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自由的威胁

自由的威胁

雷蒙·阿隆在《论自由》中提到牺牲民众自由的一些现象。比如,政治上,利益集团阻止政客的开明决策,权贵“不合理”地占有大多数资源;经济上,政府片面追求技术效率与经济发展,公司管理的纪律严明,市场经济技术性的增强使得为民众说话的代议制瘫痪。下面我们就来依次谈谈威胁自由的这几个因素。

1. 权与贵

到底是民主还是集权更能够打击利益集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人在威权体制下,看到官员资本家的作威作福,便念着民主的好,有人在民主体制下,又看到官员资本家的作威作福,便念着集权的好。他们其实并不知道到底是民主好还是集权好。听说阿富汗的领导人曾经坦言,如果能回到从前,阿富汗会走中国式发展的道路。为什么呢?中国式发展,首先是社会稳定,其次是经济飞速发展,即使分配不均,弱势群体分到的蛋糕依然是大了。虽然如此,权与贵的势力依然是越来越大,上下流动越来越难,权贵“不合理”占有资源的现象非常严重。怎么办?

方法之一是反腐,反腐是否有效就看一把手是不是全力支持,一把手的支持是否有力度,就看他的权力有多大。他的权力越大,就越能够打击利益集团,更好地配置人才资源以及其他资源。可是,一把手的权力太大,反腐的正当性如何保证?民主社会靠司法独立与议会来限制一把手的权力,以保证反腐的正当性。可是在中国这样的关系复杂的社会中,司法独立与议会到底将保证反腐的正当性还是会减小反腐的力度?它们会不会仅仅为了限制行政权力而限制行政权力?如果司法独立与议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忍受一把手全力反腐所带来的消极后果?很多受到伤害的群体肯定不认为应该忍受,那么我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确保司法独立与议会政治,以便不影响反腐的力度?

除了靠匿名举报来反腐,普通老百姓已经没什么可做的,对于公开监督权贵的言行,很多民众还是不太愿意,因为他们不知道会不会引来“合法”的报复。曾经有企业老板直言,他们不怕与员工打官司,员工如果把企业告上法庭,企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官司打赢,员工根本没有不惜一切代价的资本。权贵欺压民众,也就完全可以理解,可是欺压并不代表是腐败,反腐机构反掉的贪官并不就是欺压民众的恶官。所以,反腐虽然大快人心,但民众并没有看到自己周边的政治环境有什么质的变化,权贵的蛮横行为,依然屡见不鲜。反腐,是精英治国的表现,弱势群体的声音如何被倾听被重视,反腐机构无能为力。当然,我们不是说民主选举制度可以让弱势群体的声音得到重视,虽然在那样的制度下谁都可以发声,但极有可能沦为为发声而发声。

我们需要争取的,不是某种制度,而是弱势群体的声音如何被倾听被重视。忽视了这一点,我们很容易陷入主义之争、制度之争,而忘记了我们自己到底需要什么。

2. 经济与技术

说国家拼命发展经济伤害了自由,似乎文不对题,我们从小就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吃都吃不饱,何来自由?在很多经济学家看来,技术进步、经济发展才有国家富强、安居乐业,美国就是技术强大、经济发达的典型。不少政客推崇西方民主制度不是因为民主制度本身有多好,而是因为它带来了技术进步与经济发展。中国的政治制度也导致了经济飞跃,为什么很多人却否定中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再想,如果中国的人均GDP跃居世界第一位,到时候否定中国政治制度的人会不会少一些?现在一些民主国家已经不再计较中国的政治制度,而愿意与中国进行广泛的经济合作,但是在这些民主国家眼中,中国只是暴发户,她们并不怎么尊敬中国,因为中国人的自由似乎更受威胁。

西方民主国家很看重自由。可是这些国家的民众又愿意出卖自由而创业或者为公司打工,养家糊口或者获得成功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在他们看来,打工有助于他们直接或者间接实现人生价值,为打工而牺牲自由是值得的。在中国,不看重政治自由的人们似乎很看重个人自由,打工意味着个人自由的极大牺牲,与实现人生价值一点关系都没有,打工似乎连尊严都会丧失许多,打工者很羡慕做老板的人,虽然中国老板比西方老板牺牲更多的自由,但是在他们看来,只要有尊严,牺牲再多的自由,也是值得的。这样的心态让大多数中国人的幸福感直线下降,因为当老板的,毕竟只占少数。

西方民众享受打工生活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们工作的硬环境与软环境都要好很多,不像中国,有些工厂还是血汗工厂,有时不是因为资本家心狠,而是工厂缴税太多,无力为职工谋福利。不过随着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政府将不太差钱,不需要过分压榨企业,企业也将有能力为员工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可是,不管怎样,在企业打工,牺牲自由是必需的。可是,成熟的人,是不会计较这个的,他们认为,要想打工有成就,必须超越自我,超越自我,就是忘掉什么叫自由。只有忘掉自由,最终才更有资格享受自由。可是,不能超越自我的人比比皆是,能够超越自我但才能欠缺的人也比比皆是,他们极有可能成为失意者,跟不上经济的步伐,成为弱势群体。这些人靠谁来拯救?这些人能够享受什么样的自由?那些牺牲自由并在企业中获得成功的人是不是可以少牺牲一点自由但可以获得同样的成功?

至于说高新技术不断涌现使得议会议员或者人大代表成为橡皮图章,也不是耸人听闻。比如转基因食品是否可以大规模推广的问题,现在是众说纷纭,让人大代表给出一个合理的提案,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们不懂转基因,有人说,人大代表可以参考专家的意见,可是专家也被利益绑架,各执一词,人大代表不知道如何抉择。如今,关系到高科技的议题很多,人大代表即使很想代表民众的利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根本不懂这些高科技的议题。那些高科技公司只需要贿赂少数专家,就可以让政府按照他们的愿望制定关于高科技的政策,这样一来,高科技公司是赚到钱了,可是高科技也许已经对民众的自由甚至生存构成潜在的威胁,而民众却蒙在鼓里。政府大力发展经济,最后却被少数高科技公司所绑架,这是始料未及的。

说了这么多,我们不反对反腐,不反对民主,不反对市场经济,不反对发展技术,我们只是在想,在反腐与发展民主、市场经济、技术的同时,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