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保守非荒谬,疯子也清醒(二)

保守非荒谬,疯子也清醒(二)

篇首说明:本文完整语音版,请见《庆谈》第五期《辜鸿铭疯子的保守》: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5vm_ZkSG3pw/

 

辜鸿铭带着赞赏的态度说,无论当权者怎么折腾,老百姓都毫无怨言,安分守己,因为他们认为和平比什么都重要,不闹事保证社会的和平是自己最大的义务,当权者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也不能怪这些领导,领导不是傻子,领导比百姓高明多了,也许领导有领导的难处吧。百姓对皇帝的愚忠,辜鸿铭认为是天然的崇拜,正是有了这种天然的崇拜,当百姓知道明朝的袁崇焕将军通敌后,在他被凌迟处死的时候,竟然生吃他的肉。的确,中国人是很会忍的,自由主义者认为这是奴性,不懂得抗争,不懂得争取自己合法的权利,看看西方社会,老百姓稍稍不满意,就上街游行。但是,我们看看这些发达国家,比如德国、法国、美国、英国,有多少游行示威影响到公共秩序了呢?再看看亚洲那些民主国家,比如泰国、菲律宾、巴基斯坦,有多少游行没有影响到公共秩序呢?中国人的容忍像日本人的容忍一样,在某种程度上是有利于民主的推进的,日本很少发生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台湾地区的民主转型能够这么顺利,也得归功于民众能够忍,如果他们不能忍,比菲律宾好不了多少。所以,辜鸿铭所肯定的中国人的特性在台湾民众身上还有所保留,可是我们这里不太一样,因为我们经过文革,文革把百姓容忍、顾大局的特质摧毁了,这种顾大局的容忍毕竟还是有主动的成分的,但文革中的百姓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大局了,教条主义、见风使舵才是生存下来的秘诀,当然,文革中的百姓也是很能容忍的,但此时的容忍完全是出于恐惧,与顾全大局无关。对于出于恐惧才容忍的民众,是不能仓促推行民主的,因为一旦让人恐惧的对象消失了,民众会突然变得非常不能容忍,混乱不可避免。至于辜鸿铭说百姓对皇帝的忠诚是天然的崇拜,当然是夸张了,如今再指望搞个人崇拜来确保百姓的忠诚实在是痴人说梦。当时百姓忠诚于皇帝,是因为媒体不发达,任由当权者灌输忠君的思想。现在媒体这么发达,人人都知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是在这样一个理论上人人都可以当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时代,日本并没有要求全民选举首相,首相还是由议会选举产生,这是典型的精英政治,但民众也不会对首相有多少非议,似乎谁当首相与他们关系不大,民众这么和平,不是因为领袖崇拜,而是因为漠不关心。为什么自由主义思想对日本影响很小,而对我们影响这么大呢?

 

以上谈的都是辜鸿铭所谓的良民宗教,下面我们来谈谈辜老先生是多么看不起老百姓。他认为,老百姓只会带来革命与混乱,所以要想长久和平,必须把民众从政府中清除出去,因为民众是乌合之众,太自私,太胆怯,太容易恐慌了,要把各国的统治者保护起来,摆脱民众的干扰,民众必须绝对服从统治者的计划。为了实现和平,统治者需要建一座精神病院,将那些听从民众意见的、无可救药的政客关起来。民众根本无法选出真正的政治精英,选出来的都是一些巧舌如簧的江湖骗子,因为民众分不清什么是真理、谎言、尊严、正直、虚伪等等。他还引用歌德的话说,如果真正的精英领导被打倒,谁来保护彼此争斗的民众呢?民众会成为民众的暴君。

 

既然百姓这么不可靠,那辜鸿铭眼中的民主是什么样呢?他认为民主就是没有特权,一切平等,人尽其才,但是实际存在的民主却是学生教老师,士兵高于将军。合理的民主政治不是靠百姓而成立的政府,而是自然产生的对权威的尊崇。为了实现良好的政治,必须确定贵族政治,贵族不是靠法律来统治人民,而是靠情操、灵魂来驾驭百姓。实际存在的民主政治中只有官僚没有贵族,百姓对官僚没有敬畏之心,会动不动就把官僚赶下台,这种民主运动是破坏性的。怎么才能建立贵族政治呢?不能靠议会与普选,选举之后权力仍然在折磨百姓的官僚那里,而是要靠高等教育,严格控制受教育者的数量,提高受教育者的质量,这样教育出来的儒雅贵族,才能担负起政治领导者的责任,所以这里的高等教育与我们通常所谓的高等教育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辜鸿铭对于普通老百姓说了这么多难听的话,大家心里肯定不舒服,可是他并没有说老百姓不适合成为贵族,人与人之间的智商与情商都是有差别的,在辜鸿铭看来,只有那些智商、情商都高的人适合接受他所谓的精英教育,最后成为领导民众的贵族。其实辜鸿铭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合做的事情,不适合做领导的人就不要去做领导,我们日常生活中也有很多人不喜欢做领导,宁愿搞搞单纯的技术工作或者做一些不费脑的清闲工作。辜鸿铭想得很好,让优秀的精英来当政治领导人,可是谁来挑选某些人接受精英教育呢?又有谁来挑选某些接受过教育的精英成为政治领导人呢?这样的贵族政治会不会造就某些影响巨大的政治家族呢?如果让公平的考试来选定智商、情商极高的人接受精英教育,又让接受过精英教育的所有人在精英中选出领导人,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精英会不会为民众谋利益呢?如果精英只为精英谋利益,该怎么办呢?依照辜鸿铭的看法,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精英、贵族都具有高尚的品格,会深深感染老百姓,带着老百姓过上幸福的日子。

 

如果我们看看菲律宾与埃及的混乱,也许会认为辜鸿铭的观点还是有一定的真理的,民众在某种条件下的确靠不住,会被狡猾的政客诱惑去搞破坏工作。民众选举也很难选出什么英明领导,有谁会说菲律宾的总统英明呢?如果选出一个领导人质量不佳,再选出一个还是质量不佳,民众渐渐就没有耐心了,就不想去投票选举了,任由少数民众选出个领导人撑撑场面,国家就没有什么希望了。所以辜鸿铭的一句话,很有道理,如果没有君子之道,没有廉耻感,怎么能够相信那些人忠实于宪法呢?光有民主制度的形式,政客都是些无耻之徒,怎么能够指望这样的民主能够带来国家的繁荣呢?

 

在辜鸿铭看来,质量不佳的民主就是学生教老师,士兵教将军。现在大家都说家长要与孩子做朋友,老师与学生做朋友,朋友关系也就意味着孩子可以反驳家长的话,学生可以反驳老师的话,但是以孩子与学生的人生经验,他们根本不能理解很多道理,所以很多时候会蛮不讲理地反驳家长与老师,家长与老师即使讲出了很好的道理,他们也是充耳不闻。比如说,家长要孩子少吃零食,因为零食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但孩子根本不能理解零食对身体有什么害处,只知道贪图零食的美味,再比如学生迷恋网络游戏,老师劝学生要节制,因为会影响学习,可是学生并不觉得学习不好有什么大不了,只知道打游戏很爽。老师、家长在学生、孩子的眼里已经没有什么威严,这样下去,教育怎么能成功呢?学生、孩子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自私自利,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们以前的儿歌多好:“小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只怕先生骂我懒哪,没有学问呀,无颜见爹娘。”老师骂一声“懒”,也会受不了,可见老师多么有威严。再说将军与士兵的关系,前段时间台湾洪仲丘案件闹得很凶,洪仲丘在部队里受惩罚,结果命丢了,台湾民众很恼火,最后迫使议会通过了新的法律,规定对于和平时期部队里的案子,部队不能自己审案,还得普通法院来审,确保公平公正,不使用暴力。这样一来,将军也没有什么权威了,因为士兵训练有时候是很苦的,甚至是一种折磨,如果士兵不能容忍这些体力上的折磨,动不动就告将军侵犯人权,将军如何能从严治军呢?当然,从严治军是一回事,将士兵折磨死了是另外一回事,为了维护将军的威严,过分伤害士兵,也是不对的。总之,老师、家长、将军等等的威严都是要维护的,否则孩子、学生、士兵会无法无天。现在有些家长哀叹已经管不住孩子了,就是因为他们太民主了,太民主了,孩子会得寸进尺。比如前段时间有18岁的孩子带着妈妈的44万元离家出走,并且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挥霍了10多万元,这难道全是孩子的错吗?

 

辜鸿铭强调民众对贵族会有一种天然的尊崇,这样就更方便贵族的统治。关键是贵族的一言一行都要有分量,否则就得不到别人的尊重。因为贵族是接受过正规的精英教育的,他们的表现不会令人失望。他们权威的言论可以引领舆论的方向。可是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权威,专家成了砖家,教授成了叫兽,老百姓根本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了。如果谁都不相信,老百姓也没有那么多专业知识,生活中他们将无所适从,也没法判断哪个政客优秀,哪个政客是大忽悠,由此搞出的民主肯定令人担忧。现在每个专业领域的专家学者似乎都容易被利益集团绑架,以前的愚民政策是皇帝一个人主导,现在的愚民政策是很多利益集团和专家学者合伙搞出来的,已经没有了什么是与非。这样下去,哪个精英还愿意呆在这样一个是非不分的地方呢?德国有一个“透明国际”组织,每年发布每个国家的清廉指数,在国际上很有影响力,我们国家什么时候能够有一些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的专业组织呢?

 

 

如何防忽悠?如何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答案就在哲学与宗教之经典中,无用之学,是为大用!请用微信搜索微信号“maxhegel”,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一分钟语音) 

每周日:特色节目——庆谈》,天马行空,什么都谈。

《庆谈》网址:http://www.tudou.com/home/qingta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