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欲望有理性,感觉有艺术

欲望有理性,感觉有艺术

黑格尔《精神哲学》句读(四)
 
 
精神的具体的本性给考察带来特殊的困难,那就是:精神概念发展的特殊阶段和规定并不倒回来作为特殊的实存而与精神的更为发展的形态相对照地同时继续存在,如外部自然界里的情形那样,在那里物质与运动有作为太阳系的自由的实存,感官的种种规定也倒回来作为物体的种种特性,甚至更为自由地作为元素而实存,等等。与此相反,精神的规定和阶段本质上只是更高级的发展阶段上的环节、状态、规定。
 
解读:
A:精神概念发展的低级阶段与高级阶段不能同时存在,而自然概念发展的低级阶段与高级阶段却能同时存在。
B:自然概念的发展是什么意思?
A:在《自然哲学》中,黑格尔认为自然概念的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是力学,第二是物理学,第三是有机学。在力学中,可以抽象地探讨空间与运动,在有机学中,可以具体探讨地球的空间与运动,力学与有机学不是有你没我的关系,数学家依然可以抽象研究空间与运动,不去管地球的空间与运动到底是什么样的,因为空间与运动并不仅仅是属于地球的,数学家可以在抽象的空间与运动中发现无限可能性。
B:现在的科研工作者似乎更愿意研究地球的空间与运动,而不是抽象的空间与运动,功利心太强。
A:没有纯理论的突破,实用的科学研究只会原地打转,不会有惊喜。
B:自然概念的各个发展阶段可以相互独立,精神概念的发展阶段,比如感觉、欲望、理性,不能相互独立吗?我觉得我的感觉、欲望与理性是分开的,大部分时候我都是想干嘛就干嘛,好像理性不发挥作用啊!
A:这只是你的错觉,如果没有理性把关,你早已无法在社会上生存了。我们单单探讨感觉、欲望没有意义,没有理性,我们根本无法进行探讨。
B:既然感觉、欲望与理性关系密切,为什么我们的古人提倡“存天理、灭人欲”?好像理性与欲望水火不容一样!
A:按照黑格尔的理解,灭人欲并不是消灭欲望,而是否定欲望,让欲望成为自我实现的一个环节,欲望不是目的,自我实现才是目的。没有经历欲望诱惑的自我实现,肯定是假的。
 
这种情况的发生是由于在较低级的、较抽象的规定身上已经经验地显露出较高级的东西的存在,例如,在感受里显露出有作为内容或规定性的一切更高级的精神东西。因此,肤浅地看来,上述内容,即一切宗教的、伦理的等等精神东西,从本质上看似乎可能在作为一种抽象形式的感受里有其处所和甚至其根源,而且似乎可能有必要把这个内容的种种规定看作是感受的特殊种类。
 
解读:
A:黑格尔的意思是,感觉、欲望是较低级的,理性、宗教、艺术是较高级的,但感觉、欲望中已经显露出理性、宗教、艺术等等的成分。
B:这样看来,我们可以理性,但不能理性到不近人情,可以宗教,但不能宗教到狂热,可以艺术,但不能艺术到曲高和寡。
A:虽然如此,我们却不能说,感觉、欲望决定了理性、宗教与艺术,理性、宗教、艺术不能脱离感觉、欲望,但肯定是高于感觉、欲望。
B:可是黑格尔之后的一些哲学家却反其道而行之,比如弗洛伊德用性冲动来解释理性、宗教等等高端的现象,理性、宗教不是在性欲望中萌芽,而是完完全全被性欲望决定。
A:在黑格尔看来这完全是对高贵人性的亵渎。
B:还有尼采的权力意志,粗俗理解的话,也就是权力欲望,一种低端的欲望,可是尼采认为理性、艺术等高端的东西都是权力意志的工具,人们通过理性的、艺术的活动不再能达到会心的和谐,而是达到一种隐蔽的征服。
A:尼采哲学鼓吹个性解放,的确激动人心,可是凭着权力意志到处去征服,人就能幸福吗?尼采强调的是不断的征服、不断的否定,黑格尔则认为否定之后还有最终的肯定,所以黑格尔指明了幸福的终点,尼采认为幸福在于不断征服的过程,可是如果没有终点,有几个人愿意不断奋斗呢?
 
可是,在考察较低级的阶段时,为了使它们成为按照其经验的实存可以觉察的,就同时有必要想到它们只不过是作为形式而存在于其中的那些较高级的阶段,并且有必要以这种方式预先处理一个后来在发展过程中才呈现出来的内容(例如,在考察自然的觉醒时预先谈到意识,在考察疯狂时预先谈到知性,等等)。
 
解读:
A:谈感觉、欲望的时候,也要稍微谈谈理性、艺术,否则为谈理性而谈理性、为谈艺术而谈艺术只是天马行空,感动不了别人。
B:现在为谈理性而谈理性的人很少,不过,为谈感觉而谈感觉、为谈欲望而谈欲望的人却很多。
A:不要愤世嫉俗,读黑格尔不是为抱怨,而是为坚守。至于黑格尔所说的自然的觉醒与意识的关系、疯狂与知性的关系,以后详细谈。
 
注:引文出自黑格尔《精神哲学》杨祖陶 译本 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