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文庆 > 教养,浮云

教养,浮云

A: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人的素质好像很高哎,那个时候他们就知道把花花世界当成浮云。
 
B:你有点常识好不好?把花花世界当成浮云的是古希腊少数哲学家,比如柏拉图,他们都是现实世界的失败者。
 
A:失败了,也可以知其不可而为之啊,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
 
B:你以为大家都像孔子吗?奋斗了会丢性命的。
 
A:不关心现实,是不是太消极了?
 
B:不一定喔,消极的希腊哲学带来了强大的西方帝国主义,积极的儒家哲学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样的近代史呢?
 
A:你的意思是,远离现实世界,反而带来了学术的繁荣、国家的富强?
 
B:我们现在的学术一塌糊涂,难道不是因为离现实太近了吗?
 
A:我们的老庄哲学,也远离现实啊,为什么没能造就学术的繁荣呢?
 
B:人家古希腊哲学远离现实之后,一直在探讨找到真善美的方法,而老庄哲学呢,远离现实只是为了躲避现实,对真善美毫无兴趣,这怎么能有成就呢?
 
A:古希腊哲学家相信真善美有什么用呢?政客们胡作非为,他们也视而不见。
 
B:哲学家也关心政治啊,比如柏拉图就设想了一个美好的理想国。
 
A:那完全是空中楼阁,没意义 。
 
B:但是,你读了柏拉图《理想国》这本书,会知道什么才是更重要的。
 
A:知道了有什么用?理想跟现实相差太远,更加痛苦。
 
B:柏拉图不会痛苦,因为他沉浸在真善美的理想中!
 
A:他那么超脱吗?不知道现实的残酷吗?
 
B:他没那么超脱,只是因为他是贵族,根本不需要挣钱,他的那些奴隶的痛苦,他是体会不到的。
 
A:所以他的理论从来都不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B:他认为群众是低等的劳动者,不懂真善美,不懂哲学,只能做贵族的奴隶,真正的贵族才懂哲学。
 
A:这不是把人分三六九等吗?这样的人写的书,还值得看?
 
B:他的书至少把真善美讲得很清楚。
 
A:关键是他认为人民群众根本不懂他所说的真善美。
 
B:当时都是农业,生活很苦,大部分人根本没有机会受教育,当然不懂真善美。现在不一样了,教育普及了,大家的文化水平都提高了。
 
A:的确,近代的西方哲学家一般都认为人人都是有理性的,有能力理解真善美的文化。
 
B:真善美不再是贵族的专利了。
 
A:可是我觉得官二代、富二代更有条件沉浸在真善美中,屌丝每天面对残酷的现实,宁愿不要知道真善美。读书越多越痛苦。
 
B:每天只知道接受现实,心中没有美好的东西,活着干嘛呢?
 
A:美好的东西只是精神鸦片,要它干嘛?比如我们相信人生而平等,人人都有不可侵犯的尊严,可是,上司侵犯我们的尊严,我们也无可奈何。
 
B:我们不仅要相信人人都有尊严,也要相信人人都要有抗压能力,上司侵犯我们的尊严也只是骂骂我们,没什么大不了。
 
A:你既相信人人平等,又相信少数人有特权随意骂我们,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B:相信人人平等,不是说大家有同样的职位同样的金钱,而是说人人都有一个高贵的灵魂。
 
A:高贵的灵魂能当饭吃吗?清高的人都有高贵的灵魂,可是他们一般都穷得要命。
 
B:清高不是高贵,清高的人会看不惯一些人或事,但高贵的人不会。
 
A:穷得要命的屌丝也能高贵吗?
 
B:高贵是一种文化教养,能够宠辱不惊、不卑不亢。
 
A:人家在你头上拉屎了,你还宠辱不惊?
 
B:如果你没有能力阻止,你有什么办法呢?
 
A:不争取一下,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改变现实呢?我不要什么宠辱不惊的境界,不管是别人的宠爱还是侮辱,都说明他们有特权。我只希望别人能够正常地对待我们。
 
B:那我问你,国企、外企、民企,这三种企业里,哪一种企业里的上司可以比较正常地对待你呢?
 
A:国企里最需要宠辱不惊的境界,外企里上司的态度很正常,但太正常了,感觉没有人情味。
 
B:你的要求太高了,希望企业像家一样。可是,只要企业有挣钱的压力,打工的人一般都会挨骂,压力都很大。
 
A:我们怎样排解压力呢?
 
B:排解压力是把人当作气球了,很荒谬。KTV唱歌、看电影、泡酒吧等等都只是鸦片而已。
 
A:怎么做才正确呢?
 
B:只要有足够的教养,比如像庄子一样,再强势的上司,都不会给我们造成什么压力。
 
A:这样的境界,很少有人达到。大部分人理解了柏拉图的理想,可是没有柏拉图的贵族地位,也没有庄子的境界,所以理想和现实的冲突让他们生不如死。
 
B:你说的是纯粹的文艺青年,这样的人很少,而且一旦空闲下来,他们就会读书,忘掉现实的一塌糊涂。好书总是读不完的。
 
A:那些稍微了解了一些真善美的普通青年,但又不爱读书,这些人怎样对待理想和现实的冲突呢?
 
B:他们的理想不坚定,所以心中的冲突也不明显,现在的娱乐业又这么发达,让他们觉得谈理想也是一种娱乐。
 
A:有文化的文艺青年闷头看书,文化很少的普通青年天天娱乐,有庄子境界的极少数青年只懂得心如止水,而那些1B2B3B青年根本不知道在干什么。那中国的未来在哪里?
 
B:希望也许还是在真正的文艺青年那里。当年的柏拉图就是典型的文艺青年,他周围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他的哲学。他的影响主要在他死后的中世纪和近现代。
 
A:你的意思是,文艺青年中可能会出柏拉图这样的大师?现在这样一个鄙视大师的时代,还会有大师出现吗?
 
B:我也不知道,但愿如此吧。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