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反灵魂学,反心理学

反灵魂学,反心理学

 
黑格尔《精神哲学》句读(二)
 
灵魂学或所谓理性心理学,作为抽象的知性形而上学,在绪论中已经提到过了。
 
解读:
 
黑格尔在绪论中提到,灵魂学把灵魂当成物,抽象地讨论灵魂是否是单纯的、非物质的等等,希望通过这种讨论来证明灵魂不朽。他很讨厌这种灵魂学,因为这只是在研究臆想的、无现象的本质。虽然现代人也讨厌这种脱离实际的灵魂学,但有时候还是不自觉会受其影响,比如失意的时候,很多人都有远离尘嚣的想法,觉得污浊复杂的社会污染了纯洁的心灵,心灵不堪重负,其实有时候守护心灵的纯洁只是为其脆弱辩护。小孩子心灵的纯洁并不可贵,可贵的是老人的心灵依然纯洁,但这种纯洁已经不是仅仅的单纯。黑格尔研究的精神,就是经历了种种复杂现象(欲望、幸福以及法律、道德、艺术)的精神,虽然经历复杂,心灵却不复杂,这才是最高境界。
 
经验心理学以具体的精神为其对象,而自从科学复兴后观察和经验成了认识具体事物的主要基础以来,经验心理学也是以同样的方式进行的,这样一来,一方面,上述形而上学的东西(注:抽象的灵魂学)被拒斥在这门经验科学之外,而不曾取得自身的任何具体的规定和内容;另一方面,这门经验科学则以关于力、各种不同的活动等的通常形而上学为依据,而从中排斥了思辨的考察。
 
解读:
 
刚刚提到现代人讨厌脱离实际的抽象的灵魂学,其实就是因为大家相信以观察和经验为基础的心理学,所以心理学家、心理咨询师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可是黑格尔作为哲学家却不看好这种经验心理学。为什么呢?
 
因为经验心理学并非真正来自于经验,它的理论模式与术语很多都是来自于原来的形而上学(抽象的灵魂学),不是来自于观察,所以这门科学就是形而上学与经验观察的混搭,从来没有什么纯粹的经验科学。心理学如果有什么突破,不是因为多了什么经验,而是因为有了新的形而上的知识。
 
这样的心理学虽然可以用来解释、预测甚至控制人的行为,但是没有多少人因为学了心理学而心如止水,学了哲学而心如止水的概率要大得多。黑格尔认为,原因在于心理学把精神肢解成各种特殊能力,比如感觉、知觉、意识、记忆、欲望、想象等等,这些能力没有一种本源的精神统一。心理学家也鼓吹心理的和谐,不过这种和谐只是“毫无意义的陈词滥调自夸的空洞表象”,它没有力量对抗欲望、感觉、想象等等特殊能力。也就是说,学了心理学,人们依然不知道如何正确对待欲望、感觉、想象等等,可能会沉醉其中不能自拔,沉醉于欲望,比如好色,沉醉于感觉,比如看到美景就像拍照,沉醉于想象,比如经常做白日梦。
 
因此,亚里士多德论灵魂的著作以及关于灵魂的各种特殊的方面和状态的讨论,就一直是关于这个对象的具有思辨兴趣的最优秀的甚或惟一的作品。精神哲学的主要目的只能是把概念重新引入到对精神的认识中去,与此同时也重新揭示上述亚里士多德著作的意义。
 
解读:
 
因为心理学无法阻止人们沉醉于各种特殊能力,而精神哲学可以,所以黑格尔要写这本书,要把概念重新引入到对精神的认识中去,也就是让人们认识到精神的各种特殊能力本源上是统一的。强调精神的本源统一也就给出了黑格尔的价值观——精神是无限崇高伟大的,在柏林大学开讲辞中,黑格尔说:“人应该尊重自己,应该认为自己配得上至高无上的东西。关于精神的宏伟和力量,无论人们能设想得多么高大,都不够高大。”
 
心理学与哲学的区别就在于,心理学没有给出价值观,而哲学给出了。我们知道再多的心理规律,也不会让我们更快乐,虽然我们可以利用自然规律改造自然,却不能利用心理规律改造自我。人还是要靠价值观活着。不过,如果有人不认可黑格尔的价值观,只图自己开心,沉醉于自己的感觉与欲望中,正如现在很多人所做的一样,那黑格尔也没有办法,只能希望自己的著作能够多影响一些人。
 
 
注:引文出自黑格尔《精神哲学》杨祖陶 译本 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黑格尔《逻辑学》梁志学 译本 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