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批宪政,归常识

批宪政,归常识

关于人大杨教授关于宪政的奇文,原想写篇评论性的文章,不过涉及面太广,不好写。于是从文中拣出15个片段,略作点评,口诛笔伐谈不上(笔者一直讨厌气势汹汹),只是希望谈点常识与现实。直观感觉杨教授熟读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著作,写文章从理论到理论,看不到任何现实关怀,而且喜欢分析人的阶级属性。坚持让现实去适应理论,是危险的,一谈问题便扯到阶级属性,不再客观讨论问题,则更危险,因为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去批评别人,有一种道德的优越感,似乎永远都是正确的,其实,被代表的广大人民丝毫没有感觉到“被代表”有任何好处。

1.宪政以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为基础,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而人民民主制度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并存为经济基础。在公有制为主体的条件下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既坚持了社会主义制度,又适应了发展生产力的要求,能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走共同富裕的道路,维护社会主义制度。

点评:说上面这段话的人似乎是在参加政治课考试,只谈中国的制度是什么,不谈制度与现实的关系。民企与国企,到底谁适应发展生产力的要求,谁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一目了然。

2. 宪政实行议会民主政治。多党竞选,轮流执政,议会是各党派进行政治斗争的场所。表面上似乎各党都可以参加竞选,但巨额竞选经费开支决定了只有代表财力雄厚的资产阶级利益集团的政党才有可能胜选执政。

点评:如果中国实行多党竞选,也许权贵横行比现在更严重。不过,有些民众似乎更愿意选有钱人当领导人,因为他们至少不缺钱,不会因缺钱去贪污。当然,有钱人也许想更有钱,所以也不一定靠得住。有钱人当领导人也没什么,关键是如何防止他们为资产阶级利益集团输送利益,完全避免利益的输送是不可能的,司法、议会、媒体监督、反对党(派)等等要能发挥自己的力量,让领导人知道何谓大局。美国总统会输送利益,菲律宾总统也会输送利益,但是二者不能相提并论。美国有腐败,中国也有腐败,两者也不能相提并论。

3.人民民主制度下,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是选举的民主和多党政治协商的民主相结合,真正实现了“人民主权”原则。人民代表大会中,没有议会党团,不按照党派分配席位,选举由国家财政保障人民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中国共产党没有经过多党竞选而上台执政有不容置疑的合法性。但以宪政理念为标准,没有多党竞选就无宪政,更无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点评:在如今的中国,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情况只会更糟。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人民代表是如何产生的?他们代表了谁的利益?他们称职吗?人民代表的席位不按党派分配,按什么标准分配呢?为什么人民代表中有那么多企业家、官员、明星?其实西方的议会席位也不是按党派分配的,议员必须得到人民的认可,所以各党派议员席位的数量也是经常变动的。

4.人民民主制度下的国家政权体制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议行合一”,由各级人大统一行使国家权力,“一府两院” 由人大产生,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体现我国国家性质的最好形式。但以宪政体制为标准,不实行三权分立,就是有宪法而无宪政,更无宪治。

点评:政府与法院如果真只对人大负责,中国的情形当有大的改观。当然,这样有可能导致人大自我膨胀,精英受到打压,所以人大是重要的,但人大不能独裁,体制的设计必须更加精巧。

5.我国司法机关即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应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职权,但在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必须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是坚持“依法治国、司法为民、公平正义、服务大局、党的领导”。

点评: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一点没错。但不是接受政府中一些不良官员的领导。

6. 西方宪政实行军队“中立化、国家化”。依据宪政理念,军队或一切武装力量均应为国家所有而不能听命于某一政党。多党竞选,轮流执政,军队不予干涉。中国共产党不可能放弃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权。

点评:西方军队首领竟然没有野心夺取最高行政权力,实在是怪事。中国军队的首领能如此让人放心呢?如果多党竞选了,军队会不会也插上一脚呢?哪个党能与军队斗?只能与军队合作,那么,党的领导人会不会成为军队的走狗呢?

7.资产阶级确实需要宪政的统治和话语霸权。宪政的根本作用在于防止政府权力的滥用,维护公民普遍的自由和权利。为此,资产阶级要求小政府大社会,政府越小越好,只要能够为自己服务即可,政府不可过多干预市场的自由竞争。资产阶级还操控各种媒体在世界范围宣传宪政的自由民主及其“普世价值”,用宪政的“合法性”标准和“普世价值”来衡量世界各国的政权,打压异己、支持盟友,以巩固自己在全球的经济统治、政治统治、思想统治和话语霸权。

点评:小政府可以让资产阶级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与就业机会,老百姓是受益者。小政府不意味着资产阶级可以为所欲为,我们的大政府也不意味着企业家非常听话。小政府是让资产阶级不再能仗势欺人,因为资产阶级没有大政府的权力可以依傍,仅仅有钱掀不起大风浪,民众、媒体、司法等各种监督能让资产阶级比较听话。资产阶级也许在操纵媒体宣传宪政,我们不要看他们宣传什么,而要看他们对我们的批评是不是有道理,有道理则改正,没道理就当没听见。西方国家经常站着说话不腰疼地批评我们,不过有时也是真实关心我们弱势群体的命运。

8.宪政标榜三权分立,互相制衡。但现实中,三权分立并不是真实的。以美国为例,总统的行政权趋于膨胀,一权独大;法院既有司法权,又通过制作和适用判例享有立法权,还享有对立法和行政行为的违宪审查权;国会有权弹劾和审判总统及联邦最高法院法官,行使一定的司法权;司法部作为行政机关,享有对各种案件的调查、起诉权,行使一定的司法权。

点评:法院的立法权与违宪审查权以及国会的司法权,都是为了防止某个权力的独裁。如果三权彻底分立,总统、国会、法官都可能为了私利而各行其是。在中国,三权彻底分立,就更危险了,因为不少人还不知何谓大局。如果像美国这样既分立又不分立(当然分立是常态,不分立是非常态),那不分立可能会成为常态,三种权力互相攻击,不服从对方的决定,导致效率低下,国家机器不能正常运转。

9.三权分立政治制度直接否定了资产阶级提出的“人民主权”原则,而不经民主选举产生的法院司法权通过违宪审查可以凌驾于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立法权和行政权之上,直接违反民主原则。宪政三权分立的本质是资产阶级不允许任何一个利益集团独掌全部国家权力。而三权分立、互相制衡制度正符合力量不相上下的各大利益集团分享国家权力的要求,符合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即使常常造成内斗不断而影响效率也在所不改。因此,三权分立、互相制衡制度是资产阶级内部的畸形民主制,与人民大众参与国家管理毫不相干。

点评:民主原则并不是说民主决策都是英明的,拿破仑掌权时民众都死心塌地跟着他,他一倒台,民众又把他说得一文不值,所以,完全相信民主,是不靠谱的,民众必须能够辨明政客的话是不是忽悠,当民众被忽悠或集体不理智时,便有了多数人的暴政。法院的违宪审查正是为了防止多数人的暴政,当然,法院法官要有足够的睿智与大公无私的精神,否则,即使很美好的民主决策,法官也会认其为违宪。三权分立的结果到底是内斗还是保护了各方的利益,这完全取决于三权自身的素质。

10.西方国家所有法官的推选任命必须得到大利益集团的支持,要不折不扣地为大利益集团服务。那些自愿报名担任无报酬兼职法官的,全部是资产者本人,他们为利益集团服务是不言自明的,何来“司法独立”?看看搞宪政的台湾法院对陈水扁贪腐案在陈水扁执政时和下台后的审判表现,足以印证马克思论断的正确性。

点评:法官如何产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法官要能得到媒体、民众、法律界专业人士等等的监督,如果法官的判决都有理有据,经得起考验,这样的法官就是好法官。如果说西方国家的法官是为利益集团服务,我们的法官是为谁服务呢?陈水扁案正说明民主化进程中的司法独立何其艰难,同样道理,韩国总统下台后几乎都没什么好下场,因为他们在台上时法院也没有能力动他们。不过,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最高领导人卸任后没有好下场,这给在任的领导人有何启示呢?谁都喜欢善始善终,所以他们最好的选择可能还是不滥用权力。

11.毛泽东并不认为人民民主制度可以称为宪政。

点评:大段引用毛泽东的话来论证人民民主制度不是宪政,有何意义呢?古人并不能预料到我们遇到的现实问题。不要抽象地谈论人民民主制度与宪政,关键是哪些具体的制度安排有利于保护各阶层民众的利益与有利于解决现实问题,简单地将某些制度归于人民民主制度,把另外一些制度归于宪政,是很危险的,就像以前,养了几只鸡也是资本主义,实在荒谬。

12.“新的真正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人民行使权力,人民管理国家。这正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民主制最本质的特征。既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已经将工人阶级领导的政权命名为无产阶级专政或人民民主专政,以区别于宪政,我们就没有必要再倒退回去将人民民主制度称为“社会主义宪政”。

点评:人民大家作主,这句话我们听了多少年了,关键是如何作主呢?引用那么多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话,也没有说清楚何谓“人民当家作主”。

13.我国社会并不存在大资产阶级的不同利益集团,人民民主专政也不允许分享国家权力,不会搞三权分立。

点评:那我国社会存在什么样的利益集团呢?只存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吗?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到底如何体现呢?如果说中国共产党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关键是,如何代表才能让广大人民满意呢?人民民主专政意味着国家权力为人民所有,人大是最高权力机关,可是我们担心的不是人大的专政是不是可能成为独裁,而是想问,人大何时能够名副其实地成为最高权力机关?前面已经说过了,在中国三权彻底分立是灾难,现在最要紧的是,人大代表来源正宗,人大有力监督政府、法院的工作,政府、法院只对人大负责,不要去扯什么三权分立,如实按照我们如今制度的规定来办事,就是一大进步。

14.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制度的巩固,保证了中国共产党的依宪执政、依宪治国始终沿着社会主义道路不断完善,蓬勃发展。

点评:这样说话的口气与新闻联播有一拼,只知道“不断完善、蓬勃发展”,究竟现实如何,不知道。

15.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使人民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民主法治具有稳定性、连续性和权威性,这是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的需要,是从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的,而不是为了要“保护少数”去搞宪政。

点评:文革中被打倒的右派的人数与全国人口数量比起来也是少数,这样的少数需不需要保护呢?谁来定义“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呢?如果由少数官员来定,如文革中一样,那对右派之类的少数人来说,就是噩梦;如果由民众或民众代表来定,造成的伤害可能要小一点,要想造成的伤害最小,精英与民众或民众代表必须通力合作,互相纠正。 

想远离抑郁吗?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