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保守非荒谬,疯子也清醒(一)

保守非荒谬,疯子也清醒(一)

篇首说明:本文完整语音版,请见《庆谈》第五期《辜鸿铭疯子的保守》: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5vm_ZkSG3pw/

 

 

在现在这样一个自由民主泛滥的时代去谈辜鸿铭这个保皇派的思想,似乎非常不合时宜。但是辜鸿铭也算是学贯中西的学者,所发表的观点虽然表面荒谬,实质上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个顽固的辜鸿铭先生到底教给我们一些什么知识。

 

首先,还是了解一下谁是辜鸿铭。辜先生祖籍福建,出生于1857年,十岁的时候被送到苏格兰,先后在德国、英国、法国学习,一共学了14年,攻读的专业包括文学、土木工程、法学。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没有被西化,没有张口民主闭口自由,在23岁的时候开始潜心研究中国文化,从此走上了向西方宣传中国文化的道路,翻译过《论语》、《中庸》、《大学》,并且有英文著作《中国人的精神》等等书籍传世。虽然他才华横溢,却是十足的文人,不适合从政,曾经当过张之洞的外文秘书,却没有得到过提拔,后来基本上以教书为生。《建党伟业》这部电影上,辜老先生也出现了,当时他在北大教书,始终留着小辫子,表示忠于清朝,虽然当时清朝已经灭亡,学生嘲笑他的辫子,他回答说:“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他总体的观点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最好的,西方文化已经处于危机之中,导致了世界大战,要想走出危机,必须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辜鸿铭所处的时代,我们是受西方列强压迫最厉害的时候,明显是西方强于中国,可是辜老先生为什么说中国文化更有优势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在辜鸿铭看来,中国存在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中国人只花销这个世界上极少的东西,就能规规矩矩,很有秩序,不像西方的民众,消费至上,贪得无厌,向当政者不断索取新的物质利益,当政者很伤脑筋。再比如,清朝以前的中国,没有宪法,民众却很听话,西方却要贩卖宪法才能管住民众,这说明西方已经道德沦丧了。最后,民国初期就是动荡不安的时代,政府所做的就是搜刮钱财再挥霍一空,并没有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好处,可是老百姓依然是和平的,毫无怨言。辜老先生认为,之所以存在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因为中国存在良民宗教,什么是良民宗教呢?大概意思就是,和平、秩序、安宁是国家本身的存在,不是依赖法律,而是依赖每个臣民的虔诚的、有道德的生活,臣民要尽义务而不是争权利,对权威要尊重,而不是不信任。正是因为良民宗教的存在,老百姓不计较什么物质利益,也不需要法律,不需要政治领导人搞什么民生工程,只要能勉强生存就行了。他们敬畏政治领导人并不是因为领导人可以带来什么物质利益,而是内心中认为领导人更优秀更高贵,于是生出一种天然的崇拜。

 

有些人会觉得辜鸿铭完全是胡扯,明明是奴性十足的表现,却美其名曰良民宗教。民国时代的老百姓就是太会忍了,那些无良的政客才敢胡作非为。

 

让我们来仔细考察一下。说到百姓没有什么物质欲望却很安分,也许是那个时代的特征,因为那时主体上还是农业社会,商业社会不发达,百姓接触不到七彩缤纷的商品,也就没有什么消费的动机,不像现在,商品琳琅满目,铺天盖地的广告诱惑百姓去掏钱买东西,想没有物质欲望都难。辜鸿铭如果看到现在中国百姓的狂热消费,也许他会感叹中国被西方的劣等文明给同化了,一旦眼里只有物质欲望,百姓就很难管,比如希腊民众老是走上街头,很多都是为了争取不合理的私利,而不考虑国家的利益,他们宁愿借钱消费再赖账,也不愿意减少一点花销。面对这样的老百姓,再怎么英明的领导人,也没辙,所以辜鸿铭的观点还是有正确的成分的,民众必须要能分清物质利益与大局孰轻孰重,虽然现在很难抵住商业广告的诱惑,可是物质享受永远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一个人的事业,就像日本人,工作之余不管怎么找女人、喝酒狂欢,那只是消遣,一旦工作起来,一定要有工作的样子,工作的时候老是想着物质享受,是耻辱的。联系到国家也是一样,一旦发现自己的物质享受影响到了国家的长远发展,像希腊那里发生的事情一样,那就应该果断地减少物质享受。但这对于既得利益者也许就是对牛弹琴,但还是要弹,弹多了,也许奇迹会出现。我们现在需要的不仅是具有牺牲精神的草根,更需要具有牺牲精神的权贵。

 

至于没有宪法,中国老百姓很听话,也不能完全归功于百姓的道德,当时也有法律,否则就不会有包青天的传奇了。但是,当时是农业社会,一个人一般一辈子都生活在一个地方,所以与周边人很熟悉,他们不敢乱来,一旦乱来,恶行传出来,周边人都不喜欢他们,他们就没办法生存下去了,当然也有少数人不听话导致利益冲突,每个地方德高望重的乡绅首先负责处理这些冲突,乡绅都学过儒家学说,处理冲突讲究公平正义,冲突双方一般都无话可说。那时的人们不愿意去衙门打官司,衙门里行政司法合一,打官司一般都要送红包,普通人送不起,二来呢,弄不好打官司的结局就是各打五十大板,没什么好下场。现在的人不一样,再没有什么乡绅可以帮忙调解矛盾了,因为大家都不再聚居在一起,外出工作的人很多,这样就很难产生大家公认的德高望重之人,而且现在很多人每天面对的都是陌生人,不守道德也不会受到熟人社会的惩罚,比如我在公司里消极怠工,大不了被开除,反正公司里的人都是陌生人,认识我的熟人不会排斥我这个人,我还是能在这个社会生存的。也就是说每天面对陌生人,大家就少了一层道德约束力,言行举止就更加放肆了。

 

 

如何防忽悠?如何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答案就在哲学与宗教之经典中,无用之学,是为大用!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一分钟语音) 

每周日:特色节目——庆谈》,天马行空,什么都谈。

《庆谈》网址:http://www.tudou.com/home/qingta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