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2月04日 08:02

能源天赐,祸福相依

童子:先生,《南方周末》讲述的神木“房姐”事件让我觉得能源丰富的地区里,借能源暴富的只是少数人,大部分人并没有获利。当煤价高企的时候,普通人即使愿意把钱投到煤企,也找不到机会,大钱都给权贵赚了,只有当煤价下跌时,权贵撤资了,普通人才有机会投资赚些小钱。按理说,神木的煤矿是自然赋予的,属于全体神木人民,表面上市场经济中谁都有机会去挖煤卖煤,但实质上只有权贵有资本去做煤企老板与股东,普通人只能做煤企工人,冒着生命危险赚些血汗钱。

先生:如果某地的能源就属于某地人民,那中国的石油资源就属于全国人民了。但是全国人民似乎并没有从石油中得到什么好处,油价涨多跌少,中石化赚......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31日 14:28

体育归体育,虚名归虚名

童子:先生,最近羽毛球教练李永波为林丹抱不平,因为刘翔仅仅得了一个冠军就被捧为民族英雄,而林丹得了那么多冠军,却没有受到这样的追捧。

先生:李教练有这样的心态是没有必要的,刘翔更有名气,是符合市场规则的。俗话说“物以稀为贵”,中国在羽毛球项目上是常胜将军,不稀奇,在短跑项目上,强人只有刘翔一个,当然更加精贵。更重要的是,短跑项目流行全世界,羽毛球基本上就是亚洲人玩玩。商家看重的就是刘翔的唯一性与世界影响力,加上还算帅气的外表,所以拼命炒作他,赞他是“飞人”、“民族英雄”,他越出名,所代言的商品越畅销,商家获利越多。

&nbs......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8日 09:11

选举非万能,改革是艺术

童子:先生,香港2017年将实现特首与议员普选,很多人非常看重这个选举,似乎这样选出来的领导才能代表最广泛人民的利益。

先生:香港已经形成了良好的民主共识,各政治派别的实力不是非常悬殊,所以候选人竞选相对公平,举行普选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是,如果没有基本共识,政治派别实力悬殊,一派独大,那么普选也没有意义。

童子:没有基本共识,就没有大家公认的宪法。

先生:不认可宪法的人们照样我行我素,不按宪法引申出的规则做事,社会矛盾冲突不断。

童子:政府可以强制这些人服从啊!

先生:如果宪法没有很好地平衡各......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1日 12:11

贵人张狂,学术无望

童子:先生,最近中央编译局局长的桃色事件中,女主人公为了调到北京,向局长大人行贿,北京到底好在哪里呢?我觉得那里人太多,节奏太快,不是宜居城市。

先生:北京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因为是政治中心,更容易升官,因为是文化中心,学术资源更丰富,方便在学术界混得名声。待升了官、出了名,也可以像局长大人一样,接受别人的贿赂。而且,下一代可以享受北京人的良好福利,低分也能进清华北大。

童子:女主人公好歹也是学者,如此追名逐利,学术能搞得好吗?

先生:搞学术,有三个结果,第一,学生才华横溢,遇见贵人,学术资源丰富,功成名就,比如杨振宁。他如果......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5日 08:07

批判须同情,尊严需信仰

童子:先生,听说李承鹏在签售新书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这让我觉得他的新书也许有特别之处,于是在网上搜到该书的序言——《尊严》,这篇序言提到毛主席时代不少荒唐的事情,比如红宝书治聋哑、唱红歌治不孕不育等等,在李先生的眼中,那个时代一无是处。

先生:他这样的做法并不能让怀念毛主席的人信服,李先生所举的那些极端荒唐的事例,在偏左的人看来,只是细枝末节,而公平、思想单纯、官员清廉才是主流。如果比拼列举极端事例,偏左的人也可以列举改革开放之后很多恶劣的事情,那样就只剩下互相指摘,而不能理性地探讨问题了。

童子:偏左的人所看重的公平、官员清廉等等,我想......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1日 09:19

伪集体主义,真理想主义

童子:先生,国共战争时国民党败走台湾的原因之一就是共产党更加盛行集体主义,凝聚力强。但是改革开放之后,集体主义似乎烟消云散,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盛行,人情冷漠,世态炎凉。曾经的集体主义能否多少找点回来呢?没有集体主义,办事效率低了不少。

先生:中国的困境是,有了集体主义,就没了自由;有了自由就没了集体主义。在自由与集体主义之间,始终无法找到平衡。

童子:集体主义如何扼杀了自由呢?

先生:形成集体主义需要共同的目标与标准,人们只有符合一定的标准才有资格去完成伟大的集体目标。一个著名的标准就是“历史清白”,人必须是纯粹的。穷人......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8日 08:47

保障特殊化,损失最大化

童子:先生,哈耶克在谈到保障时说,没有经济保障,似乎自由便没有占有的价值。因为在某些社会中,给人以地位与身份的不再是自立,而是有保障,无保障成为贱民的可怕处境,此时再珍惜自由只能成为笑柄。这样的描述太适合中国的实情了,国考吸引那么多人报考,就是因为公务员有保障有地位有身份,享受着令人羡慕的公费医疗,找对象容易,银行更愿意贷款给他们买房,新“三座大山”对他们来说并非很重的负担。

先生:东南偏发达省份公务员的待遇相对好一些,而且普通公务员也没法与官员相比,但铁饭碗是肯定的,这是大家的共识。当然也有一些理想丰满、豪情万丈的年轻人无法忍受体制内的平庸生活,勇敢在体制外......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4日 14:53

计划经济与道德堕落

童子:先生,近来读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书已读一半,但是惊喜很少,因为其中的思想与当下流行的自由主义思想太相像了,这说明哈耶克对中国思想界的影响非常之深。哈先生强烈反对计划经济,因为它剥夺了人们经济活动的自由。我们当中很多人吃过计划经济的苦,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努力推动国家向市场经济迈进。

先生:但是有些人发现市场经济导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弱势群体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具有经济活动的自由,但是无论怎么自由活动,却始终徘徊在赤贫的边缘。

童子:哈耶克说,经济活动的自由就是选择的自由,既然选择了,就应承担相应的风险与责任。但是中国的劳苦大众,之所以赤贫,似乎不是......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31日 08:17

何谓“劳动雇佣资本”

童子:先生,王绍光先生认为,收入的二次分配只是用来修正初始分配,但是初始分配产生的巨大既得利益集团可能阻碍收入之合理的二次分配,所以收入的初始分配不能悬殊太大。如果让普通劳动者来主导收入分配,资本家的收入所得会少得多,不会因为资本雄厚而具有巨大的影响国家政策制定的能力,政策会向劳苦大众倾斜。

先生:劳动者来分配企业利润,这不会侵犯企业家的私人产权吗?

童子:王先生认为不会。在他看来,企业家是资本的所有者,他们与劳动所有者的地位对称,都对利润的产生作出了贡献,并不能由此推出谁应是较多利润的获得者。如今企业家获得较多利润是因为资本雇佣了劳动,但是由劳动来......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8日 13:19

我们需要偶像吗

童子:先生,新闻报道前几天王石先生在回应婚变质疑时说:“反叛的时代不需要偶像,一个切·格瓦拉已足够”,在此之前很多人的确视王先生为偶像。

先生:他的偶像形象是媒体打造的,也是营销部门策划出来的,王先生本质上就是万科的形象代言人,关于他的不少新闻都属于“事件营销”,很多民众不明就里,把营销策划出的王先生形象当真了,甚至崇拜他。

童子:这次婚变应该不算“事件营销”吧?毕竟它有损王先生的形象。我想问的是,这个时代还需要像王先生这样的偶像吗?

先生:王先生属于商界的成功人士,他的很多经验值得商界人士的学......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6日 08:51

反对“效率优先”?

童子:先生,“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我们已经耳熟能详,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来谈谈王绍光先生关于效率优先的一些看法,因为不少弱势群体认为王先生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先生:王先生是更重视公平的。

童子:对,他反对效率优先。他的第一点理由是,什么价值优先,不是少数精英说了算,而是亿万百姓说了算,在效率与公平之间,百姓必然认定公平优先。

先生:这样说理,好像不是在讲道理,更像是政客的说辞。政客总喜欢说一些老百姓爱听的理念,尽管这些理念很多时候只是虚无缥缈的抽象之物。当然,说公平优先只是抽象的概念,当然不妥当,因为实现公平在当下已......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9日 13:15

打黑与黑打

童子:先生,这几天有关重庆打黑领导的负面消息特别多,想当年媒体几乎一边倒地称赞王为“打黑英雄”,媒体变色龙的特质太让人惊叹了。既然媒体对王的称赞不可全信,那关于王的负面消息也不能完全当真。我今天想问的是,打黑到底应该怎样打?王的打黑有没有做对了什么?

先生:你的问题非常好。王的打黑方式的确存在问题,其中可能有刑讯逼供与故意栽赃,警察干部如果不听领导的话,可能被诬陷为黑社会的保护伞,领导如果想侵吞某民企的财产,这个民企的老板可能就成为黑社会了。在这种打黑的过程中,肯定有好人被冤枉,但是黑社会必然也被打掉一些了,当然,那些与领导关系不错的恶人,仍可以逍遥法外。

......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5日 10:12

反腐的希望在哪里

童子:先生,有人对近来的反腐提出质疑,他们认为这样的反腐,效果有限,因为纪委无法有效制约官员,被举报者可能逃过调查,或者即使被调查,也得不到真正的惩罚,风头一过照样做官。同样因为官员强势,举报者可能会受到被举报者的打击报复。

先生:如果让反腐部门身份独立,像香港的廉政公署一样,官员的权力可能会得到更有效的制约。再保证新闻自由,官员的罪行彻底公开,得不到真正惩罚的官员被及时揭露,那么“幸运”的贪官就会少很多。

童子:但是如今在位的某些官员或多或少都具有原罪,因此会极力抵制反腐独立......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6日 20:22

崔之元所谓“国进民也进”

童子:先生,近来读崔之元先生的文章,他认为重庆展示了21世纪头十年中国的发展势头,中国其他地区应该向重庆学习,懂得“国进民也进”的道理。只有国有资产大幅增值,政府才敢于用低税率吸引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因为公有资产的市场收益,可以降低政府对税收的过度依赖,提高经济的整体效率。

先生:在当下困难的环境下,减税是必需的,不过,给民营企业与外资企业减税的前提是不是大力发展国有经济,需要商榷,国企给人的印象似乎就是低效率与人浮于事。

童子:但是崔先生给出的具体数据说明,重庆前几年的国有企业......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2日 23:09

暴力爱好者

童子:先生,近来听说一个儿童因为骂了老人一句“老年痴呆”,被旁观者扇了耳光,这让我想起前不久一位老人因为诋毁伟人被某教授打了嘴巴,看来老人儿童体力上总是弱势的,容易受欺负,如果这些打人者面对的是彪形大汉,我想他们大概也不敢动手。

先生:所以这些人并非真正的正义维护者,否则即使他们面对的是刀山火海、万丈深渊,也会义不容辞地勇往直前,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更重要的是,他们维护的并非正义,因为对历史伟人持有不同看法实属正常,童言无忌更是常识,因此这些打人者只是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下实施暴力行为,本质上是暴力的爱好者。

童子:我曾经听说,他人就是敌人,自......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9日 19:20

“边际效用递减”之思

汪丁丁教授的书中谈到边际效用递减时说,正是因为这个规律,每个人对物品都不希望拥有太多,只要适当数量就好(比如我拥有一个Iphone,会十分高兴,当拥有第五个Iphone的时候,可能连一分高兴都没有了),他们不会对某种物品特别上瘾,即使某个物品突然没有了,也不会因此就活不了,可以去寻求类似的替代品。这充分说明了人的灵活性,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不会固守传统而不能生存,汪教授推测说人的创新能力也来源于此。

但是从边际效用递减,我们只能得出,人类只需要适当数量的传统物品就可以生存,能够达到较大满意度,数量太多反而满意度下降,它与人类突破传统的创新能力似乎关系不大。

现在的情况是,即使人们拥有的传统......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6日 08:48

勿谈人权

童子:先生,昨天读到茅于轼先生谈人权的文章,我似乎理解为什么有些人觉得他是亲西方的学者了。他说,主权的目的是为了人权,如果没有人权,要主权干什么?香港在九七回归前,香港人并非亡国奴,因为他们没有感受到压迫,人权一直得到基本的保障。如果把茅老的观点引申一下,既然英国可以把香港治理好,那也可以把中国的其余地方治理好,只要人权得到保障,没必要在乎治理者是谁。但是这样的引申好像非常荒谬。

先生:现实中也有一些人持有这样的观点,他们看到周围社会黑暗的一面,又想到英国治理下香港的繁荣,便认为宁愿接受西方发达国家的治理,主权似乎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童子:这些人......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3日 08:38

茅于轼先生所谓道德

童子:先生,近来读茅于轼先生谈论道德的几篇文章,总感觉他的观点有点不太对头。他说,追求自己的“私”(个人利益)并不必然导致不道德,相反,正是市场经济中每个人追求个人利益,技术才日新月异,产品形式花样百出,社会的总财富不断增长。只有追求个人利益时伤害到别人的利益,才是不道德的,比如特权阶层欺压弱势群体。不道德只会浪费资源,降低效率,比如整个社会信用不佳,导致银行不敢贷款给企业,企业不敢与潜在的客户做生意,顾客不敢买企业的产品,理应被创造出的财富都没有创造出来,潜在的经济损失巨大。

先生:面对信用不佳的现象,茅老有何建议?

童子:他的第一个建议......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1日 08:56

GDP零增长也能幸福?

童子:先生,前几天我在《南方周末》上看到尹伊文论述欧债危机的文章,文章引述西方经济学家的观点说,当一个国家的GDP达到一定的水平后,无增长也能保持较低的贫困率。

先生:这个观点很新颖,保持较低贫困率的方法是什么呢?

童子:方法之一就是投资方向的转型,旧的模式是以消费来引导投资,但是很多消费行为本身是非理性的,容易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比如美国次贷危机就是非理性消费房产所致,另外,高档消费品成为社会地位的象征后,大家非理性地追逐这些高档品,导致把过多的资源投入到高档品的消费上,使资源不能理性地配置给医疗、教育等对人力资源与未来发展更有益的东西。解决这个问题的......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16:51

何谓贵族

童子:先生,前段时间网上看到资中筠先生论贵族,她说物质的丰富并非贵族的标准,贵族精神强调的是对社会责任的担当,他们是道德表率、战场上的前锋。贵族的境界有这么高吗?以我的观点,贵族与平民的区分就是对平民的鄙视,人生而平等,不应有等级之分。

先生:托克维尔谈到过法国贵族,我们就来谈谈他的看法。在中世纪,贵族都是世袭的,出身就决定了一个人是不是贵族。

童子:出身平民家族的人,再怎么优秀,也不能成为贵族吗?

先生:当时平民无法优秀起来,因为贵族占有土地,农业社会中占有土地等于占有了一切财富,平民都是为贵族打工。贵族享受最......

阅读全文>>