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幸福的雅俗,地心的引力

幸福的雅俗,地心的引力

点评一:

 

亚里士多德说,最高的善就是幸福,幸福是自足的,它自身就使得生活值得欲求且无所缺乏。而荣誉、快乐、德行就不一样,我们追求它们,也是为了幸福(参见亚里士多德伦理学,廖申白译本)。

 

其实,仅仅说幸福是最高的善,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为了幸福,有些人拼命追求财富权力,有些人沉醉于哲学思辨中,有些人隐居于深山里,有些人专注于科学研究,有些人痴迷于杀人偷盗。希特勒杀了几百万犹太人,也许他感觉很幸福。

 

当然,亚里士多德所谓“幸福”决不包含那么多阴暗的成分,应该说是积极向上的。不过,这种幸福观没有脱俗,它与荣誉、快乐紧密相连。这也可以从现在西方人的境界中看出来,我们在他们那里可以看到淡定的基督徒,但是基督徒也是普通人,喜欢美味,追求荣誉,非教徒的西方人,就更加普通了,他们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玩就玩,想乐就乐,想叫就叫。杨绛先生当年在英国生孩子的时候,忍住剧痛,没有大喊大叫,旁边的护士很惊讶地问,难道你们中国人都懂哲学吗?(参见杨先生极为温馨的好书《我们仨》)在护士看来,只有懂哲学才能如此淡定、超凡脱俗。

 

中国儒家谈幸福就没有这么世俗,他们说,存天理,灭人欲。荣誉、快乐等等都是人欲,都要灭掉。这不是通过外在的力量无情压制人的天然需要,而是通过内在修养让人感觉不到这些需要的重要性。不是说不要吃饭、不近女色,而是说这些东西只是基本的需要,积极入世努力悟得“大道”以造福百姓才是大事业,不能本末倒置。如果因为不可控制的原因,每天吃得不够好,社会地位低下,甚至经受了巨大的痛苦,也不要抱怨,因为这些都与人欲有关,可以被视为浮云。精神强大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清朝名臣彭玉麟似乎就得着了儒家学说的真谛,他战功赫赫,传说有“三不要”美名,“不要官、不要钱、不要命”,不要命当然就是打仗不要命,他视名利为粪土,据说当时有“彭玉麟拼命辞官,李鸿章拼命做官”的说法。

 

不过,中国历史上像彭玉麟这样的人太少了,也许儒家学说精英色彩太浓,曲高和寡,大部分老百姓都觉得自己做不了圣人,于是破罐破摔,低头只关注名利了。西方人虽然一直比较俗气,比较关注名利,不过他们有上帝看着,不敢太过分,中国人一旦开始关注名利,就不一样了,因为没有更大的权威看着他们,不择手段的事情更容易发生。

 

当然,到清朝为止,儒家学说作为官方意识形态与学校教学的主要内容,对社会风气与大家族家规的影响还是蛮大的,隐约的道德权威是存在的,人们不敢轻易不择手段。之后儒家学说退场,大家族衰落,人斗人的闹剧,西方自由主义来袭,人们突然发觉,不择手段,真没什么大不了。

 

历史真会开玩笑,西方的哲学理论庸俗一点,但如今的西方人不那么庸俗,中国的哲学理论超凡脱俗,可现在的中国人却特别庸俗。

 

 

点评二:

 

看了《地心引力》,特别想与大家分享一下观影感受,不谈3D特效,只谈情节。

 

说起情节,有点可笑,因为电影中只有两个宇航员,而且仅仅是在单调的太空,一般大片时长都是2小时,可是这部片子只有90分钟,也许是编剧实在没法编出更多的情节了,因为角色太少、环境太单调。

 

男宇航员叫Matt Kowalsky,女宇航员叫Ryan Stone。前者在太空执行任务的时候,不仅听着小曲儿,还特别啰嗦,一直念叨着自己的往事,别人都听腻了。不过,他的太空经验又特别丰富,Ryan一直是在他的指挥下做事。当他们的航天飞船被撞毁后,两人在太空飘荡的时候,Matt 用绳子把他与Ryan连在一起,一同向国际空间站靠近,可是到达空间站的时候,由于意外,Matt发现自己可能会拖累Ryan,毅然解开了绳子,Ryan进入了空间站,而Matt只有永远在太空飘荡了。

 

西方电影中的伟大人物,好像不少都与Matt类似,他们平时生活中有很多缺点,甚至有点让人讨厌,可是他们的专业水平又特别高,关键时候能够牺牲自我、成就他人。中国的文艺作品,比如金庸大部分武侠小说中的侠客,郭靖、杨过等等,几乎看不到什么缺点,郭靖的憨厚、杨过的傲气,都不能说是明显的缺点,他们只关注大事,性格中没有琐碎的东西,比如Matt的啰嗦、爱听小曲儿。到了《鹿鼎记》中的韦小宝,又到了另一个极端,他不知道什么大事,谈不上专业能力,浑身都是琐碎,只是没有泯灭良心而已。中国极少数人像郭靖、杨过这样的大侠,而大多数人都是只见琐碎的韦小宝,他们从来不觉得专业能力有多重要,人情才是关键。极少数人肯定改变不了那占多数的韦小宝,所以中国的改革非常艰难。

 

中国那极少数人专业水平很高,又只关注大事,不贪图吃喝玩乐,所以他们有时看不起西方的专业人员,觉得他们日常生活太过琐碎。可是西方专业人士看见的,更多是韦小宝式的中国人,所以他们觉得中国人素质不高,专业更差。如果西方专业人士,比如学术界人士,看见的中国学者都如陈寅恪,那他们将佩服得五体投地。

 

再回到电影,Ryan谈到自己的女儿做游戏时不小心撞墙丢了命,她痛苦万分,为了忘却,每天就是工作工作再工作,如果不工作,也许她就发现不了活着的意义了。其实,在我们看来,如果每天只是工作,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虽然Ryan生活如此悲观,但当她在太空有好几次命悬一线的时候,又特别恐惧,害怕死亡。一个只靠工作来维持生命的人,也害怕离开这个世界。

 

当我们经受一些巨大痛苦的时候,通常通过吃喝玩乐或者工作来麻醉自己,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可是当我们面对死亡的时候,突然发觉那些所谓的巨大痛苦真不算什么,麻醉、颓废都没有必要。可是,没有几个人真正经历过死亡,所以我们经常看到自我麻醉与颓废的人。

 

除了经历死亡,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变得真正淡定起来呢?皈依宗教或者思想修炼,后者要难一些,比如,庄子的顺其自然,谁都能说两句,关键时候就是做不到。只有少数大师,生活中虽然没有经历大风浪,却能心如止水,他们的思想能决定行动,而大部分人在很多时候,都是情感决定行动的。

 

 

 

如何防忽悠?如何不让偶像与流行风尚牵着鼻子走?答案就在哲学与宗教之经典中,无用之学,是为大用!请在微信“添加朋友”→查找公众号:maxhegel,即可获得文庆精华内容定时推送!每月推送日期与内容如下:

1号:批判偶像;

5号:对话佛教经典;

10号:对话中国哲学经典;

15号:对话基督教圣经;

20号:对话西方哲学经典;

25号:对话伊斯兰教古兰经;

30号:批判偶像;

随时:社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