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童子:1694年出生的法国著名思想家伏尔泰,比乾隆皇帝大17岁。虽然他没有来过中国,却在他的《哲学辞典》中对中国称赞有加,让咱们听了很受用。

先生:他怎么称赞的呢?

童子:他说,欧洲没有哪一家名门贵族的古老程度比得上中国的那些世家。

先生:古老也算明显的优点吗?如果是这样,古埃及也应受称赞。

童子:伏尔泰恰恰认为,埃及金字塔与长城相比,只是无用、幼稚可笑的堆堆。

先生:他对中国太偏爱了。

童子:他认为,在道德、政治、经济、农业与技艺上,西方人应该做中国人的学生。中国落后只是落后在物理学、几何学和天文学。

先生:科学上如果弱的话,经济、农业、技艺怎么可能先进呢?如果先进,到底先进在哪里?

童子:伏尔泰没有细说,更多是臆测。他特别强调中国人的道德发展。中国是唯一设置奖金表彰德行的国家,是唯一对于一个在卸任时没有受到万民爱戴的外省巡抚要加以处分的国家。

先生:即使他说的不是无根据的传言,用奖金来鼓励德行,可行吗?怎么来判断巡抚受到万民爱戴呢?巡抚离任,夹道欢送就是爱戴吗?他对英国政治也比较熟悉,有没有比较中、英百姓对爱戴的不同理解呢?

童子:没有。谈到道德,不得不提到孔夫子,在伏尔泰眼里,孔夫子简直就是完人,决不愿意撒谎,从来不说自己有什么灵感,决不宣扬新的宗教,根本不奉承那个时代的君主,在他的书中,只看见最纯朴的道德理想,丝毫不染江湖色彩。他开创的儒教,毫无迷信,毫无荒诞不经的传说,更没有蔑视理性和自然的教条。

先生:这应该是和旧约圣经相比,因为那里面有太多荒谬的故事。但是很奇怪,越是荒谬,越是看到信仰的虔诚。孔子讲的道理,都挺好,读着这些道理长大的人,却可能不虔诚。

童子:接受理性的教导,不真诚;接受非理性宗教的教诲,反而真诚。伏尔泰作为启蒙思想家,高举理性的大旗,看不到真诚的道德行为不一定出自理性的计算。他相信理性的力量,认为理性可以让大家团结一致,中国儒教使理性的中国人崇敬一个上帝,不起纷争,不像欧洲人分裂为加尔文派与路德派等等,彼此对峙。

先生:的确,中国很少有像西方那样激烈的教派斗争,但不是崇敬一个上帝的结果,而是对什么都不怎么崇敬的结果。而且,咱们所说的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内耗,伏尔泰是想不到的。

童子:他看不到咱们的内耗,看到的是中国人的宽容与善良。即使雍正年间的传教士削弱了孩子们对父辈的尊敬,坏了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减少了百姓对统治者的顺从,清朝统治者也是客客气气把传教士送走,没有苛待与迫害。

先生:虽然当时赶走了传教士,看看现在,孩子们对父辈的尊敬依然少了,男女授受不亲严重过时,百姓越来越看重自己的权利。之所以如此,因为民主、自由的理念已被广泛接受。

童子:这些理念是谁传来的呢?

先生:中外、官方、民间,都涌现了很多“传教士”。但是如今有人抱怨,做儿女的不听话,做父母的忘记自己的责任,男女关系越来越混乱,不是穷山恶水的地方也有不少刁民,于是他们提倡,重新“驱逐”那些不当传播民主自由理念的“传教士”。

童子:那么,雍正时期驱逐传教士与现在的“驱逐”出于类似的原因。

先生:雍正时期的百姓,大部分不识字、蒙昧,认为与传统习俗对抗的传教士大逆不道;现在大部分人都识字,似乎不再蒙昧,他们在意的不是传统习俗,而是社会和谐,那些“传教士”破坏了和谐。两种驱逐,都有一定的民意基础。雍正时期,即使驱逐了外国的传教士,内部还有传播儒家价值的“士人”,这些“士人”能够得到百姓的认可。现在驱逐“传教士”,不分内外,那么必须要知道,百姓认可的“士人”在哪里?

童子:我们接受自由民主的理念,当然不是在文化上被西方征服,而是心悦诚服地认可这些理念的价值。伏尔泰称赞中国是唯一使征服者采用它的法律的国家,就是说满族人统治中国后,接受了儒家文化,也是认可它的价值。

先生:满族人征服中国,却被儒家文化同化;西方人没有征服中国,而向中国成功传播了一些核心理念。所以武力征服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核心理念有没有价值,理念传播力越强,软实力越强。

童子:伏尔泰似乎不认为当时法国有很强的软实力。他觉得欧洲唯一厉害的地方就是科学,中国人只有他们三百年前的水平,都是推理的外行,最有学问的中国人只好像法国15世纪熟读亚里士多德的学者。

先生:推理的外行,这说到点子上了,现在咱们周围很多人即使学了逻辑学,也不知道学以致用,平时说话讲道理完全不合逻辑。古代中国文人写文章很少讲究推理的清晰。如果说雍正时期最有学问的中国人像熟读亚里士多德的学者,这不是贬低,而是褒扬。亚里士多德最讲究形式逻辑,如果当时中国学者有那样的逻辑水平,科学发展也许另有一番天地。当然,光懂推理,也没有用,就像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家,写文章推理起来一套一套的,很严谨,但不太接地气。

童子:实验观察也很重要,这好像是培根的观点。

先生:中国古人虽然说格物致知,但对于格物从来没有系统的看法。在实验观察与推理之外,还要善于提出理论假设,这需要创造的灵感。伏尔泰似乎没有提到这个因素,这恰恰是咱们最缺少的。

话题:



0

推荐

文庆

文庆

70篇文章 1次访问 103天前更新

挑刺砖家——专挑专家的刺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zhuanyetiaoc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