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真实革命,历史误会(一)

真实革命,历史误会(一)

篇首说明:本文完整语音版,请见《庆谈》第二期《瞿秋白的误会》: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tk_0hpZnc1g/

 

 

很少有革命者会像瞿秋白一样,在被敌人杀害之前,还写一些心里话,声明自己不是什么革命烈士,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懦弱的、有点排斥革命的文人。有些人会说,死都死了,还说自己的坏话干嘛呢,什么都不说,反而能留个好名声。或者像谭嗣同一样,在狱中作诗“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多么英雄气概啊!

 

当然,我们不是说瞿秋白诚实而谭嗣同在作秀,他们都很诚实,谭嗣同没有文人固有的懦弱,对革命理想充满了热情,即使临死前也能喊出:“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他觉得自己是为了理想而死,死得很值。

 

瞿秋白虽然认为革命的目的是崇高的、伟大的,但他自己优柔寡断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干革命,当革命领导人完全是赶鸭子上架,太累了,累到他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可以说是革命经历害了他这样的文人,如果他一直专心从事他感兴趣的俄国文学的翻译工作,也许还不会如此悲观厌世。在他到达刑场后,盘着腿坐在草坪上,对刽子手微笑点头说:“此地甚好!”如此潇洒并不意味着他觉得自己为了理想死得很值,因为他从小就认为治国平天下不是唯一的理想,研究学问、搞点文艺也是不错的选择。之所以他临行前如此潇洒,是因为他认定了自己从事革命以至于被杀都是历史的误会,既然都是误会,那就顺其自然吧,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

 

瞿秋白是江苏常州人,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擅长绘画剑术,但根本不会赚钱,经济上完全依赖瞿秋白的伯父,伯父在浙江做官,还是有点钱的。母亲也是大家闺秀,精通诗词,瞿秋白爱好文学就是因为母亲深深的影响。让我们想不通的是,虽然瞿秋白的父亲不会挣钱,竟然也敢生五个子女,后来,瞿秋白伯父的官丢了,没有能力再资助瞿秋白一家,瞿秋白一家立马陷入赤贫状态,只能靠典当、借债过日子,瞿秋白17岁的时候,因为交不起学费,辍学了,又过了一年,家里大笔的欠债,让瞿秋白的母亲实在受不了了,最终吞红头火柴自尽,自杀的时候才42岁。

 

我们有些纳闷,在瞿秋白一家如此穷困潦倒的时候,他的父亲在哪里呢?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一家人挨饿受苦,眼睁睁看着妻子因为债务所逼而自杀?所以,我们的传统观念是有些问题的,即使再缺钱,有身份的人也不屑于从事体力活动,更不屑于经商,在传统文人看来,无商不奸,干体力活或者做生意都是有失身份的。最佳的生活状态就是拿着国家的钱,又不用做什么工作,每天就是搞搞琴棋书画,悠闲自在,那才是高雅。

 

但是,在我们看来,为了坚守住高雅,竟然不顾家人的死活,实在有违常理。对此,瞿秋白也许反思过,正因为反思过,他才认定,文人就是读书的高等游民,他的父亲就是这样的无业游民,虽然擅长绘画、剑术,又有什么用呢?都是雕虫小技而已,能挣钱的活,啥也不会干,或者不愿意去干。

 

当然,我们不仅责怪瞿秋白的父亲,也要责怪瞿秋白本人,既然家里已经那么缺钱了,还读什么书呢?作为家里的长子,已经十六七岁,完全可以在外打工赚钱了,反正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未成年人保护法。让一家人活下去与上学,到底哪个更重要呢?

 

不过瞿秋白似乎认为读书才有出路,母亲死后,他跑到北京,只愿能够考进北大,研究中国文学,将来做个教员过一辈子。在北京他先住在堂兄瞿纯白家里,他希望堂兄能够帮他出上北大的学费,可是堂兄却出不了,他只好考入不要学费的俄文专修馆,这个专修馆是外交部办的,瞿秋白就在这里专心学习俄文了。

 

可是,他注定不能专心学习俄文,因为五四运动爆发了,北京到处都是学生运动,学生们专注学问的时间少了,关心国事的时间多了,动不动就开会讨论各种政治观点,瞿秋白还很年轻,当然容易被这种潮流所影响,开始关心政治,他关心政治主要是因为他痛恨社会的丑恶现象,而不是因为他对从事政治活动有多大的热情。他周围的同学也热衷于学生爱国运动,但都非常现实,不愿意当领头人,害怕被政府打击,于是便推举瞿秋白为俄文专修馆的学生总代表,参加北京的学生爱国运动。瞿秋白就这样傻乎乎地当上了总代表,成为了一名爱国运动的领导人。(未完待续)

想明明白白地活着吗?想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哲学与宗教吧!虽然它们是无用之学,但可以让我们心如止水!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一分钟语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