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窃听小事情,伤人大事情

窃听小事情,伤人大事情

斯诺登,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年轻人,因为他揭露了美国的丑恶嘴脸,美国,这个最重视人权的国家,却在挖空心思窥探他国民众的隐私,窃取他国的机密。

于是,我们中的某些人开始窃喜,美国天天就人权问题指责我们,诬陷我们窃取他们国家的机密,现在好了,他们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根本不尊重他国民众的权利,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有腐败,美国也有腐败,据说我们窃取美国机密,但是美国也窃取我们的机密,所以美国并不比我们好多少,于是我们可以更加不思进取了。

我们知道,对于国家之间的博弈,窃取他国机密是必需的(因为我们不能保证每个国家的政府都是光明正大的),如果我不去窃取,只有被窃取,那我在竞争中只会处于下风了。所以国家之间互相窃取机密是非常正常的,没什么大不了,我们这里有美国的间谍,俄罗斯也有美国的间谍。国家之间需要国事访问,需要各个领域的合作,也需要间谍。

可是没有哪个美国间谍愿意把自己所做的事情公布于众,除了斯诺登。因为一旦公布,自己便成了国家的敌人,那就意味着一定会失去美好生活,甚至连命都保不住。但是,斯诺登似乎什么都不在乎,硬是去做了这样的傻事,实在是匪夷所思。

据说斯诺登之所以愿意牺牲掉一切(工作、收入、女友)来揭露真相,是因为美国政府秘密的监视行为让他良心不安,这样的监视摧毁了隐私、互联网自由、和世界人民的基本自由。照这样看,斯诺登是位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他把世界人民的隐私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比美国政府更懂得保护他人的人权。

可是,斯诺登揭露美国政府的秘密监视行为有什么效果呢?根本不会有什么实质的效果,只会引来媒体的一次狂欢,美国政府决不会因此而放弃监视计划,因为放弃监视将危害自身的生存。

我们需要探讨的,不是国家是不是应该监视他国的举动,而是国家在监视了他国的举动之后到底做了什么。为了防守自卫而监视是无可厚非的,为了恶意进攻而监视则有失原则,为了世界人民的利益而去监视则是令人敬佩的,很多人都怀疑美国是如此令人敬佩的国家,虽然美国自认为是正义的化身。当然,不管美国是不是这样正义的国家,我们都希望存在如此正义的国家,她监视他国的举动完全不是为了一国之私,而是为了全世界,如果有这样的国家,则监视越多越好,因为她监视越多,邪恶国家作恶的可能性越小。

纵然美国政府监视了美国国内外民众的言行,但如果监视所获的信息没有公开,也没有谁因为被监视而受到伤害(当然,被监视本身就是一种伤害,这里除去这种伤害),那这种监视可以理解。这种监视是政府行为,是为了防止坏人作恶。如果某些个人通过各种途径利用监视所获的信息去伤害他人,那这些卑鄙的人应该受到重罚。特别是政商界,因为牵涉到巨大的利益得失,有些大佬可能会借政府之手去监视对手,表面上这种监视是政府行为,实质是利欲熏心的个人之行为。

如果政府的权力得不到制约,政府很可能与个人合作,那么政府的监视行为就搞不清是不是为了保护公众的利益了。美国向来认为自己是三权分立的典型国家,权力制衡很到位,虽然她的国民有时认为自己被政府监视了,特别是911事件之后,但很少有人因为被监视而受到实质的伤害。因为一旦存在这样的伤害,新闻媒体不同意,议院不同意,法院不同意,民众舆论也不同意,那政府就成千夫所指了。政府不太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如果政府监视并伤害到他人之后,社会依然很平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那才是最危险的事情。

同样是监视,美国政府一般借此来保护民众,俄罗斯政府却有时被个人绑架而借监视来打击异己。所以,我们不能因为美国存在监视,就认可俄罗斯存在的监视。这里我们不是在美化美国政府,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美国政府不敢或不愿借监视干见不得人的勾当,而俄罗斯政府却相反?

不能因为作为民主典范的美国也存在监视,我们便对任何国家的政府都失去信心,要紧的不是存在监视,而是在存在监视之后,我们有没有失去什么。如果我们什么都没有失去,那即使存在监视,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那样的监视只是为了让我们过得更好。如果没有监视,类似911事件的恐怖袭击经常发生,受伤害的还是老百姓自己。当然,除了加强监视,政府也需要反思为什么恐怖袭击经常发生。

总之,暗中监视的行为是合理的,虽然它不合情。斯诺登的行为只是一场闹剧,不会改变监视普遍存在的现状。各种权力之间只有形成良好的制衡,监视才会更少为恶人所用。监视不可怕,重要的是监视伤害了谁、保护了谁。

当然,如果斯诺登揭露美国政府监视行为另有深层原因,并非因为理想主义情结,那笔者上面的某些话就没有意义了。

想远离抑郁吗?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