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雷蒙·阿隆论马克思

雷蒙·阿隆论马克思

雷蒙·阿隆在小册子《论自由》中谈到,马克思不是想取消资产阶级的形式自由(比如言论自由、选举权、平等权等等),而是想完善它,当劳动者受制于企业老板的权力与贫困的束缚时,当平等仅限于选票时,当人们不得不每天工作12小时时,形式的个人自由与政治自由无足轻重,现实生活阻止了大部分人真正享受主体的权利。什么叫主体的权利呢?雷蒙·阿隆没有仔细分析,以我们的理解,也就是实现自身诸多发展可能性的权利,天天工作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并且被老板骂,没有自己的时间与空间,就谈不上发展自身了。不过,这是现在很多人的状态,工作如果不是受罪,也肯定不是享受。连白领工作也会猝死,还有什么享受可言呢?如果马克思听到有人工作猝死,肯定会更加猛烈地抨击全世界流行的某些制度,即使工人的工作环境已经有所改善,但改善的只是物质环境,而不是精神环境。

如果我们摊上一份折磨人的工作,也许会想,换一份轻松一点的工作,或者考考公务员,少挣点钱没关系,只要压力小点、生活舒适。还有人会寄希望于政府,希望劳动法更加照顾打工者,更有少数人想到工会的力量,他们都羡慕西方工会的强势,为打工者争取到很多利益,那些在西方发达国家的企业中工作过的人,回到祖国工作,真有些不适应。

可是在马克思看来,换工作、劳动法、工会等等都不能改变工人受制于企业老板的现状。我们换了工作,折磨人的工作还是有人得干,这些人依然被折磨。有劳动法,企业总有办法对付打工者,降薪、失业、被歧视在所难免。工会力量太大的时候,企业可以选择与工会头目合作,共同对付底层打工者,实在不行,企业可以申请破产,倒霉的还是打工者而不是企业老板。

马克思觉得,工人如此倒霉不自由,就是因为企业老板是企业的主人,工人不得不服从老板,而老板又必须服从无情的市场机制。企业时刻都有倒闭、亏损的可能,老板压力很大,他们当然会把压力转嫁给中层管理者与工人。我们现在视这种压力为理所当然,要想生存,必须承受压力与不自由,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嘛。可是马克思不这么认为,他坚持认为人应该生活在自由王国中,从这个角度看,他极端尊重人权。他解放全人类的方案是,终结企业老板,终结生产资料私有制,工人成为企业的主人,他们快乐地工作,不是为了让企业有什么市场竞争力,只是生产出生活必需品,按需分配,现在机械化程度这么高,生产出足够的必需品并不需要多少时间,所以大家的工作时间可以缩短,于是更有时间追求自由发展了。

雷蒙·阿隆认为,马克思思想的新颖之处在于他相信联合在一起的无产阶级能够成为社会的主人,他也相信工人可以成为企业的主人,可以让企业正常运转。可是,中国建国后几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工人只是成为企业名义上的主人,真正的主人还是少数管理者,因为不存在市场,这些管理者不知道市场需求是什么,生产多少产品完全是拍脑袋决定,由于没有竞争者,他们也不会想到如何讲究生产效率,资源浪费比比皆是。按需分配,就意味着少数人掌握着分配的权力,有权力就有腐败,结果,少数人得到很多,多数人得到很少。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工人治厂、按需分配、废除市场,那他们的经济创新就会很少,而其余国家搞市场经济,创新一个接一个,当然,创新不意味着进步,但肯定意味着强大。当时的苏联没有斗过美国,就是现成的例子。

如果撇开强国的考虑,马克思的建议并不是乌托邦。虽然没有市场竞争而不知道市场需求,但通过精确的人口统计与必需品发放记录,就可以计算出企业应该生产多少必需品,再通过民主的制度安排,让必需品分配者不敢腐败,那按需分配也不是不可能。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并不意味着独裁。独裁是对人权的极端蔑视,马克思如此重视自由的人,怎么会想到独裁的社会主义呢?

有些人批评计划经济体制导致资源浪费、物资匮乏、官倒严重等等,其实批评错了,这些问题是社会管理不够科学、不够民主导致的,说计划经济导致经济落后,那倒是对的。

不过,雷蒙·阿隆似乎有点讨厌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他认为东方现存的社会主义社会并未实现平等,而且取消了自由,空谈理论的平等主义限制了生物的和社会的天赋,它不能通向平等,只能通向暴政。这样的点评似乎很合一些人的胃口。

我们想想马克思的理想国,大家只为生产那些生活必需品工作一点点时间,其余时间都是自由发展。可是,没有了市场,没有了丰富多彩的商品与服务,只有单调的生活必需品,正像雷蒙·阿隆所说,很多人的天赋便没有了用武之地,比如企业家,比如娱乐明星,因为娱乐也是按需生产,肯定不像现在的娱乐那样炫目。大家虽然有时间自由发展,可是没有了花花世界,他们只能追求精神的愉悦了。这样的理想国,对于现在很多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虽然里面没有雷蒙·阿隆所说的暴政。

有些人不喜欢马克思的理想国,而喜欢欧洲高福利国家,听说那里的政府包掉了民众从生到死的所有开销。虽然那里的企业不是工人治厂,但企业的税负很重,税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虽然那里不是按需分配,但大家都可以买到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没有马克思理想国的单调,舒适安逸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羡慕归羡慕,这些小而美的高福利国家的待遇,中国人就不要指望了,连美国还没有全民医保呢!

不羡慕高福利,但我们一定要记着马克思一直看重的自由,他的理想国就是为了实现自由,不要相信什么“适者生存”,适者生存意味着一部分人将无法生存,政治家的责任就是要让所有人都能尊严地活着。

马克思看重自由,总觉得闲暇时自由才能展现,劳动始终都是必然性的领域。也就是说,我们工作是不得不去工作,而不会觉得工作是享受。为了自由,首先要缩短工作时间。前段时间听说有国家可能试行六小时工作制,我们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中国,某些竞争激烈的行业,工作八小时根本不够,为什么非得竞争这么激烈呢?因为市场机制是无情的,优胜劣汰。正因为市场机制太无情,把人折磨得半死,所以马克思才提倡废除市场。我们不说废除市场,但必须想想,竞争如此激烈,大家到底为了什么?现在生产的机械化程度已经如此之高,满足人的基本物质需要已经不成问题,为什么还得如此你死我活地竞争呢?每一位竞争者都像骑虎难下一样,不得不拼命往前冲。当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互信的时候,人与国家都不得不拼命往前冲,看不到泱泱大国的优雅,人们谈不上自由与生活,只有苦涩的生存。归根结底还是人在折磨自己。

等到哪一天,全世界都认为六小时工作制是理所当然的时候,人类才算真正又有了点进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