯了茅老的人权。

先生:中国在这方面做得很不够,被孔庆东骂为狗汉奸的学生为讨回公道,奔波四个月才得以立案,维权太难,而且判决结果只是孔庆东书面道歉,并赔偿200元。那些攻击茅老的信徒,如果被处罚,可能会很乐意,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花去200块又有什么呢?他们甚至愿意为此受点皮肉之苦。所以,为了避免茅老再遭到攻击,仅仅强调必须处罚攻击者,是不够的,茅老必须懂得尊重信徒的感情,没有同情,就没有相互的理解。茅老不够科学地攻击毛泽东,只会严重伤害左派的感情,让左派与右派的分歧越来越大,社会共识也就越难建立,如此一来,民主化就更加遥不可及了。当年邓公推进改革的时候,如果像茅老一样评价毛泽东,改革所遇到的阻力要大得多。

童子:那么,先生如何评价茅老“廉租房不该有私人厕所”与“不要为钓鱼岛开战死人”等主张呢?这些主张似乎没有伤害到信徒的感情。

先生:中国不少民众中存在两种感情,即对于毛泽东的爱与对于日本的恨,这两种感情都不能随意冒犯。茅老谈论钓鱼岛完全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认为钓鱼岛不会给中国带来多少经济利益,没有GDP,所以没必要太在乎它,他没有考虑到与钓鱼岛紧密联系的是中国的屈辱史,如今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太强硬会让不少中国民众想起曾经的日军侵华史,领土纷争是很复杂的外交问题、历史问题,不能简单地化解为经济问题。茅老作为经济学家,可以多谈谈经济问题,历史问题与外交问题还是少谈为妙,谈论一个问题之前必须做全面的研究,不能凭直觉去谈论自己专业之外的问题。

童子:关于廉租房的问题肯定是经济问题,为什么茅老的看法也招来很多不满呢?

先生:茅老不希望廉租房有私人厕所,本意是好的,是希望权贵不去霸占廉租房。但这对需要廉租房的弱势群体来说,完全是个馊主意,他们会想:“难道我们就不是人吗?住房子连个私人厕所都不配拥有吗?”现在国家为弱势群体准备了不少好东西,这些好东西都可能被权贵霸占,为了防止霸占,是不是必须故意将这些好东西都弄得有点缺点,让权贵不屑去霸占呢?茅老作为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更应该探讨如何从制度上防止权贵霸占本应属于弱势群体的东西,而不是不经意间贬低弱势群体,似乎弱势群体只配拥有存在缺陷的东西。 

想远离抑郁吗?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或用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