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知行不足,合一是梦

知行不足,合一是梦

王阳明《传习录》

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痛过的人,才知道什么叫痛,真正孝顺的人,才知道什么叫孝顺。

那些声称孝顺父母的人经常惹父母生气,事后还反省,明明自己知道要孝顺父母,但关键时候还是会做一些令父母失望的事情,他们总认为已经完全懂得了大道理,只是做不到而已。就像一些性格暴躁的人,经常说“冲动是魔鬼”,但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仍然暴跳如雷。

在王阳明看来,这些人并没有真正懂得那些大道理,道理在他们眼中只是抽象的理论,他们并不能克服践行这些理论所遇到的一系列困难,甚至不知道这些困难是什么,虽然他们在教育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不过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太过轻率。

要想不轻率,必须知行合一,也就是理论联系实际。

这里的理论,我们理解为道德理论。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道德理论书籍《论语》,这本书也是世界公认的经典。可是,存在如此经典的地方,国人的道德状况却令人担忧。理论最好,实践最坏。理论与实践已经完全脱节。有人把这种状况归罪于五四运动与文革,因为这两个运动让孔子及《论语》走下了神坛,中国人从此不知往何处去。

发生五四运动,是因为当时中国国力太弱而在外交上受辱,知识分子认为是孔子让中国变得如此落后,中国不需要孔子,只需要“德先生”、“赛先生”(民主、科学)。诚然,儒学传统教条限制了中国的民主与科学的发展,但儒家道德与民主科学并无冲突,如今民主、科学的发展出现瓶颈,恰恰是因为道德的缺失。

至于文革中的批孔,只需看看当时将批孔与批林相提并论,就可知道这种批判多么不着边际,林怎么能与孔相提并论呢?

中国将落后归咎于儒家,就像基督教国家将落后归罪于宗教一样荒谬。美国电影中的人们似乎很开放,经常挑战传统,开宗教的玩笑,其实,美国国人的真实生活要保守得多,很多家庭都是基督教家庭,圣经上的戒律对他们影响至深。他们知道应去做什么或者不去做什么,不是为了什么好处或害怕什么惩罚,只是圣经上如此教导而已。在他们眼中,不能做的事情很多。

中国的家庭一般相信无神论,儒家在他们看来也是老古董。他们不认为有什么不能做的事情,只要没有惩罚,什么都可以做。家里的孩子,或者没啥家教,因为父母在外打工,或者被父母当成小皇帝,更没啥家教。道德的理论在中国家庭中严重缺失,王阳明所谓的“知”已经被人遗忘,世间的人“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全不解思维省查,也只是个冥行妄作”(王阳明语)。王老先生如果在世的话,看到当下人们的所作所为,必然瞠目结舌,不会想到世界竟然能够荒谬得如此的程度,因为只要不伤害别人,就可以任意妄为。这种自由主义的观念来自于西方,但是西方社会的动态稳定不是靠自由来维系,而是靠宗教道德维系。自由主要是政治领域的术语,道德领域不能简单地谈自由,可是如今的中国人已经将政治领域的术语用于道德领域,于是出现了没有道德的状况。

因为儒学衰落导致很多社会问题,中国似乎也在想办法振兴儒学。前不久我拿到一张儒学讲座的入场券,很是高兴,但听了之后才知道,讲座的目的是在推广一种价值上千元的学习机,学习机中有很多儒学经典的录音。开讲座的老师希望大家把学习机买回家天天在家里放,孩子听多了,道德自然不成问题。我很纳闷,儒学经典都是文言文,大人都不一定听懂的东西,小孩子如何能听懂呢?当然,小孩子听不懂可以问大人,但大人对儒学基本上也是一知半解,他们能给孩子解释什么呢?现在一些孩子从小背诵《三字经》、《弟子规》等等,其实即使他们理解这些古文的意思,也不够,大人必须让孩子敬畏这些古代经典,没有敬畏之心,就永远停留在“知”的层面,没有动力去“行”,于是背诵《三字经》与唱儿歌便没了区别。

中国人推广儒学时指望一部学习机,但基督教传教时却不单单指望一部《圣经》,传教士会苦口婆心地向他人解释皈依的好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且每周举行聚会,分享信仰的生活,称颂上帝的仁慈,忏悔自己的过去,坚定自己的信仰。

基督教中,教徒时时刻刻以各种通俗易懂的方式阐释道德的理论,王阳明所谓的“知”已经很到位,教徒每日的忏悔又反思了知行不合一的情况,真诚反思之后,知行当然会更加合一。而儒家道德靠一部学习机根本不能印入人们的心中,人们也不觉得需要反思什么,于是“知”不完全,“行”不坚决,效果可想而知。当然,也许有人愿意以基督教徒传道的方式来推广儒学,但是这需要资金与奉献精神,更需要领袖人物,因为儒学缺一个神,如何去推广没有神的儒学,这是一门艺术。

总之,王阳明心目中的“知行合一”已经不存在,如今人们所谓的“知”完全是功利主义的道德理论,这样的道德理论即使没有落实到“行”上,也没什么大不了,顶多是利益受损。“知行合一”不再是一种高境界,只是权宜之计罢了。

如此充满功利色彩的国度,能否长远发展,令人生疑。等到哪一天,假如中国被具有道德优势的很多国家赶超了,又因为落后而挨打(他国国民有道德不代表他国政客在外交上也有道德),那时候我们该归咎于什么呢?总不能还归咎于儒家吧?因为儒家已经被我们早早地遗忘于历史的角落。

坐在公交车上,看到移动电视上的公益广告——加强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假设,利在当代,功在千秋。到底该如何建设呢?似乎并没有看到一个清晰的思路。

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