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先生,最近开了公众号,广受网友欢迎。他公众号的文章,完全没有博尔赫斯、昆德拉随笔的某种“晦涩”或掉书袋,都是大白话,大致可以总结出如下四个特点。

1.普及常识

莫言说:“我们即便成了被别人认为不平凡的人,我们心里面始终还应该认为自己是个平凡的人。这样,你自认为是个平凡的人,也许你真的就是个不平凡的人。”

这种常识大家都懂,但不一定做得到。莫言善于用最朴实的话语把大家都知道的道理表达出来,虽然没什么新意,也不会让人讨厌。

可是有时候说得有点过头了,比如文学“作用于人的感情,以审美的方式,让人们的灵魂深处受到感动。让人的情感变得更加细腻,让人的感情生活变得更加丰富。从而使自己变成一个高尚的人,变成一个有情趣的人,变成一个能够跟他人更好地相处的人。”这是莫言谈文学的作用。文学使人情感细腻、感情丰富,很对,但不一定使人高尚、有情趣、更好相处。读文学也可能道德败坏、愤世嫉俗、孤僻。文学作品中什么角色都有,读者可能喜欢与自己气质相仿的角色,不在乎角色的善恶。

2.灌鸡汤

讲道理只能讲一部分道理,不能把什么都说了。

莫言说:珍惜现在。你现在感觉到很多难以排解的痛苦,实际上过上十年、二十年以后,你回过头来想的话,第一,感觉到现在这些痛苦,实际上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而且,这些痛苦也会让你积累人生的宝贵经验。

这些话没有错,每个人的痛苦都可能成为宝贵经验,当场的经验也许痛苦,回忆可能甜蜜。问题是,造成痛苦的不可抗力是不是不可抗?996的上班模式给人痛苦,有企业家却说这是福报,福在何处?996上班的痛苦,30年后回忆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所以现在应该一直隐忍吗?

再比如莫言说:“我们只要努力做了,我们就是一个不平凡的人。”鸡汤味很浓。平凡、不平凡,不是自己说了算,如果有钱、没钱的生活质量相差极大,没钱的即使努力了,他们如何能相信自己不平凡呢?

3.讽刺

莫言回忆说:“当我开始我的作家生涯时,我为自己起了一个笔名:莫言。但就像我的母亲经常骂我的那样:“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吃肉”,我改不了喜欢说话的毛病。为此我把文坛上许多人都得罪了,因为我最喜欢说的是真话。现在,随着年龄增长,我的话说得愈来愈少,我母亲的在天之灵一定可以感到一些欣慰了吧?” 

我们感兴趣的,不是他讲真话得罪了文坛中的人,而是他得罪人之后,到底如何补救的。就像他回忆自己刚当兵时作为新兵代表上台发言,竟然敢像领导一样坐着发言,让领导很不开心,不过他还是想办法让班长到领导那里帮自己说说好话了。讽刺中国人不爱听真话这种普遍现象,这不难,难的是讽刺具体现象,具体了才会得罪人。莫言说随着年龄增长,话说得愈来愈少。应该是真话说得越来越少,现在开了公众号,又必须说话,怎么办呢?光说假话,网友不答应,鼓足勇气说真话,某些人可能不答应。只能说不锋利的半真半假的话,比如鸡汤,比如表面的常识,比如比较真诚的赞颂。 

4.赞颂

“我的农民朋友杨树林,他是1967年出生的,他在胶州承包了4000多亩土地,用来生产苜蓿和这种做饲料的玉米。他还在东营承包了7000多亩土地,也用来生产这种饲料。同时他还在哈萨克斯坦承包了30万亩土地,也用来生产上等的喂养马牛羊的饲料。这样一个农民,我想在过去也是不可思议的。他有国际性的眼光,他对国际市场上的畜牧业信息非常灵通,对饲料价格的涨跌也非常敏感。所以我想他是一个新型的农民,是一个在改革开放之后出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式农民。现在我们看到,农业机械化在我的故乡终于实现了,新一代的农民也出现了。我觉得这是改革开放的一个巨大成绩。” 

莫言赞颂改革开放,很对。但是把杨树林当作新型农民,有点问题,他不是农民,是企业家,在杨树林田地里每天干活的,才是农民。改革开放造就了很多农业领域的企业家,打长工、短工的农民,生活怎么样了?莫言在杨树林田地上体验生活,他所开的收割机所代表的机械化,有没有造成农民失业增加?这些都是问题。当然,莫言不提这些,也许是“莫言”吧。

 

 

话题:



0

推荐

文庆

文庆

70篇文章 1次访问 103天前更新

挑刺砖家——专挑专家的刺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zhuanyetiaoc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