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他信查韦斯,民粹大反思

他信查韦斯,民粹大反思

他信之类的泰国民粹派政客被民众选为国家领导人后,其推行的经济政策左倾,否定市场经济的诸多原则,严重伤害精英与中产阶级的利益。不过精英们控制了军队与法院,为了自保,他们想方设法把左倾的领导人搞下台,赖掉选举结果。刘瑜认为,精英如此耍赖是不对的,既然认可了民主选举的程序,就应认可民主选举的结果,即使选出的领导人是民粹主义者。虽然民粹派的经济政策有伤国家的健康,但民主制度本身能够纠错,如果民众发觉自己选出的领导人说得动听却做得一塌糊涂,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那渐渐地,民粹派的政客就没什么市场了,市场经济体制将重回主导地位。

但是,如果单单依赖民主制度的纠错功能,结果可能很严重。因为一开始占优势的民粹派领导人也许会使国家经济发展陷入停滞甚至倒退,眼睁睁看着别国大踏步向前发展,俗话说弱国无外交,这些大发展的国家抓着机会就会欺负贫穷落后的国家,倒霉的还是老百姓。当老百姓醒悟的时候,已经迟了,国家一旦落后,再想赶上就很难,也许需要上百年的时间,因为发展将处处受到别国的打压,几代人的幸福就这样被民粹主义毁了。所以,不能因为相信民主制度能够纠错,就无视几代人的幸福被毁。在泰国这样的国家,需要的不是全民选举领导人,而是人民代表选举领导人,因为人民代表更有大局观,至少会多考虑考虑精英与中产阶级的利益。

人们都说,当一个国家的中产阶级人数占大多数的时候,就比较容易推行民主,因为中产阶级不相信民粹主义。但是泰国的中产阶级与精英人数太少,无力左右选举,只能左右军队与法院,民粹派领导人管不了军队与法院,唯一支持他们的就是民众。这样,中产阶级、精英与民粹派领导人各有自己的支持者,双方一斗,两败俱伤。既然中产阶级与精英可以无视民主选举的程序而把民粹派领导人搞下台,那即使他们的候选人当了领导人,也不一定认可三权分立及相互制衡,不一定能为民众做点实事,在他们眼中,只有小团体的利益,没有民众的利益。

委内瑞拉中产阶级与精英的人数也少,但权力要小得多,民粹派领导人查韦斯既控制了法院、议会与军队,也赢得了民众的支持,他是典型的政治强人,一直被民众选为老大。可是刘瑜说,民主不仅仅体现在选举过程中,更要体现在一年365天的三权分立与相互制衡中,委内瑞拉缺的就是权力分立与制衡,查韦斯想干啥就干啥。

但是泰国也缺权力分立与制衡,军方干政是万万不应该的事情,法院也须独立自主,不能听从社会精英的命令。

一个威权体制的国家,匆匆忙忙推行民主,都可能堕入泰国或者委内瑞拉的境地。泰国,是多数人的暴政,后果如何,前面已做分析;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主要是靠出口石油所赚的钱来讨好民众,如果石油价格大跌,查韦斯们所能做的只能是杀富济贫了,但杀富济贫是不能长久的,总有一天,大家都变成了穷人,查韦斯们倒台在所难免,政客倒台是小事,老百姓吃苦是大事。

如果没有全民选举领导人,就没有泰国的问题。但即使不搞全民选举,而搞人民代表选举领导人,也可能有委内瑞拉的问题,法院、议会、军队、媒体都为最高领导人说话,听不到人民的声音,精英捞到无穷的好处,大多数民众过着悲苦的日子,好像没有全民选举,普通民众始终斗不过精英,民众似乎只有依靠全民选举才能发出声音。

我们民众如今发出声音最多的渠道就是网络媒体,但这样的发声就像贴大字报,声势浩大,收效甚微。我们必须让权力敬畏媒体,而非媒体害怕官员,媒体不能仅仅是百姓发发牢骚的地方。法院、议会也许会成为社会精英的代言人,忽视广大群众的利益,但是首先我们要让法院能够有自己的话语权,让议会名副其实真正监督官员的言行,如果连法院、议会还未独立,便想着它们可能被利益集团绑架而否定它们独立的可能性,那改革将寸步难行。法院、议会独立之后的腐败总没有它们独立之前的腐败严重,比如法院独立前,总统坐牢是不可想象的,法院独立后,便经常找总统的麻烦。

议会、法院、媒体独立后,它们都可能被社会精英把持,不能为广大人民服务。但是民众可以通过一定的方法发出自己的声音,比如,把不称职的议会议员选下去,让更多称职的议员来监督官员;通过有公信力的媒体监督议员、法院与媒体,发现问题立刻举报。当然,民众仅仅靠选举议员与媒体监督还不足以显示自己的力量,选举议员只是一刹那的事情,媒体也不一定会重视渺小个人的举报。我们个人即使有什么倡议,别人也许不会当回事,但“壹基金”这种团体如果倡议什么,即使不能实施,也会对社会产生一定的冲击力,所以个人应该依靠团队的力量,必须大力发展各式各样的社团,当然,为了稳定,一开始官方会为社团发展设定各种限制性条件,但只要让它们发展,它们总能够在夹缝中求生存,如果一味打压社团的发展,民众将会失语,将无力与社会精英把持的议会、法院或媒体抗衡,这样一来,精英们暂时获得了一切,但长远看来,可能会失去一切。

总之,我们痛恨权贵资本主义,痛恨少数人把持一切,但不能以民粹主义去对抗,否则只会两败俱伤。通过领导人间接选举、议员直接选举、议会监督、媒体监督、社团发展、司法独立等等温和的手段迫使各种权力更听话,也许更有成效。

想远离抑郁吗?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