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童子:今天我开始读哈耶克的《致命的自负》,薄薄一本书,听说是他80高龄所写。印象中,他是市场经济的鼓吹者,这对我们已经是老生常谈,大家都吃过计划经济的亏。

 

先生:那么你从哈耶克这里读出什么新东西吗?

 

1.哈耶克鼓励无法无天吗?

 

童子:他认为,市场经济好就好在,遵守自发的规则,比如自由竞争的规则,就能形成自发的秩序,看到欣欣向荣的景象。到底怎么竞争,不需要教,企业家自学成才。

 

先生:参与竞争是自发的行为,哈耶克这么看重自发的行为,是不是鼓励无法无天呢?自动自发,想干嘛就干嘛。

 

童子:哈耶克设想,以前人类可能尝试过各种想干嘛就干嘛的模式,渐渐地大家发现,有些模式可以带来财富与人口的增长,另一些模式只会让人吃不饱穿不暖。

 

先生:这不是优胜劣汰的进化论吗?

 

童子:是的,那些带来财富与人口增长的模式渐渐成为大多数人的行为习惯,变成传统的一部分。哈耶克肯定的自发行为,并不违背传统,不是杀人放火、无法无天。杀人放火、无法无天不可能带来财富与人口的增长。

 

先生:咱们鼓励经济领域的自发行为——自由竞争,但现在并没有带来人口的增长。

 

童子:自发行为不是万能,需要理性的修修补补。但理性不能颠覆传统认定的各种自发行为。鼓励儿女揭发父母、不允许大家做生意,就是在颠覆。

 

先生:合理的修补与致命的颠覆之间的界限在哪里呢?

 

童子:颠覆不可能带来经济的健康发展,老百姓过不上好日子。

 

先生:经济数据可以作假,过不上好日子的百姓也可能哑巴吃黄连。

 

2.公正可能是一种幻觉

 

童子:如果百姓都有苦说不出,何来公正呢?问题是,哈耶克不相信“社会公正”这个概念有什么意义。

 

先生:如果不相信公正,不同阶层的人被区别对待,还有什么好反对的呢?

 

童子:哈耶克不是否定公正,而是否定脱离传统的公正,曾经正是按照某些人所理解的“社会公正”颠覆了传统,于是黑白颠倒、指鹿为马。

 

先生:那么所谓愤青的愤世嫉俗很多都是误信了抽象的公正,缺乏历史感。那么怎么确保能联系传统来谈论公正呢?多多积累社会经验?

 

童子:这样说来,政客是不是比学者更有资格谈论公正呢?他们有更多的实际经验。

 

先生:实际经验有时把政客淹没了,使他们忘记了何谓公正。好的政治哲学家应该很好地了解历史,不一定需要参与历史,了解之后,还得有深刻的洞察力。亚当·斯密对做生意完全外行,可是他写出了不能再经典的《国富论》。西方既是好政客又是好的政治哲学家的,我只想到英国保守主义者的柏克。

 

童子:陈嘉映老师便不太愿意抽象谈论“公正”之类的政治哲学主题,感觉这种谈论是无根的。

 

先生:要想谈论现在社会的公平公正,可以和我们的过去比较,也可以和那些与我们类似的发展中国家比较。比如,与过去几年相比,现在有的互联网企业如过街老鼠,曾经可是风光无限。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某些人在主持正义,这种正义便有点抽象了,所以完全颠覆了互联网企业的形象。

 

话题:



0

推荐

文庆

文庆

70篇文章 1次访问 103天前更新

挑刺砖家——专挑专家的刺 E-mail:wqphil@126.com 微信公众号:zhuanyetiaoc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